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神魔大唐之無敵召喚 淡淡的思-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陳勝得手,吳廣出手(二合一大章)推薦

神魔大唐之無敵召喚
小說推薦神魔大唐之無敵召喚神魔大唐之无敌召唤
“奴婢拜见主人。”
直接在丹田之中,显化自身虚影,寒霜仙子,顺势跪伏而下。
其干脆程度,丝毫没有让陈胜失望。
满意的点了点头,陈胜道:“起来吧。”
“赶紧吸收完信仰之力。”
“然后,到城外等我。”
说着,陈胜便是径直离去,独留下那团足以掌控寒霜仙子生死的纯净信仰之力。
“诺。”
然而,感受到陈胜的强大,寒霜仙子,心中固然有些许不甘。
但,也不敢丝毫违逆。
她知道,以刚刚陈胜的作风来看。
她若胆敢违逆,只怕,顷刻间,便要死于非命。
在死亡的威胁之下,她只能选择苟活。
至于之后要怎么做。
她打算一会儿见了她这个主人再说。
紧接着,寒霜仙子未免意外,便是加快了吸收信仰的速度。
随后,便是一声不吭,直接离去。
在人们眼中,她是高高在上的仙子,飘然而去。
事实上,她却是悄然去往了城外。
约莫小半个时辰后。
城外,小树林之中。
寒霜仙子越等越是心慌意乱。
踏!踏!踏!
陡然间,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来。
恐怖的威势,随着距离的接近,越来越骇人。
有那么一瞬间。
寒霜仙子只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要被压垮了。
好在,总在她要崩溃的那一瞬间。
威势又被收回了一点。
但,那几度生死边缘的绝望。
却是让她心里深处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
那就是,她这位新主人,绝对是一尊轻易可以主宰她生死的存在。
一个恐怖到极致的存在!
在这几度崩溃的瞬间,她几乎已经完全放弃了心中还残存的一丝丝不甘心了。
似乎是感觉到自己想要的效果达到了。
良久之后,陈胜方才缓缓展露身形。
正见得,他面对着寒霜仙子,沉声道:“怎么,见到主人不知道行礼吗?”
“奴婢不敢,奴婢叩见主人!”
被陈胜吓了一个激灵,只是听闻声音,寒霜仙子便是吓得浑身打颤,赶忙跪伏在地,连连讨饶。
“哼!”
“旦有下次,你便将成为这漫天的尘埃之一。”
陈胜冷冷回应道。
“起来吧,跟我走。”
说着,陈胜便是大步离去。
下一站,寒冰仙庭!
那位寒冰仙子,陈胜也得去收服。
接着再拿下那厉海仙庭,陈胜便是打算建立一个新的仙庭了。
这样一来,威势也足够了!
甚至,陈胜还能利用新仙庭的威势,强势进行开疆拓土,给自家仙主一个满意的答卷。
这便是陈胜现如今的想法!
“诺。”
闻言,寒霜仙子不敢怠慢,连忙起身,欲要跟上陈胜的步伐。
只不过,当她刚刚抬头的那一刻。
整个人,都惊呆了。
“大师姐,你怎么也在这?”
没错。
她率先看到的,赫然是正低垂着头颅,小心翼翼的跟着陈胜的寒兰仙子。
“闭嘴。”
“主人当面,主人没让我们奴婢说话,我们便不能出声。”
寒兰仙子比之寒霜仙子,显然要懂规矩得多。
也更加清楚,这陈胜有多可怕。
因而,开口之间,便是直接呵斥出声。
一点也不敢跟寒霜仙子有别的交流。
“我?”
寒霜仙子闻言,似乎打算说些什么。
然而,感受到自身所面临的威压,比之刚刚,又更加强大了许多。
自知多嘴了。
寒霜仙子赶忙出声:“主人息怒,奴婢再不敢多言半句了。”
说着,便是学着寒兰仙子的模样,低垂着头颅,小心翼翼,如同寻常婢女般卑微的跟着陈胜。
与此同时,寒霜仙子心中,更是泛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寒兰仙子,她的大师姐,也成了主人的奴婢。
而现在,主人去往的方向,好像是寒冰仙庭的方向。
一想到明日便是七月初十,是小师妹寒冰仙子吸收信仰之力的时间。
寒霜仙子心中,便是不觉一阵寒意来袭。
她大胆的猜测一下,自家这主人,是要将她们三个师姐妹一网打尽啊。
这也太…
嘶!
一想到某些不好的场景。
寒霜仙子便是连连摇头,甩开杂念,不敢继续多想。
另一边,余光瞥见寒霜仙子的模样,寒兰仙子不禁心中冷然。
暗骂一声愚蠢。
她比寒霜仙子更了解陈胜的可怕。
更知道,陈胜,绝对不是因为她们三个师姐妹的美色。
事实上,如果陈胜真的只是贪图她们的美色。
寒兰仙子甚至想要主动一点…
对她而言,也许,这是一个莫大的福分也不一定。
只可惜,就现在而言,陈胜根本就懒得正眼瞧她们。
这就让她感到很绝望了。
……
不提寒兰仙子,寒霜仙子,这两个师姐妹在想些什么。
一天之后。
七月初十。
寒冰仙庭。
与之前寒兰仙庭,寒霜仙庭一般无二。
正见得,在寒冰仙庭傀儡仙主一声呼喊之后。
寒冰仙子出现,在仪式过后,亦是开始了信仰之力的吸收。
而陈胜也是没有任何意外的选择了故技重施。
“要生或者死?”
“臣服我,可免一死!”
“否则,立死!”
没有任何拖沓,在出现于寒冰仙子的丹田之后。
陈胜便是强势出声。
嘶!
自己丹田之内,居然风云雷动。
自己也仿佛由一个主人,成了一个随时可以被驱赶,抹杀的流浪客一般。
寒冰仙子立时心中升起了一抹绝望!
有那么一瞬间,她也是如同寒霜仙子一般,想要接受死亡。
但,转念之后,她的心中,却是有着太多的不甘与还没有做完的事情。
亦或者说,她就是怕死!
所以,毫无意外,她做出了与寒霜仙子一样的选择。
“奴婢拜见主人。”
丹田显化身形,果断跪地,敬拜陈胜,这个自己的主人!
“很好,吸收完信仰之力之后,城外河畔,等我。”
陈胜吩咐完,便是直接离去。
他自信,凭借自身的实力与威势足以压制寒冰仙子,让她不敢有丝毫小动作。
之后,他只要下马威给好。
他相信,之后的事情,亦是会更加好做。
“诺。”
闻言,寒冰仙子也是连忙跪拜道:“恭送主人。”
随后,没过多久,寒冰仙子也是加快速度,吸收完信仰之力。
便是匆匆赶到城外河畔。
过后,她也是同样经历了寒霜仙子之前的几度崩溃之感。
陈胜方才算是放过了她。
“走吧,你们三个,带我去你们闭关的洞府。”
“然后,给厉海传信,让他去你们府上一趟。”
确认已经将寒兰,寒霜,寒冰这三个师姐妹给完全震慑之后。
陈胜便是直接吩咐出声。
“诺。”
果然,三个师姐妹齐齐躬身,没人敢违逆半分。
……
厉海仙庭。
这一日。
刚好寒兰,寒霜,寒冰三个师姐妹的消息传到了厉海这边。
“嗯?”
“这三个小娘们居然要找我去有事相商?”
“会是什么事情呢?”
“难道,是寒之一脉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
厉海仙庭,帝宫之中,高坐主位之上,厉海眉头紧皱。
言语之间,亦是透露出了一个极为重大的消息。
他居然知道寒之一脉!
要知道,这可是寒兰,寒霜,寒冰三个师姐妹最大的秘密。
若不是寒兰仙子被陈胜所慑服。
她也不可能往外说。
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除了陈胜之外,寒兰,寒霜,寒冰三个师姐妹,从没有对外透露过自己出自寒之一脉。
然而,厉海却是知道。
这就足以说明。
只怕,之前,寒兰,寒霜,寒冰三个师姐妹的想法完全错误了。
这厉海绝对不是一个寻常散修,其一定另有身份。
恐怕,他的来历,也绝对不简单。
“这么说来,你知道寒兰,寒霜,寒冰三人出自寒之一脉?”
这个时候,一道声音,突兀的在厉海耳边响起。
令得厉海登时间,神色一突。
随之,一股可怖的气势碾压而下,几乎都快要将他给压垮了。
厉海顷刻间,便是意识到不妙。
只怕,他要遭殃了!
“你是什么人?”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只要你不杀我。”
“而且,我告诉你,我可是烈阳仙庭的二殿下。”
“等等,你是不是大哥派来的人。”
“这样,我给你足够的好处,你回去告诉大哥,就说,我已经决意自立门户,不会再回去跟他争抢大位了。”
“就求他放过我吧。”
“只要他放过我,来年,秘境的名额,我让给他!”
唯恐来人对自己下杀手。
这厉海居然连忙说了一大堆话。
同时,也是将他的来历,几乎完全暴露了。
烈阳仙庭,二殿下!
看起来,还是竞争大位的失败者。
现在,只想乞饶而已。
或者说,他仍旧对大位有所想法,只不过,暂时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在厉海仙庭这边积蓄自己的力量。
“有点意思。”
“你居然是烈阳仙庭的二殿下。”
“看起来,你倒是有点价值。”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神魔大唐之無敵召喚 淡淡的思-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陳勝得手,吳廣出手(二合一大章)閲讀
“这样,你臣服于我,吞下这颗信仰之丹,我就饶你一命!”
“非但如此,我还能帮你去夺回烈阳仙庭的大位!”
踏!踏!踏!
紧接着,一阵骇人的脚步声传出。
一道身形逐渐露出。
赫然,不是别人,正是原本前来厉害仙庭查探消息的吴广!
他这段时间,一直就潜伏在这帝宫之中,打探消息的同时,也在观察着厉海。
这会,厉海的出声,让他意识到,他该出手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因而,他也是毫不含糊。
至于陈胜那边的谋划,他一会儿,会通过秘密方法跟陈胜联系一下。
没错,吴广跟陈胜之间,有特殊的联系方式。
就正如,吴广跟陈胜这两天并没有碰面,然而,他也知道,这两天陈胜所做的事情。
包括,寒兰,寒霜,寒冰三个师姐妹出自寒之一脉。
“这?”
闻言,厉海不禁愣住了。
他刚刚惊慌之下。
只以为是自家大哥赶尽杀绝来着。
但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这人,居然想要他臣服,还要利用他图谋烈阳仙庭!
一瞬间,厉海便是嗅到了一阵阴谋的味道。
只可惜,他现在好像也并不能反抗。
脑海之中,思绪万千的同时,厉海也在暗骂自己实在是蠢。
他那大哥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
要真是想将他给斩草除根。
又怎么会到今天才找人动手呢?
只怕,他还没有离开烈阳仙庭,人便已经抛尸荒野了。
这么一想。
他更是心中一阵沮丧。
难道,他真的要成为眼前之人的奴仆了?
这,实在是让他难以接受啊。
要知道,当初他要是肯臣服自家大哥,也不用远赴这华天大陆北部了。
他为的是什么?
为的便是一个自由自在,不屈居人下啊。
甚至,他也不无先在外好好暗自发展一番,再杀回去的念头啊。
可现在,这一切,都要就这样破灭了吗?
他不甘心啊!
“怎么?”
“你不愿意吗?”
“那算了,虽然很可惜,但是,你还是去死吧。”
来到华天大陆也有一段时间了。
烈阳仙庭之名,吴广也是早有耳闻,这可是在华天大陆中部的一个极强仙庭。
实力之恐怖,难以揣度。
毫不夸张的说,只怕,这华天大陆北部加起来,都难以匹敌一个烈阳仙庭。
所以说啊,这仙庭与仙庭之间的差距还是相当之大的。
甚至,有些时候,一度会大到难以逾越!
也因为厉海身为烈阳仙庭二殿下这个身份,让吴广觉得有文章可做。
他才想着将厉海收为奴仆。
当然,也就如他所说,如果厉海坚决不同意。
他也就只能强势将厉海给斩杀了。
虽然很可惜。
但,他也只能这么做了。
“不不不。”
“不要杀我!”
“这样,咱们再商量一下。”
“只要你放过我,这整个厉海仙庭都是你的。”
厉海感受到吴广的话语不似作假,杀机也是那么的真实。
赶忙慌乱出声道。
想要借此求得一线生机。
“你这区区一个厉海仙庭,我还看不上。”
“再说了,我要杀你,就在反手之间。”
“你这厉海仙庭,随时都可能是我的掌中之物。”
“所以,你凭什么用厉海仙庭来交换你的活命呢?”
吴广笑了。
这个厉海,身份不差。
但,这做人,属实是有点蠢了。
当然,这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脑子混乱了也不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