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nhqr精华都市小说 玄塵道途 txt-第六百一十章 女妖魅影鑒賞-4iy69

玄塵道途
小說推薦玄塵道途
“铛、铛、铛!”巨大的鼓风熔炉旁,几名赤身大汉正卖力锤打着一大块矿石,将整块矿石锤成碎块。
随后用大铁铲,将碎矿石倒入一旁滚烫的炼炉中,随着碎矿石的倒入,一股浓烟瞬间腾起,炉内岩浆般的矿液,也剧烈翻滚,腾起咕咕的气泡。
这些炉工正在熔炼粗矿石,将各种杂质含量极重的原矿,通过大火煅烧,提炼出半成品矿材。
后面还会将这些半成品矿材,运去锻造重工房,由地火法阵炙熔成液,再经机关锻造器械,精炼提纯为合格的成品矿材。
此地便是枯骨帮的驻地,原先是一处废旧的大型矿坑,地形似三面环抱,一面缺口的凹谷,如今以大块岩石堆砌出的高墙,将缺口的那一面堵了起来,便形成了一座大型矿寨。
且谷内还有一条岩浆河从地下涌出,设下法阵便是天然的地火,用来熔炼矿石,再合适不过了,也难怪枯骨帮会将驻地设在这处旧矿坑,虽说像这样的岩浆河在炎窟层并不少见。
两天前,刘玉便随运送矿石的驼队来到了这座矿寨,矿寨内有一排排的高大熔炉,一间间大大小小的锻造厂房,大量炉工日夜进出劳作,俨然就是一座巨大的炼矿厂。
两天下来,刘玉便发现这座矿寨有些不简单,首先便是规模,矿寨内有二十余间锻造厂房,炉工数百人,每日厂房烟囱浓烟滚滚,刘玉在船厂监工多年,对矿物冶炼流程、工艺已很是熟悉。
按这二十余间锻造厂房每日的产量来算,单凭枯骨帮采挖出的矿量,是远远不足于支撑如此大的炼矿厂日日开工,显然矿寨还有其它矿源。
刘玉私下向一炉工打听才知,枯骨帮不单自己采矿,还高价向牛果镇附近区域的其它矿帮、矿队收购矿石,每日皆会有驼队,载着满满的各种矿石从外而归。
其次这座矿寨守卫也过于森严,矿寨高墙之外生人误近,矿寨内还设有禁地,像刘玉这样的外招监工,与普通炉工,皆一概禁止闯入,据说里面的厂房,提炼的皆贵重的稀有灵材。
这两个多月来,刘玉通过平日所见所闻,已大致摸清枯骨帮的情况,枯骨帮其实就是幽鲨角斗场门下一产业。
矿工多为欠债赌徒,也不单单只有“幽鲨角斗场”门下的赌徒,还有其它角斗场的欠债赌徒,这些赌徒皆被转手,卖给了“幽鲨角斗场”。
这也是刘玉想不明白的地方,“幽鲨角斗场”为何如此大费周张,消耗大量人力物力,来这地底深处采矿。
采矿虽能赚不少灵石,但有这人力物力,在繁华的白鲸港,随便选一行业,也比来这鸟不拉屎的偏僻之地采矿赚的多。
还建有如此规模的炼矿厂,其中怕是有不可告人的隐情。
……
第三天,驼队离开矿寨,返回鬼窟层的采矿营地,数十头驼鹿列队浩浩荡荡前行,每头驼鹿背挂着四箱空的“灵芥箱”。
随行护送矿监换了一些新面孔,从这些人谈笑的口中,刘玉得知乃是枯骨帮内部的正常轮换,而这其中就有这两月来一直没露过面的“灰狐”。
“灰狐,你也轮上了!”驼队行进间,一面色发黄,眼圈暗沉的男子,小跑至灰狐身旁,调笑着说道。
“可不是嘛!接下这几个月,可就没好日子过了。”灰狐不由摇头苦笑,在帮里做事,要么留驻矿寨,要么随矿队外派,这才过上二、三个月舒坦日子,便又被安排外出,苦日子又要来了。
留驻矿寨自然最好,不单日子过的轻松安逸,得空时,还可偷着前去牛果镇喝上几杯,顺便与酒馆相好的侍女谈谈心。
矿队外派可就苦逼了,先不说整日累得跟狗似的,就说万一撞上什么厉害鬼物,不说那些短命矿工了,就连他们这些担当护卫的监工,自身皆会有性命之险,那鬼窟层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
“是啊!接下来就难熬了!”那男子也跟着长叹一声,感同身受嘀咕道。
……
原本三天的路程,因驼队空载行进,加上不知发生了何事,领队令驼队全速赶路,少有停歇,只用了两天的时间,驼队便赶到鬼窟层的采矿营地,等到了营地,才得知了这一路匆忙赶路的原因。
就在三天前,营地外出采矿的狮肚分矿队受到了多名“暗魅女妖”的偷袭,两名矿监当场战死,十多名矿工遇害,另有多名强壮矿工被掳走,因此这两天,营地被迫暂停了所有采矿作业。
一来,驮队向矿寨运送矿石,带走了部分监工,令营地守卫薄弱。
二来,“暗魅女妖”这种鬼物灵智与人无异,狡猾阴险,极为难对付,而且出现多名“暗魅女妖”,为了避免无谓的死伤,副帮主莽鲨不得不下令,所有人不许迈出营地一步。
卯时,营地膳堂大棚内坐满了正吃饭的矿工,随着护送驮队的二十多名监工赶回营地,副帮主莽鲨决定恢复采矿,等吃了饭,便像往常一样,各队分头外出采矿。
“听说了吗?是“暗魅女妖”干的!”一矿工低声说道。
“早听说了,狮肚那队就没几人活下来!”另一矿工立马回道。
“这也太惨了吧!就不知这些煞星走了没,可千万别找上咱们队!”一消瘦的年轻矿工听后,面色发青地旁边一人说道。
“放心吧!你瘦不拉几的,那些“暗魅女妖”根本瞧不上,听说她们就喜欢爷们这样的猛男!”旁边一浑身鼓鼓的壮汉,起身比划着自已结实粗壮的手臂,调笑着说道。
“哎!听说那些“暗魅女妖”丰乳肥臀,姿色艳丽,各各皆是绝世美人,死前到是能爽上一爽!”又有一矿工猥琐地笑道。
“哈,哈,说的好,死在这些女妖的肚皮上,到也不亏!”
膳堂大棚内顿时响起阵阵笑声,原先压抑的气氛,瞬间消散,随后更是荤段子不断,而像“老黑牛”这样的资深老矿工,则不由摇头,感叹这些年轻人真是不知死活。
等见到那些被暗魅女妖掳走之人的惨烈死相,这些年轻人才会真正明白这些绝色女妖的赫赫凶名。
“老黑牛”在枯骨帮呆了近三十年,其实他早已还清的所欠赌债,只不过为了家中后辈,留在此地多赚些灵石,地底采矿虽危险,但收入确实不低。
这三十年来,他见识过很多次“暗魅女妖”袭击矿队,尤其是最近十多年,每隔三、四年就会发生一次。
每次“暗魅女妖”皆会掳走一些强壮矿工,以供淫乐,意满后才会离去,等找到这些矿工时,都变成了披着一层干皮的骷髅遗骸。
……
“老黑牛,狮肚矿队剩下的这几人,分到咱们队,你给安排一下。”老牛破队集合出发时,队头“鬼牙”领着十几名神情萎靡的矿工,带到矿头“老黑牛”身旁,说道。
“大人放心!六子给这些兄弟分下工!”老黑牛忙点头,狮肚矿队剩下的这十几人与老牛矿队的人都认识,很快便安排妥当。
“玄空道友,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灰狐,新加入咱们队的。”狮肚矿队剩下的人,全并入了老牛矿队,因此副帮主给老牛矿队新增了一名矿监,而此人正是“灰狐”。
“贫道玄空,见过道友!”刘玉一脸淡然,点了点头招呼了一句。
“道长客气,直接叫我“灰狐”便是了!对了,看道长面熟,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灰狐笑着打过招呼,细看总觉的这中州道人,好似再哪见过,但这些中州人长得大都一个样,一时又想不起来。
“哦!是嘛!贫道近年来才游历至北海地界,想来道友应是认岔人了,或是道友认识那人与贫道长的有些相像。”刘玉不慌不慢地说道。
这“灰狐”与自己只有过两面之缘,一次使假灵票诈骗自己,另一次在角斗场不过擦身而过,若不是师兄之死,这“灰狐”即便站在自己面前,刘玉也定认不出此人来。
他就不信像“灰狐”这样游手好闲的骗子,能一眼认出他来,像“灰狐”这样的人,当年在白鲸港,每日不知接触多少陌生人,这么多年过去,他怎能一下记起十多年前,一匆匆擦身而过的陌生人。
“灰狐,你定是认错了!营地附近有“暗魅女妖”出没,你们也都知晓,一会大家多留点心!”鬼牙一挥手,便招呼着矿队众人出发,这些“暗魅女妖”又出现了,真是麻烦。
“算了!”灰狐仔细想了想,还是没能想到在哪见过这道人,便没再多想,当年他在白鲸港,见过的中州道人可太多了,想来应是自己看走眼了,这些中州人在他看来,黑眼睛小白脸大多一个鸟样。
……
枯骨帮营地附近的一处昏暗洞窟中,一块铺有厚厚柔软皮毯的大石板上,躺着三名身着衣着单薄的妩媚女子,三女长发黑丝如瀑,臀翘腰细,相拥在一起,白皙长腿如蛇交缠,洞窟内一片春色。
“臭道人,你终于出现了!”突然中间一女,猛地睁开双眼坐起,此女双峰高耸,但肤色却一金一白,左侧竟是金罩假物,只有右侧才是丰满的雪峰,可不就是当年被刘玉割去左乳的“暗魅女妖”蜜姬。
“姐姐,怎么了!”左侧娇小女子睁开朦胧双眼,伸了个懒腰,轻声细语问道。
“当年伤吾那臭道人便在附近!”蜜姬双眼含怒,咬牙说道。
这些男子皆瘦成了骨架,无力趴在地上,只剩一层皱巴巴的干皮粘在了骨头上,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杀了便是!”蜜姬挥手一道黑刃飞出,将趴在地上的一具赤裸男子砍成了两半,从尸体伤口处却只流出了几丝淡淡的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