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第774章   給我好好訓練他們鑒賞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小說推薦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一键回收
旁边的那个金国士兵,听到王艳兵要求换成乒乓球以后,也举手示意自己和他一样,看来他也是对自己的狙击非常有信心。
接着那边安排起来,人形立牌上挂着一个乒乓球随风摆动,朴有天说两人有三次开枪的机会,王艳兵摇摇头,表示自己只需要一次就够了。
旁边的金国士兵非常鄙视,这人还没开始就又吹牛了,等会一定让他看看什么叫枪王,在旁边人的叫喊中秦渊才知道原来这个士兵是他们连队里面的枪王。
秦渊没有说什么,脸上挂着笑容,这个叫枪王的话,那自己这一整个队岂不是都是枪神了。
王艳兵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让金国士兵先开始,1800米外狙击,要考虑到风向子弹的速度然后是目标。
金国士兵瞄准了一半天,又是测风力又是调聚焦,接着第一枪打的出去,打偏了,连那个目标的手都没靠上,接着第二枪还是没打中,准备打第三枪的时候,她非常紧张,朴有天也在旁边说:“小子,你慢慢来,不要着急!”
这可是在炎国军人面前,他必须要争口气,脸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接着第三枪子弹飞了出去,确实打中了目标,不过偏了一点,子弹擦着假人的大腿过去了。
没想到就这个水平,那些金国士兵瞬间欢呼起来,秦渊一脸无语,这些人咋咋呼呼的,是看到啥了,朴有天在旁边用望远镜看到后说:“不错不错,可以,只是偏差了一小点,这个不影响。”
这个距离秦渊根本不用望远镜,已经看到了结果,就这个水平,有啥好意思叫的,还偏差一点,这种在战场上你偏差一点就直接会把人质射杀,那可不叫营救人质,那叫协助歹徒了。
接下来那些金国士兵看戏似的看着王艳兵,王艳兵只是调了一下瞄准镜,快速出枪,没有做那么多准备,第一枪就把乒乓球击中。
那边的人从对讲机里报来,结果打中目标,那个金国士兵不敢相信,让人把乒乓球送上来,结果乒乓球正中一个弹孔,这下他彻底信了,这也太厉害了,才一枪都没有做其他调整,就击中了目标,但是他更相信可能是运气。
朴有天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打算亲自示范,让人重新换了一个乒乓球,这说好的指导倒变成了两队PK的感觉。
朴有天一枪击中了乒乓球,那些士兵更是高兴,直接把朴有天举起来,秦一直挂着笑容接过枪,“既然朴队长都动手了,那我也来玩一玩。”
“可以的,我也想真正见识一下秦队长的枪法,之前也只是听说过。”
不一会目标上换上新的,是一根细线吊着乒乓球在风中摇摆,秦渊抬手快速开枪,1800米外的观察员都蒙了,什么情况?没有中目标,但是目标不见了。
朴有天他们并不知道什么情况,以为秦渊没打中,在旁边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假心假意的说:“没事的,秦队长还有两次机会嘛?”
秦渊笑了笑,接过对讲机,“五点钟方向走六步,把球捡过来!”
接着那个观察员把乒乓球连着那根线剪了过来,大家这才发现打中的根本不是球,是直接打中那根栓球的细线!旁边的朴有天一脸震惊,直接抢过观察员手里的细线,那根细线上有子弹烧灼的痕迹,这也太牛了吧!
瞬间朴有天被打脸,旁边那些金国士兵更是震惊的说不出话,这可不是靠运气能打中的,那是有多强的视力和稳定性,秦渊只是笑了笑放下枪,“都很久没有玩了,今天随便和你们玩一玩,是吧!朴队长,大家玩一玩娱乐下。”
虽然朴有天很震惊,但是他想在其他方面能不能把秦渊比下去,他们金国的柔道和格斗是比较出名的,嘴上扬起一个笑容说:“对嘛,大家玩一玩,秦队长接下来格斗训练,你看看给我们做一下指导吧!”
秦渊点点头,他已经看穿朴有天了,接着朴有天从士兵当中挑出一个强壮的高个子,据他介绍,这个士兵是他们军区非常厉害的格斗高手,近身格斗刺杀都很优秀。
秦渊升了一个懒腰,“朴队长,不用这么麻烦一对一,你们黑豹小队可以全部上。”
“秦队长,你这边是不是说错了?我们小队可是有12个人啊!”
秦渊点点头“错不了,我就是说他们12个人,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一起上!”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起點-第774章   給我好好訓練他們看書
那些士兵瞬间觉得这人也太狂傲了,他们有那么差吗,还让他们全部上,实在是太看不起人,顺便把队长也羞辱了一顿,他们黑豹特种部队在金国可是比较出名的,一直受到重视,可从来没被这么看轻过。
看着秦渊坚持的态度,朴有天也只好点头同意,反正自己刚才已经给了他台阶了,是他自己不珍惜,12个特种兵自己倒是要看看他等会怎么收场?
朴有天抱着手在旁边看热闹,本来想着秦渊的那几个手下应该会担心他们队长,没想到那几个人竟然盘膝而坐,还在旁边聊今天中午食堂吃的菜味道不错,朴有天一脸黑线。
接着那个士兵站出来,抱着拳说了一句“得罪了长官!”接着12个人围成了一个圈,把秦渊包围在里面,大家都做出了格斗姿势,没想到秦渊却背起一只手,什么情况!他这是打算用一只手吗?
这对自己实在是太羞辱了,那几个士兵满眼怒火的冲了上去,他一只手接过一个士兵,挥过来的拳头,轻轻松松就把他甩飞出去,接着第二个,第三个过肩摔,侧身踢,那些士兵根本就没动到他一拳,两分钟不到12个特种兵,就这样被他干翻在地。
最开始那个格斗高手有些不服气,爬起来冲着秦渊踢去,秦渊也抬起腿挡了一下,那个格斗高手瞬间觉得小腿发麻,颤抖着有些站不稳,秦渊反应非常快,接着又一拳打在那个格斗士兵的下巴上。
这一拳力气极大,那个格斗士兵一个后空翻直接摔在地上,爬不起来,旁边的裁判还有朴有天简直惊呆了,这也太快了吧,裁判发现自己表的还没按,刚才关注一看他们打斗了。
秦渊伸出手,把地上的士兵拉起来,“大家都是兄弟,我多有得罪了!”有个士兵摸着后脑勺小声嘀咕,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就飞到地上了。
这个人的反应力和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就好像你要出什么招,他提前就知道,朴有天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一只手!他就用了一只手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他这些士兵可不是面团做的,每天也都训练实打实的人啊!尤其刚才那个过肩摔,他看起来那个士兵少说也有80公斤,就这样轻松的把他提起来。
朴有天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跟人家的差距,所以上面才让他们来指导自己训练是自己才要跟他们学习,刚才还在人家面前班门弄斧,想到这里,朴有天有些不好意思,直接朝秦渊鞠了一躬。
“秦队长,我为我们的无礼和轻视行为感到抱歉,我看到了你的实力,让我非常佩服,请你一定要多指导我们,你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别这样说,朴队长,大家都是为了各自的国家办事,我们相互学习,共同进步!”
看来人家狂妄也有狂妄的资本,而且这也算不上狂妄,他只是用能力来说话,这个人没有一点架子,确实是高手中的高手。
接下来秦渊带着红细胞小组,来到他们大的训练场,亲自给她们示范了一下,平时他们的基础训练翻越障碍物,负重奔袭,过高强等等。
现场不断传来鼓掌和叫喊声,秦渊他们确实很厉害,而这个只是秦渊他们的一些基础训练,他们真正的特种训练,怎么可能像他们展示,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这已经很让人震惊了!
朴有天在旁边仔细观察,秦渊带着小队整个团队默契度非常高,动作整齐划一,甚至会觉得他们都是同一个人,很多东西已经形成了一种强大的肌肉记忆,这是得练习多久才能达到的程度啊?
秦渊带着红细胞小组示范结束后让朴有天他们小组也进行训练,他们总共用时15分25秒,自己在旁边做指导,这些金国士兵看着他们训练也是热血沸腾,纷纷激起斗志,这要的不仅仅是速度反应力,而且刚才他们训练的时候是负重训练。
这个也是秦渊一直要求的,训练中吃更多的苦,在战场上就能减少更大程度的伤亡,他不仅要自己强大,更要整个团队一起强大。
看来那些金国士兵平时的训练强度根本不够,速度下降,反应力也不够快,你二牛在旁边捂着嘴偷笑,当初老高训练的时候,可是抬着枪在屁股后面追,这伙人算舒服的了。
就这样朴有天他们练了一圈下来,全部趴在旁边喘着气,这种训练强度太大了,他们之前根本没有达到这么高的训练强度,心中更是敬佩这些炎国士兵究竟是如何坚持,如何做到的。
而黑豹小分队这边训练下来,竟然用了整整一个多小时,后面秦渊都没有用表计数了,因为都没啥意义。
朴有天喘着气说:“秦队长,刚才看你们做又流畅又轻松,没想到我们这一做下来实在太累了,你们炎国军人确实很牛,不对,是你们这支小队太强了,有你这么好的领导带领!”
“朴队长,这就是我们的一些基础训练,我建议你们可以按照这一套来训练,不仅是训练的反应力速度,这样会有很大的提升。”
朴有天这才知道这个男人之前的都不是传说,名副其实的战神,其实他对秦渊灭了小毛国的军事基地,还抱有怀疑的态度,现在已经完全信服。
就这样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朴有天问道:“秦队长,这个就是你们一整天的训练吗?”
“我们的训练比较多,早上六点我们起床跑早操,然后吃早餐结束以后开始早上的训练,然后下午有训练,还有不定时的夜间训练。”
旁边的朴有天差点呛了一口汤,这一整天都在训练,难怪人家这么厉害,不得不佩服。
“你们这训练强度也太大了,身体怎么能受得了啊!你们这样不累吗?”
“朴队长,你我都是军人,我们的训练都是为了给自己的国家人民最大的保障,包括我们在外面执行任务,你训练得越好,那执行任务成功几率也就越高。”
朴有天觉得自己和秦渊不仅仅是能力上的差距,眼光气度都有很大差别,确实要该好好的严格要求自己,这样一比自己这边真的差太多了。
吃过晚饭后,朴有天神秘兮兮的带着秦渊他们去一个俱乐部玩,龚箭非常无语,还有俱乐部,他们这到底是来当兵还是来享受的!国家花这么多钱培养他们,就让他们这样来玩乐,实在替他们的国家不值。
刚到那个俱乐部门口,里面就传出非常大的音乐声,龚箭有些抗拒不想进去,但是看到秦渊他们都没有要走的打算,只能一起跟着进去。
几人刚进去,就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里面是白天训练的那些士兵,他们喝着酒在酒精的刺激下,疯狂的扭动身躯,玩到嗨的时候还把衣服脱了,在那里秀肌肉。
没有几分钟秦渊他们实在受不了,找个借口赶紧出来,这都什么跟什么,训练训练跟不上,享受倒是会得很,一点军人的模样都没有。
朴有天端着酒杯出来找秦渊他们“秦队长,怎么不进去玩,你可能不了解,大家平时训练太累,所以晚上都会有放松,你放心,我们也不会玩的太过十点钟就收场了。”
秦渊摇了摇头,带着何晨光他们先回休息的地方,什么叫玩的不会太过?十点钟都是他们那里熄灯就寝的时候了,实在跟不上他们的脚步,他们确实有些太放松了。
没想到这个朴有天还不依不饶的追了出来,拉着秦渊去喝酒,自己竟然什么都比不过他,那喝酒总能比得过吧,看秦燕她们这个样子,应该是不经常喝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