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數風流人物 瑞根-己字卷 第一百一十六節 亂點鴛鴦相伴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十九了,的确也该考虑了。”冯紫英沉吟着道:“成家立业,你这业勉强算是立了吧,成家也就顺理成章了,芸哥儿你自己就没有什么考虑,或者中意的?”
贾芸有些惊讶,这婚姻之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己能有什么考虑?
无外乎就是希望找一个更登对的罢了,至于自己中意的,何来这一说?
又不是纳妾,自己现在也还没有心思去想什么纳妾这类事儿。
冯紫英却还没有回过味来,他还在用自己的思维去考虑别人,觉得自己选了黛玉和宝钗,都是遂了自己的心意,却没有想到这等事情也只能发生在他自己身上。
即便如此,长房嫡妻还不是由师尊替他说媒选了沈家女?
“爷,这等事情何时轮到侄儿自己来挑三拣四了?”贾芸很谦虚地道:“侄儿也还没有想过太多。”
冯紫英沉吟了一下,“对了,我记得林之孝有个女儿好像在宝玉屋里当丫鬟,人长得挺俊,做事儿也伶俐,……”
贾芸也没想到这位爷思维如此跳脱,前一句还在问自己的婚事,这后一句却又跳到了贾府里边的丫鬟身上去了,他可万万没想到这是冯紫英在为他物色亲事呢。
“呃,大爷是说小红吧?她原名红玉,因为犯了宝二爷名字忌讳,就改名小红了,的确是个很伶俐的丫头。”贾芸应和着,“不过这会子小红好像已经调到琏二奶奶房里去了,听说是她主动去的。”
“啊?”冯紫英一愣,林红玉去了凤姐儿房里?细细回忆了一下,好像《红楼梦》书中的确有这个事儿,林红玉在宝玉房中遭到诸多丫鬟排挤,索性就主动申请去了王熙凤屋里,觉得那边更有前途,是个有些想法野心的丫头。
“就是爷走不久,好像小红就去了二奶奶屋里,现在琏二奶奶比以往更忙碌,啥事儿都要过问,这府里边不比以往了,啥都要精打细算,所以身边也需要一些能干的人,平儿姑娘一个人有时候都照应不过来了。”贾芸解释道。
“这丫头,芸哥儿你觉得如何?”冯紫英问道。
贾芸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愣之后才道:“爷,侄儿连妻都尚未娶,如何敢想纳妾的事情?”
冯紫英也是一愣怔,这厮居然是以为自己替他物色妾室?自己还成了拉皮条的不成?
但是冯紫英猛然间醒悟过来,贾芸压根儿就么有把林红玉这等丫头视为婚姻对象了,也是,他现在的身份怎么可能还去娶一个丫鬟,自己要提出来,只怕会被对方视为对他的羞辱才是,好在对方也没明白过来。
冯紫英一怔之后随即转变口风,“爷只是觉得这丫头不错,你在府里边儿走动多,情况熟悉,问一问你,……”
贾芸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冯大爷看上这个丫头了,自己还自作多情呢,连忙道:“爷看上她了?那真是小红的福气,这丫头人挺机灵,做事儿细心勤恳,他爹娘在府里也是不生事的,都说是‘天聋地哑’,从不多言多语,……”
贾芸还是有些奇怪,冯大爷身边都有金钏儿、玉钏儿和香菱了,另外还有晴雯以及云裳,这小红虽然能干,但是论容貌比不过晴雯,论精明比起金钏儿也没什么优势,论老实敦厚不及香菱,怎么就入了爷的眼了?
就算是爷对身边几个丫头玩腻了,那宝姑娘也就只有几个月就要嫁过来,像莺儿这样的丫头不就是现成的通房丫头?
兴许是冯大爷在这边太过孤寂,这几个月都熬不住了,联想到这外边儿传的,这位爷啥都是一等一的,就是在女人身上有些迈不开腿,贾芸就越发觉得自己猜的没错。
被贾芸的这一句话给怼得张口结舌,冯紫英想要辩解,却又无从解释,难道说自己没有这个意思?没这个意思在这里谈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丫头干什么?
说原来是想给贾芸准备的,你在开什么玩笑?贾芸现在的身份能要一个丫鬟为妻?
千言万语也只能化为一个“哎”字儿,真的是不好解释,也就只能由着贾芸去这么想了。
这贾芸看样子与林红玉也不陌生,怎么看起来却毫无感觉了,难道这人的地位一变迁,择偶观念也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这是不是太快了一些?
冯紫英不无感慨,但内心却知道这才是真实的现状,贾芸已经没可能再娶林红玉为妻了,除非自己又把贾芸打回原形。
意兴索然,冯紫英也就懒得再管贾芸的婚事了,重新回到原来话题:“你给贾瑞出主意去银钩赌坊放贷,存着什么心思?”
“爷,我真没存什么心思,他来问我想要寻个细水长流的营生,可就那么三五百两银子,以贾瑞的性子,他又哪里有那个耐性去做些小本生意?算来算去也就是去赌坊放贷稳当一些,好歹也是倪二爷的生意,他不去放,也会有其他人去做这等营生,……”
冯紫英冷笑一声,“芸哥儿,你倒是还真看得起贾瑞啊。”
“大爷,我不知道您对瑞大爷为何有如此深的成见,他有时候的确有些不知轻重,也有点儿贪色,可其他我不知道,不过我却知道他对他爷爷却是很孝顺的,您不能指望每个人都能样样上好,……”
贾芸听得出冯紫英对贾瑞的不太满意,却不知道这份不满意从何而来。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要知道贾瑞和倪二爷以及赦老爷、珍大爷联手合作拾掇赖家不就是这位爷一手策划的么?难道说觉得贾瑞这一场事儿里边捞多了,心太厚了?冯大爷怎么可能还在意这些碎末小事儿?
冯紫英被贾芸的话给说得一怔,似乎还真的是这样。
贾瑞究竟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儿?好像就是想要那一日偷窥自己和凤姐儿之间的暧昧亲昵加上知晓了凤姐儿的把柄,所以想要趁机要挟一亲芳泽罢了,在自己的威吓敲打之下立即就收拾起了那些小心思,而且还在收拾赖家的事情上也做得相当完美。
这等人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就是一个工具人而已,自己却还老咬着不放,似乎也把自己显得格局有些小了。
人家现在去赌场放贷也算是寻找一门长久营生,多半也是想要依靠着他背后的龙禁尉密探身份,否则就他这样要去放贷,不说其他,同行就能把他给吞了。
这就是这个社会一个真实情形,每个人身处不同的位置,都要去为自己寻求更美好的生活而努力,自己凭什么就觉得贾瑞不该去做这种事情呢?
“算了,芸哥儿,贾瑞恐怕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冯紫英摇了摇头,很想提醒对方,但是最终还是没说对方背后的龙禁尉密探身份,“你多接触观察之后就会慢慢知晓。”
听得冯紫英这般说,贾芸自然也不敢怠慢,点点头:“大爷放心,侄儿自然会小心行事。”
“你可以想一想,以他的性子和身份,敢去赌场放贷,就单单是你一句话提点那么简单么?”冯紫英笑了笑,“这里边难道就没有一些其他?倪二的赌场,难道就能护着他?如果借了银子的人不还,也不去赌场了,难道倪二还能帮他去收账?”
贾芸一怔之后也觉得是有些蹊跷。
自己当初不过也是随口一提,对方似乎一下子就来了兴趣,而且还有点儿觉得正合我意的意思。
但放贷收账的活儿可不仅仅只是有点儿银子本钱就行,还得要有足够的威慑力和人脉关系,就算是倪二看在贾家人面子上给点儿方便,但是你要全部倚仗他,那还不如倪二自己放债算了。
见贾芸有些领悟,冯紫英也不再多说,“好了,贾瑞的事儿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鸳鸯来我这里,怎么就传得尽人皆知了?”
“爷,鸳鸯何等人,这一走好几日,自然引人瞩目,而且送鸳鸯来的车夫仆从,哪个嘴巴是能管得住的?”贾芸笑了起来,“便是鸳鸯来您这里的目的,府里边儿都众说纷纭,不少人都以为宝姑娘嫁过来的时候,老祖宗是不是要让鸳鸯陪嫁过来,替您管二房这边儿的事儿呢,所以先来适应适应。”
冯紫英还真没想到贾府里边还有这个说法了,但想想好像也是,这真实原因不能说,总得有个说法。
至于说鸳鸯说的送些老物件来遮人眼目,寻常人还能糊弄,贾府里边明眼人都能明白,倒是鸳鸯作为陪嫁嫁过来当管家大丫头挺合适的。
“这么个说法?”冯紫英笑得很开心,“芸哥儿,你觉得呢?”
“大爷的事儿,侄儿可不敢置喙,也有说鸳鸯是来替其他姑娘打前站问事儿的,……”贾芸也笑了起来,“不过鸳鸯姑娘的品性口碑在府里边儿的确是顶呱呱的,若是能替爷帮奶奶们管家,绝对是一等一最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