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龍婿歸來 左手和絃-第七百五十六章:着火展示

龍婿歸來
小說推薦龍婿歸來龙婿归来
方伟给了他们一条死亡命令,一定要趁此机会杀死凌羽枫!
战斗,着火了!
方霞大喊,在四面环山的森林中,冲出更多的人陈南丰与光头强等人,在眼神中渐渐散发出兴奋……
斗争!
他们渴望战斗!
‘姨!
方秋将方冉放到他身边,终于放下了。
他怎么都以为,方霞到此可以狠下手。
方放着头望着也住的方秋。
她的眼睛含泪模糊,伸出手抚摸方秋的脸:“孩子……孩子……”
此刻,她才发现,芳秋的眉毛,真的与人们所拥有的有些相似。
她从来没有见过方秋,只知道有这个人,在哪里想,这是自己的孩子!
“别担心,姑姑。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方秋不明白,那个小孩子的意思有什么不同。
他是方然的侄子,方然如此大喊大叫,也很正常。
“砰!”
“砰!”
“砰!”
凌羽枫拳头,打开和关闭,坚强的拳击潜力,惊天动地!
“方的保护大师,是绝对要死吗?”
他打了个拳头,直接震惊地飞了个高手,看着这几个人,淡淡的道,“既然都想死,那我就为我的儿子,清理一条路!”
声音刚落,凌羽枫的身体呼气,顿时变化很大。
当他举起拳头时,他的指关节啪作响。仅听声音,你就可以想象这是多么可怕的力量。
一些护法大师,面部表情大改变!
繁荣!
凌羽枫感动!
身体闪烁着,只留下了阴影。
他太快了。
人们去!
爆炸!
繁荣!
拳头受重击,好像是飓风一样,是地方的拳头,是风暴的眼睛,所有的力量,此刻都集中在这一点上。
“啊!
拳头保护师傅,用尽自己的力量,双拳阻拦,不断退缩,想消除凌羽枫拳坛的实力。
他清晰的感觉,凌羽枫的拳头轻盈,但只是轻轻地砸在了他的胳膊上。
然后突然-
仿佛是一座高山,很难压迫!
压倒性的动力使他甚至呼吸也感到沮丧。
拳头涌动的力量,通过他的手臂,伸入他的身体,传递到他的内心!
“出色地,”
他的眼睛急剧睁开,向后退了三步,他的手臂发抖,瘫软。
死角口,直接溢出血!
在他尖叫之前,他的眼睛里的灯光已经暗淡了。
身体,跌倒!
死的!
剩下的三位佛法大师看起来更加丑陋。
这招到底是什么?
居然可以拳头力量,进入人体,无视肉骨的防御,直接用内力,从心底脏苏妲己i陈南丰ty严重受伤!
好看的小說 龍婿歸來笔趣-第七百五十六章:着火
这不是在黑山死吗?
这是内在的力量!
凌羽枫…可以发挥内线的力量,但也是如此强悍!
糟糕的!
凌羽枫没有一眼看到身体,脚步运动,身体就会随之而来,例如形状改变阴影,快如闪电。
他的拳头可以粉碎世界上所有的敌人!
繁荣!
繁荣!
繁荣!

像暴风雨一样!
像大海!
凌羽枫爆发时,三大高手,没有资格抗拒。
但是转眼间,所有四个主要保护者都被杀死了!
他们愤怒地睁大眼睛,倒在地上。
方霞全都吓傻了。
“啊哈!!”
他大喊着试图释放自己,但是他的脚被钉在了地上,他无法动弹。
他看到凌羽枫朝自己走来,惊慌失措,反复转过头大喊:“加油!加油!停住他,停住他!”
但是,现在谁还不敢分心管芳霞?
陈南丰等人是战场上的收割者!
像死亡!
他毫不客气地把手放在他们身上。
既然凌羽枫说过,要摧毁,那么他们就不会让人民家门。
而且不时有飞刀,是他们无法防备的!
“啊!”
“ Po-”
“原谅!拯救你的生命!”
尖叫声源源不断。
没有人介意,管方霞的死活。
凌羽枫走到了芳霞尸体的前部,弯下拳头的地面,将其捡起。
他小心地将其除尘,然后放回口袋。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龍婿歸來-第七百五十六章:着火鑒賞
“给你一个机会,它是行不通的。”
凌羽枫之光。
“你……你想做什么?”
方夏亚当的家主滑落。
他没有想到,凌羽枫应该坚强到这一点,他已经尽力不让自己低估凌羽枫,这已经足够准备。
除了四位保护法律的大师之外,还有30多位大师!
这是北山,但他的家乡。
凌羽枫…
“如果你敢杀死我,方永远不会放过你!”
“ Pa!”
凌羽枫举起的手是一记耳光,直接掏出方霞嘴里溢出的鲜血。
“你应该早就死了。你还活着,但其中有价值。但是,如果你再说一遍,你应该知道后果。”
“凌羽枫!
方霞大声喊道,并迅速解释道:“我真是可恶!这是个骗局!我还能救我姑姑吗?你看不到吗?”
“我知道了。”
凌羽枫伸出手拍了一下方霞的脸。
“我认为,顺其自然,就可以了。”
说完了,他不再看房霞一只眼睛,转过身走。
“南京!凌羽枫!让我休息一下……!”
方霞正在大喊,这句话没说完,一把刀柄飞刀攻击,直接在他的眉毛中心之间刺了一下。
砰砰,方霞整个人跌倒了,那双眼睛,仍然凝视着很大,看来直到死亡,他都不知道,这把飞刀究竟是从哪个方向来的。
一会儿。
方霞带人,全死了!
对于这些人来说,凌羽枫将不会有软弱的手。
他们是将要死去的人的帮凶!
看着方霞的尸体死去,看着家中的四名保护师父,被凌羽枫杀害,看着数十名师父,全都死在了光头强用光头强的手中……
方秋微微颤抖。
他望着凌羽枫,犹豫了一下,说道:“真的,有必要这样做。”
他对房霞,没有什么感觉,从小到大,房霞除了欺负自己之外,从来没有像哥哥一样,照顾过自己,乐于助人。
甚至没有最小的尊重。
这是必要的!
这次,不是凌羽枫的答案,而是芳然。
她的声音颤抖。“他们应该死!他们都应该死!”
方芳转身看着秋天,声音颤抖得更厉害,看着秋天的脸,看着脸,一丝与道家人相似的痕迹,她至今还在忍受。
她握住方秋的手,说:“我的孩子,你不是方家的人!你知道吗?”
“ 他们是你的敌人!他们杀死了你自己的父亲!”
方然哭了。
动臂-
方秋感到她的大脑发呆。
方在跑什么呢?
他不是方家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