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笔趣-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紈絝子弟熱推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在简单的给尹恩介绍了一下御影一现在的情况后,尹恩有些感叹的说道:“看来这个御影一也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啊,竟然能够从另外一个时空回来,虽然他是得到了另外一个伊斯人的帮助,但是他只身一人在另外一个时空待了这么久,由此可见他也是有些本事的。”
尹恩话音刚落,他的直播间又重新恢复了正常。
“搞定,看来落木拍卖行还是找到了那台信号屏蔽仪的位置。”
尹恩一边说着,一边将镜头放在了远处,那里有几个黑衣人正在“请”一个年轻人离开,而这个年轻人还提着一个黑色的小包。
“这个人是?”
堺昌知突然说道:“他好像是镰仓家的人?当时我在逃出来的时候,看到客厅里有一张全家福,这个年轻人就在其中。”
刘星有些意外的看着堺昌知,认真的问道:“你确定?今天能够来参加这次拍卖会的可都不是普通人,所以你真的确定见过这个人?按理来说就算堺梅子她们再自信,也不太可能把你关在自己人的家里吧?”
面对刘星的这个问题,堺昌知一下子就纠结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些犹豫的点头说道:“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我可以肯定那张全家福里的年轻人就是他,因为他今天穿的衣服和全家福里的几乎一模一样;而且那张全家福照片不是那种用小相框摆在桌子上,而是直接做成了墙纸贴在了客厅的墙上,所以我当时在冲出卧室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这张全家福,你们也可以想象一下那个画面对我来说有多么的震撼。”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我去,拿全家福做墙纸?这家人的品味有点独特啊。”
张景旭闭着眼睛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然后立马抖了抖身子说道:“嘶,这画面真的是太美不敢看啊,如果我家里人用这种墙纸的话,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家了,因为你们想一想那种画面,你晚上如果要去客厅喝口水,或者做些其他什么事的话,一打开就看到你和你的家人正对着你迷之微笑,我觉得我当时就有可能被直接送走。”
按照张景旭的说法,刘星也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一下子就觉得有些不好了。
“好吧,我承认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也一辈子可以记住这个年轻人长什么样子。”
刘星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手机说道:“这个年轻人并不在岛津中野给我们的名单上,但是我相信岛津中野应该可以查出来这个年轻人的身份,尤其是在我们已经知道他可能和镰仓家有关。”
正如刘星所说的那样,岛津中野刚刚接到刘星的请求,便立马回复了这个年轻人的信息,因为他正好在安排手下调查这个随身携带了信号屏蔽仪的家伙。
让刘星觉得有些意外的是,这个年轻人竟然就是镰仓家的一员,要知道刘星可是以为这个年轻人只是堺梅子的手下而已。
“镰仓盛,第一次在公共场合出现是在五年之前,当时是因为和一条正我在酒吧里发生冲突而出名,最后双方虽然在表面上是握手言和了,但是在背地里依旧是冲突不断,不过最重要的是这个镰仓盛一直都斗不过一条正我,两人之间的冲突他都是十有九输,而且那一胜也赢得并不光彩,所以镰仓盛的名声一直都不怎么样,除了一些狐朋狗友之外就没什么熟人了。”
刘星看着手机,有些意外的说道:“岛津中野对这个镰仓盛的评价就是四个字——纨绔子弟,因为他和其他已经露面的镰仓家成员相比很不一样为;简单的来说,其他的镰仓家成员就算声名不显,也都算是事业有成,在外界的风评都还不错,而这个镰仓盛的名下虽然有不少房产和豪车,但是一点其他的产业都没有,所以岛津中野很怀疑镰仓盛本来是没有资格代表镰仓家在外行动的。”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丁坤有些轻蔑的笑着说道:“本来镰仓家是准备让这个镰仓盛在家里老实待着当一个米虫,结果没想到他正好和一条正我发生了冲突,然后就因为一条正我的身份而出了名,这下子镰仓家也不好把他在赶回家里待着,就只能任由他在外面活动了。。。如此看来,阿知你的仇人就应该是他了,因为这种事情的确是他能做出来的。”
刘星对此表示非常赞同。
“或许。。。不,应该就是他了。”
堺昌知叹了一口气,点头说道:“像镰仓家这样的大家族想要对付我家是轻而易举,毕竟我们都不在同一个量级上,所以镰仓家有一万种方法收购我家的集团,但是他却用了这么一种,怎么说呢,掉身价的方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由此可见这个计划的发起者并不能调动镰仓家太多的资源。。。毕竟如果能够动用更多的资源,他也不至于来找我家的麻烦。”
说到这里,堺昌知又长叹了一口气,一脸苦涩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当时我之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被干掉,或许并不是因为留着我还有用,而是这个镰仓盛想要在我面前炫耀他的胜利,因为我以前也有一些和他差不多的狐朋狗友,他们虽然平时衣食无忧,小日子过得还不错,但是经常会受到家里人的鄙夷,所以他们很渴望得到别人真正的认可。。。”
堺昌知的话还没有说完,坐在他身边的田中清雅就忍不住插嘴道:“但是,这类人其实是很难得到真正的认可,毕竟他们本身没有什么本事,而且在身边人看来都是风评极差,所以这些人的三观就会逐渐的扭曲,原本想要的认同感就会变成别人对他的臣服,因此镰仓盛才会把阿知抓住关起来,准备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他再以胜利者的姿态出场。”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件事情可能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好解决。”
刘星摸着下巴,看着手机说道:“像镰仓盛这样的纨绔子弟,平时的生活基本上都是两点一线——要么在家,要么在酒吧等娱乐场所,所以我们想要抓住他其实并不难,而且他的身边应该也没有什么上档次的保镖,否则当年也不会被一条正我给按着打,要知道那时的一条正我已经只是挂着一条家的名头,实际上和一条家已经决裂了,所以镰仓盛但凡有一点实力都不会被一条正我给压制住。”
说到这里,刘星看向了堺昌知,“阿知,如果你想快速了解这件事情的话,我们找个机会就去抓住这个镰仓盛,到时候逼他把该还给你的东西都拿出来,当然了,这并不是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因为像镰仓盛这样的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肯定会找机会扳回一城。”
“当然我们也不可能直接去干掉镰仓盛,毕竟镰仓盛再怎么说也是镰仓家的人,虽然这样的纨绔子弟死不足惜,但他再怎么说也代表了镰仓家的脸面,所以镰仓家为了面子肯定是会打击报复的,到时候我们还好说,反正在公武之战结束之前,我们和镰仓家肯定是有一战要打的,而且还能打个有来有回,但是阿知你们可就。。。”
张景旭的欲言又止,让堺昌知三人都有点慌了神。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张景旭还没有说完的话是什么。
不过相比于堺昌知三人,刘星更加意外的看向张景旭,因为张景旭这句话对于刘星来说可谓是神助攻,帮忙向堺昌知“逼宫”。
难道张景旭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想法?
刘星看向张景旭,而张景旭则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依旧在不紧不慢的喝着咖啡,至于旁边的丁坤则是在思考了片刻之后,就露出了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
看来丁坤也已经想到了什么。
过了一会儿,堺昌知终于下定决心,对着和他“关系最好”的刘星说道:“流星,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正式加入你们泽田家!”
“可以,但是为什么?”
早就做好了准备的刘星可不会让堺昌知就这么轻易的加入泽田家,毕竟这加入的过程越简单,那么离开的难度就越低。
“事已至此,我家应该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所以这堺昌家也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当然了,如果你们泽田家愿意收我为家臣并保留原来的姓氏,那就再好不过了。”
看着一本正经的堺昌知,刘星点头说道:“那好吧,恭喜堺昌知你成为我们泽田家的一员,而且你可以放心,我们泽田家可不是那种老古董家族,所以你在加入了我们泽田家之后,身份其实并不是什么家臣,而是合作伙伴,不过我们泽田家这条贼船可不是随便上下的。”
“我明白。”
堺昌知点头说道:“以后我肯定是不会背叛泽田家的,到时候等我重新接手了集团,就将集团并入泽田家的产业之下。”
看着如此上道的堺昌知,刘星等人都非常满意的笑了笑。
而在这时,一脸不爽的镰仓盛从落木拍卖行里走了出来。
在走出拍卖行后,镰仓盛就把手里的包丢在了地上,然后拿出手机大声的咆哮着,虽然刘星等人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但是能够猜到镰仓盛应该是在和自己的小弟进行“友好”的对话。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ptt-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紈絝子弟推薦
“对了,话说这镰仓盛为什么会带着一个信号屏蔽仪来参加这次拍卖会?按理来说像这种脏活应该不是由他来做吧?毕竟镰仓家再怎么说也是公家派系中实力中流偏上的势力,何况这么丢人的事情也不像是镰仓盛会做的。”
丁坤拿着望远镜看向了镰仓盛,继续说道:“果然有问题,镰仓盛的那个小包里装的是一些化妆品,当然还有一个小型的信号屏蔽仪,所以镰仓盛如果不是女装大佬的话,那么这个包应该是属于其他人的。”
“看样子镰仓盛是被坑了啊。”刘星笑着说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想镰仓盛在拍卖行里有了一场美丽的邂逅,然后这位美女因为要去上厕所,所以就把自己的包交给了镰仓盛,而镰仓盛对此肯定是不会拒绝的,于是就开开心心的拿着那个包坐在原地,等着那位美女回来之后再聊一聊,等到拍卖会结束之后就好去喝杯酒,结果镰仓盛没有等到那位美女,就看到拍卖行的工作人员请他出去。”
“这的确是挺惨的,不过也挺符合镰仓盛的人设,谁叫他是拍卖行里最蠢的家伙呢。”
丁坤放下望远镜,摇头说道:“看样子他是不打算再进入拍卖行了,所以我们要不要安排人手去跟踪他?然后找机会对他下手?我想他在如此愤怒的情况下,应该不会再留意其他事情。”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線上看-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紈絝子弟
还没等刘星开口,堺昌知就率先说道:“今天就算了吧,我们现在的主要目标还是这场拍卖会,所以没必要分兵去对付镰仓盛,反正我们想要对付他的话随时都可以去。”
既然当事人都这么说了,刘星等人也没有坚持。
而在赶走了镰仓盛这个不稳定因素之后,拍卖会也就正式开始了。
“今天这场拍卖会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热闹啊,看来就算是知道这场拍卖会充斥着各种内幕,我们武家派系这边也还是派了不少人过来参加。”
刘星看着尹恩的直播画面,继续说道:“不过这场拍卖会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热闹,前面这两个拍卖品都没有经过太多的竞价轮数就成交了,而且成交价也不算太高。”
“因为这才是正常情况,毕竟我们武家派系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何况这前两件拍卖品都是普通的字画,里面不太可能夹带什么好东西。”
张景旭话音刚落,第三件拍卖品就上了台,不过让人意外的是,这件拍卖品并不在今天预定的拍卖名单上。
《玄君七章秘经》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