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帝霸-第4271章萬世皆如此

帝霸
小說推薦帝霸帝霸
遥想当年,老人乃是风光无上,乃是人中真龙,神王无双,不仅是名震天下,手握权柄,同时也是美妾艳姬无数。
达以了他这样境界,这样层次的男人,可谓是人生赢家,可谓是站在了世间巅峰,这样的地步,这样的境界,可以说已经让天下男人为之羡慕。
如此神王,如此权柄,但是,当年的他依然是未曾有所满足,最后他放弃了这一切,走上了一条全新的道路。
也就是今天这样的道路,在这一条道路之上,他也的确是强大无匹,而且强大得神弃鬼厌,只不过,这一切对于今天的他而言,所有的强大那都已经变得不重要了,不管他比当年的自己是有多么的强大,有着多么的无敌,但是,在这一刻,强大这个概念,对于他本身而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因为此时的他已经是厌弃了世间的一切,就算是当年的追求,也成了他的厌弃,所以,强大与否,对于此时此刻的他而言,完全是变得没有任何意义。
当年,他乃是神王无双也,笑傲天下,呼风唤雨,惊绝十方,但,在那个时候的他,是忍不住追求更加强大的力量,更加强大的道路,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放弃以往种种,走上这样的一条道路。
但是,当他走的在这一条道路上走得更遥远之时,变得更加的强大之时,比起当年的自己更无敌之时,然而,对于当年的追求、当年的渴望,他却变得厌弃了。
所以,在今日,那怕他强大无匹,他甚至连出手的欲望都没有,再也没有想过去横扫天下,打败或者镇压自己当年想打败或镇压的敌人。
那怕在此时此刻,与他有着最深仇大恨的敌人站在自己面前,他也没有任何出手的欲望,他根本就无所谓了,甚至是厌弃这其中的一切。
神弃鬼厌,这个词用来形容眼前的他,那再适合不过了。
当年追求更加强大的他,不惜放弃一切,然而,当他更强大之后,对于强大却索然无味,甚至是厌恶,并未能去享受强大的愉悦,这不知道是一种悲剧还是一种无奈。
“这条路,谁走都一样,不会有例外。”李七夜看了老人一眼,当然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了。
当年的木琢仙帝是如此,后来的余正风是如此。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帝霸 愛下-第4271章萬世皆如此
“木琢所修,乃是世道所致也。”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余正风所修,乃是心所求也,你呢?”
“已无所谓也。”老人不由说了这么一句。
事实上对于他而言,那也的的确确是如此,因为他当年所求的强大,今日他已经不在乎,甚至是有着厌恶。
这一条道就是如此,走着走着,就是世间万厌,任何事与人,都已经无法使之有七情六欲,深深的厌世,那已经是彻底的左右的这其中一切。
但是,在这样的大道之上,却又偏偏难于死亡,当在这一条大道之上,如果能走向死亡,反而是一种解脱,只不过,想要死亡,哪里有这么容易之事,死亡那必须交给时间,至于能活多久,那就不好说了。
“厌世。”李七夜笑了一下,不再多去理会,眼睛一闭,就睡着了一样,继续放逐自己。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帝霸笔趣-第4271章萬世皆如此鑒賞
老人看着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不再吭声,也不再去过问。
如果是当年的他,在今日再见到李七夜,他一定会充满了无比的好奇,心里面也会有着无数的疑问,甚至他会不惜打破沙锅去问到底,特别是对于李七夜的归来,更是会引起更大的好奇。
毕竟,千百万年以来,离开之后的仙帝、道君再也没有谁回来过了,不管是有多么惊绝无双的仙帝、道君都是如此。
但是,李七夜回来了,他一定是带着无数的惊天秘密。
对于活在那个年轻的无双天才而言,对于九天之上的种种,天地万道的秘密等等,那都将是充满着种种的好奇。
千百万诸事,都想让人去揭开其中的秘密。
但是,此时此刻,老人却索然无味,一点兴趣都没有,他连活着的欲望都没有,更别说是去关心天下诸事了,他已经失去了对任何事情的兴趣,现在他只不过是等死罢了。
老人卷缩在这个角落,昏昏入睡,好像是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那只不过是瞬间的火花罢了,随之便烟消云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七夜苏醒过来,他依然是自我放逐,苏醒过来的乃只不过是一具肉身罢了。
在此时此刻,李七夜双目依然失焦,漫无目的,好像是行尸走肉一样。
李七夜离开,老人也没有再睁开一下眼睛,好像是睡着了一样,并没有发生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李七夜踩着黄沙,一步一个脚印,黄沙灌入了他的衣领鞋子之中,犹如是流浪一般,一步又一步地走向了远方,最终,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黄沙之中。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帝霸-第4271章萬世皆如此分享
而在另一端,小酒馆依然屹立在那里,布幌在风中舞动着,猎猎作响,好像是成为千百万年唯一的节奏韵律一般。
在这样的小酒馆里,老人已经睡着了,不管是燥热的狂风还是寒风吹在他的身上,都无法把他吹醒过来一样。
在这样的小酒馆里,老人卷缩在那个角落,就似乎刹那之间便成为了亘古。
在这样的沙漠之中,在这样的破落小酒馆里面,又有谁还知道,这个卷缩在角落里的老人,曾经是神王无双,权倾天下,美妾艳姬无数,乃是站在世间巅峰的男人。
现在的他,那只不过是一个等待着时光煎熬、等待着死亡的老人罢了,但是,他却偏偏是死不掉。
破落小酒馆,卷缩的老人,在黄沙之中,在那远处,脚印慢慢消失,一个男子一步步远行,犹如是流浪天涯,没有灵魂归宿。
在这一刻,似乎天地间的一切都犹如同格了一样,似乎,在这刹那之间一切都成为了永恒,时间也在这里停止下来一样。
在这世间,似乎没有什么比他们两个人对于时光有了另外一层的领悟了。
只不过不同的是,他们所走的大道,又却是完全不一样。
黄沙满天,随着狂风吹过,一切都将会被黄沙所淹没,但是,不管黄沙如何的铺天盖地,最终都是淹没不了亘古的永恒。
总有一天,那满天黄沙的沙漠有可能会消失,有可能会化作绿洲,也有可能化作汪洋大海,但是,亘古的永恒,它却屹立在那里,千百万年不变。
李七夜如是,老人也如是。只不过,李七夜更加的久远罢了,而老人,总有一天也会归于时间,相比起煎熬而言,李七夜更甚于他也。
李七夜依然是把自己放逐在天疆之中,他行单影只,行走在这片广袤而壮阔的大地之上,行走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之地,行走了一个又一个废墟之处,也行走过片又一片的凶险之所……
在这放逐的过程之中,李七夜的肉身失去了灵魂神识,犹如果行尸走肉一样,没真我归体,他就像是对整个世界失焦,在这一刻,他就是这个世界的过客罢了。
不过,当行经有古城之时,放逐的他也会神魂归体,看着这人来人往的古城不免多看一眼,在这里,曾有人随他一生,最终也归老于此;在有古墟之处,放逐的李七夜也是神魂归体,看着一片的破砖碎瓦,也不由为之吁嘘,总此地,有他镇坐,威慑十方,有多少爱他的人、他所爱的人在此,最终,那也只不过是化作废墟罢了……
千百万年过去,一切都已经是物是人非,一切都犹如泡影一般,似乎除了他自己之外,世间的一切,都已经随着时间消逝而去。
不管是爱着他的人,还是他所爱的人,都慢慢地消失在时间长河之中。
在某一种程度而言,当下的时间还不够长,依有故人在,但是,只要有足够的时间长度之时,所有的一切都会消逝,这能会使得他在这个世间形单影只。
千百万年以来,这样的事情也不止发生过一二次,也不止只发生在一个人的身上。
事实上,千百万年以来,那些恐怖的无上,那些投身于黑暗的巨头,也都曾有过这般的经历。
他们曾是世间无敌,万世无敌,但是,在时间长河之中,千百万年的流逝之后,身边所有的人都慢慢消逝死亡,最后也只不过留下了自己不死罢了。
所以,等达到某一种程度之后,对于这样的无上巨头而言,世间的一切,已经是变得无牵无挂,对于他们而言,转身而去,投入黑暗,那也只不过是一种选择罢了,无关于世间的善恶,无关于世道的是非黑白。
在这样漫长的岁月里,唯有道心坚定不动着,才能一直前行,才能初心不变。
千百万年以来,有着多少惊艳无双的巨头,有多少无敌的存在,但是,又有几个人是道心亘古不变呢?
李七夜放遂之我,观天地,枕万道,一切都只不过如同一场梦幻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