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ptt-990、年前領證的梓博和詩詩(二合一求月票)閲讀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前往中央门汽车站的路上,陈汉升发现市区里的车辆明显少了很多,原来堵塞的中山六路也不再拥挤,空荡荡的反而让陈汉升很不习惯。
给大家发红包!现在到微信公众号[投资好文]可以领红包。
其实这在大城市里都是正常现象,今天只是大年二十六,再过两天还会更少,陈汉升没有自己开车,坐在后排抱着小小鱼儿。
“喔!”
每当经过一些高楼大厦,活泼的小小鱼儿都要举起奋力胳膊,好像是在提醒爸爸,这里我从来没见过,你快带我进去康康。
“姐姐妹妹真是不一样啊。”
陈汉升心里都是喜爱,小小憨包要比姐姐文静,她被爸爸抱在怀里,总是不吵不闹的趴着,有时候陈汉升都以为她睡着了,结果一低头发现闺女睁着黑漆漆的小桃花眼,呆呆的好像在思考人类的起源。
“Mua!”
陈汉升又“咬”了一下闺女,导致她嫩滑的小胖脸上都是口水。
虽然吕玉清和梁美娟说过很多次,小孩子不能这样亲,不过陈汉升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甚至还会故意把小小鱼儿和小小憨包惹哭,然后再笑嘻嘻的哄好。
这种贱兮兮的做法,不知道被梁太后锤过多少次了。
开车的司机是果壳司机班的班长,40岁左右有个孩子正在读初中,性格也非常稳重,看到陈董手里抱着个宝宝,速度基本控制在40码到60码之间。
陈汉升比较喜欢用这种人,这个年纪上有老下有下,所以非常珍惜现在的工作,心里也知道感恩。
到了中央门汽车站以后,王梓博母亲陆玉珍已经等在门口了,她脚边还放着个蛇皮麻袋,露出的一角显示里面是大白菜。
陆玉珍不像梁美娟和吕玉清,她以前为了省钱,很少会离开港城。
即使现在经济条件好很多了,不过那些习惯还是保留了下来,比如说好不容易来一次建邺,一定要把家里好吃的东西全部带来,这样才不会有车票亏本的感觉。
“陆姨。”
陈汉升下车后,撇撇嘴说道:“都说不要拿这么多东西了,苏果超市什么买不到啊,王叔人呢?”
“超市的哪里会自家种出来的好吃,你王叔28号再过来,家里还有点事。”
陆玉珍刚说两句话,看见有个男人一句话不说,扛起麻袋就往车上搬。
“哎哎哎······”
陆玉珍想去帮忙,不过被陈汉升拦住了,笑嘻嘻的说道:“这是我同事,最喜欢敬老爱幼了,您别拦着他做好事。”
“这样啊。”
陆玉珍信以为真,中年司机听了陈汉升的话,精神明显一震,腰杆也尽量的挺直了。
“这是我的司机”和“这是我的同事”含义完全不同,当事人听了心里感觉完全是不一样的,能脚踏两只船好几年才翻车的陈汉升,在这些细节上还是很注意的。
“几个月没见,你好像长胖了啊。”
司机搬东西的是时候,陆玉珍打量这个从小看着长大,据说已经非常有钱的顽皮小子。
“没有啊。”
陈汉升很奇怪,自己的体重一直比较稳定。
“还说没有。”
陆玉珍也不和陈汉升见外,伸手按了一下他的肚子:“看看小肚子鼓的,我······哎呦妈呀!”
陆玉珍按的时候才觉得不对劲,因为陈汉升的“肚子”非常奇怪,怎么一团团的还会动弹呢。
“嘿嘿~”
陈汉升笑了笑,拉开一点羽绒服拉链,从里面“嗖”的伸出一个宝宝的小脑袋。
小小鱼儿刚才被按了一下,刚露出头就“喔”了一声。
没办法,但凡她能有个幼儿园学历,都能气呼呼问道“刚才谁按我的?”
不过现在她五个月都不到,只能“喔喔喔”的表示好奇和不满。
“呀!”
陆玉珍看到小小鱼儿,先是颇为惊讶,然后很快就喜欢上这个胖宝宝了,笑着问道:“汉升,这是你的侄女吗,也太好看了吧。”
陆玉珍并不知道陈汉升有了闺女,王梓博保密工作做的很到位。
“咱们先上车再说。”
陈汉升担心外面太冷,又把小小鱼儿塞了进去,回到温暖的车厢里才放出来。
陆玉珍想摸一下宝宝的脸蛋,又担心自己掌心皮肤太粗糙,所以只是牵着小小鱼儿的胖手把玩,嘴里还在问道:“这是谁的闺女啊,爸爸妈妈一定很漂亮吧,嘴角还有小梨涡呢。”
“我的女儿。”
陈汉升笑着答道。
“汉升,你都是大公司的老板了,怎么还像小时候那样喜欢胡说八道。”
陆玉珍根本不相信,还指着小小鱼儿说道:“看看她和你哪里像了,人家这么俊呢。”
“我······”
陈汉升硬生生噎了一下,他知道陆姨脾气比较急躁,王梓博有时候也会嫌弃母亲,觉得她太不会说话了。
不过这只是客观原因,主观因素上,小小鱼儿的确像妈妈更多。
就连小小憨包也是,简直就是“沈幼楚版3D打印机”复刻下来的。
其实陈汉升也没搞明白,自己这样一个混不吝的痞子,为什么染色体那样弱鸡啊,干不过小鱼儿就算了,结果连沈憨憨都干不过,着实有些丢脸。
兴许以后有儿子的时候,大概能更像自己吧。
“陆姨真是明察秋毫,这的确不是我闺女。”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我真沒想重生啊 愛下-990、年前領證的梓博和詩詩(二合一求月票)分享
陈汉升想了想居然承认了,然后装作“想说又不敢说,最后不得不说”的样子,小声讲道:“其实······这是王梓博和边诗诗的孩子。”
“什么?!”
陆玉珍吓了一激灵,瞪着小小鱼儿结结巴巴的问道:“真,真的?”
有时候人很奇怪,明明告诉他们真相了,他们根本不相信;胡诌的一些谎言,他们反而半信半疑的认同。
“当然了。”
陈汉升忽悠人的时候,套路都是随口就来的:“王梓博和您说过,他和我借钱买房的事情吗?”
“说过。”
陆玉珍点点头:“就在去年9月底的时候。”
“那您想一想嘛。”
陈汉升摇头晃脑的分析道:“王梓博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为什么这么着急想在建邺买房啊,完全不符合事物的发展规律,正常来说应该先存几年钱,然后再凑凑买一套小房子的。”
“我当时也是反对的。”
陆玉珍一拍大腿:“可是他说你已经全额付款了,所以就先住进去,等到凑足了立刻还给你。”
“事情没错,但是因果错了。”
陈汉升摆摆手说道:“不是因为我付了全款,他们才住下,而是因为他们有了宝宝急着住下,所以我才帮着付了全款的。”
陆玉珍怔住了,这样似乎更有道理啊,如果不是想给宝宝一个家,哪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就急着买房呢?
“还有······”
陈汉升继续胡扯道:“您知道王梓博今天为什么不来汽车站吗?”
“他说公司里有些事,理工大学后勤处突然有个活。”
陆玉珍喃喃的说道。
其实这是真事,王梓博公司承接了建邺理工大学的软件维护工作,学校趁着放假,学生不用上课,准备把图书馆和多媒体室的系统升级一下。
不过在陈汉升嘴里就变了味,他摇摇头说道:“学校都放假了,学生都回家过年了,还能有什么活啊!他就是没想好如何和您讲这件事,所以才躲起来的。”
“哎呦诶!王梓博也学会撒谎了啊!”
陆玉珍掏出电话就想打给王梓博,陈汉升一件一件娓娓道来,她已经被说服了60%。
“你先别急······”
陈汉升拦住了陆姨:“晚上他们都回来吃饭的,到时您再问问,还有这次双方父母见面,您就不觉得太快了吗?”
“这是去年就约定好的事情啊。”
这一次,陆玉珍稍微反驳了一下。
“嗬嗬~”
陈汉升轻轻一笑,不慌不忙的说道:“怀胎需要十个月呢,去年约定的时候,边诗诗刚刚检查出怀孕。”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愛下-990、年前領證的梓博和詩詩(二合一求月票)熱推
“我知道了!”
陆玉珍再没有其他疑问,因为陈汉升的话严丝合缝,真的比现实还要符合逻辑。
小小鱼儿坐在爸爸的腿上,看着旁边这个陌生奶奶开始还高兴的逗弄自己,后来又泪眼朦胧的想抱自己。
小小鱼儿有些害怕,一甩头又钻进爸爸的怀里了。
“这个······”
小小鱼儿这么不给“奶奶”的面子,陈汉升笑着说道:“虽然还不到5个月,但是小小年纪自我保护意识就很强了,等熟悉了她就给你抱了。”
“没关系。”
陆玉珍擦了擦眼泪:“不怪宝宝,我就怪王梓博,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给我们说,他眼里还有爹娘吗?”
“那个······陆姨啊。”
陈汉升咳嗽一声:“其实宝宝和王梓博也不像啊,人家这么俊呢。”
“汉升,你没当过爸爸,有些事情不知道的。”
陆玉珍解释道:“有些小朋友就和母亲相像,你看宝宝的五官多甜呐,特别的像边诗诗啊,不对,我感觉比诗诗还要漂亮······”
“靠!”
陈汉升心想这也太双标了吧,你儿子就能生出漂亮的闺女,我就不行啊?
······
路上没什么车,很快就来到金基唐城小区,王梓博那套房子本来就是附带装修的,家具也早就置办整齐了,陆玉珍没想到小区这么高档,门口有穿着制服的保安,中心还有一座大喷泉。
“这套房子,抵得上我们老家10套了吧。”
陆玉珍小心翼翼踩着干净的地板砖,在四室两厅的房间里穿梭。
“陆姨随意一点嘛。”
陈汉升劝道:“现在这是王梓博的房子,就相当于你的房子,我妈在可是一点没和我客气的。”
“你妈来了建邺后,现在身体怎么样啊,她平时好像都很忙,打电话说不了两句就要挂掉。”
陆玉珍和梁太后关系很好,其实两家关系都不错,高中时王梓博家庭生活能够改善,很多时候都是陈兆军和梁美娟帮着介绍一些赚钱的机会。
至于梁太后为什么说不了两句就要挂电话,那肯定是忙着带宝宝了。
“我妈挺好的,能吃能睡能打我。”
陈汉升笑呵呵的说道。
“你得让你妈找点事情做,那样她就没时间打你了。”
陆玉珍还帮着出个主意:“你和萧容鱼怎么样了啊,那个姑娘多漂亮,不如就和她定下来吧,早点结婚也生个这么可爱的宝宝。”
陆玉珍说的时候,还轻轻戳了一下小小鱼儿的胖脸蛋。
小小鱼儿被逗得“咯咯咯”直笑,不过转身又趴在爸爸的身上,这让陆玉珍略有些焦虑,梓博和诗诗的孩子,咋和汉升这么亲呢?
·····
冰箱里有早就备好的肉菜,陆玉珍也是个麻利的性子,直接开始在厨房里做饭了,还让陈汉升喊着梁美娟过来一起吃饭。
只是有好几次,陆玉珍准备告诉丈夫他当爷爷了,不过都被陈汉升拦了下来,表示这种事先等王梓博和边诗诗回来后,商量一下再说。
6点左右王梓博忙完活,开车二手君威准备回家,经过新街口的时候又接上边诗诗,两个人各自说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就像一对真正的夫妻那样。
其实他们并没有住在一起,就连这套四室两厅都是这样安排的,两人一人一间,双方父母各一间,真是一点都没浪费。
因为王梓博和边诗诗都不知道如何踏出那一步,所以干脆就不踏了。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990、年前領證的梓博和詩詩(二合一求月票)讀書
他们打开门后,发现餐桌上摆着陆玉珍刚刚做好的菜肴,只是陆玉珍本人很严肃,沉着脸一言不发的坐在凳子上,似乎是刻意摆出一副审问的姿态。
王梓博和边诗诗都不知道什么情况,客厅里还有陈汉升和小小鱼儿,小小鱼儿见到了熟悉的诗诗姨姨,举着小胳膊要抱抱。
看到了这一幕,陆玉珍脸色才稍稍缓和,孩子和“妈妈”还是很亲的。
想到这里,陆玉珍决定看在宝宝的面子上,不再计较隐瞒的事情了。
“既然都这样了。”
陆玉珍叹一口气说道:“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你们年前把证领了吧。”
“什么?”
王梓博和边诗诗还以为听错了,虽然这次父母见面,本来就是商量领证的相关事宜,可也没必要赶在年前啊。
陈汉升更是诧异,这就完了?
难道不应该先给王梓博“啪啪”两个大嘴巴子,自己再装作“好人”居中调和,最后才发现是误会一场,大家笑笑作罢,只有王梓博捂着腮帮子抱怨。
小时候都是这个流程啊,陆姨这次咋不发飙呢?
······
(梓博和诗诗都是重要配角,写一点他们的事情,真的没有水呀。二合一求个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