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ktvu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宋煦-第兩百八十八章 打臉推薦-5lap2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赵煦的话,平静如惊雷。
尤其是苏颂与韩宗道,在他们看来,赵煦只差点名了。
两人纵是宦海沉浮多年,此刻还是有些不自然。
官家的话,是大实话。
习惯成自然之下,很多事情,再不合法也成了‘合法’,大家都不觉得有什么,或者觉得有什么,却没办法,只能听之任之,甚至是随大流。
就好比‘丈量田亩’这件事,谁都知道田亩上的龌龊多,土地兼并日益严重,厄需解决,可谁又敢轻易去触碰?
神宗朝的王安石去做了,结果怎么样?
最终变法派又怎么样?
历史上的那些变法者,下场又如何?
大家都知道弊端,但谁也不愿意去做。
不做不错,富贵荣华,又有什么不好?
苏颂,韩宗道默然不语,他们秉持的是‘稳’,最好什么都不要动,但官家将问题戳破,他们能怎么辩解?
章惇直接朗声道:“陛下,此病已久,非猛药不足以治,臣请交于政事堂处置。”
赵煦注视着四个相公,这四人,心思各异,真的要交给他们,或许会走样,直接沉声道:“第一,政事堂,将这道奏本邸报全国官员,问问天下的官员,‘丈量田亩’这件事,到底错在哪里?抵制的是什么人,为什么?最终又有什么目的?我大宋弊政人人可见,为什么朝廷要改,他们就齐声反对,他们居心在何处?要将我大宋带往哪里?”
苏颂,韩宗道满脸肃色,躬身低头。
官家这几句话,着实诛心。
却又是堂堂正正的,天下百官要是敷衍塞责,或者顾左右而言他,只怕会千古留名!
那些人,会怎么办?是继续义正言辞的抵制,还是转向,支持‘新法’?
不等他们思索明白,赵煦继而道:“这个刑部员外郎,不要动,让他带人,去高府门外等着。”
章惇当即接话,道:“陛下,高公绘早上去了户部,狼狈而回,现在高家祥瑞过世,怕是不肯轻易就范。”
赵煦面露冷意,道:“朕是顾念祖母才对高家网开一面,高家要是不知好歹,朕也没什么好顾忌的!就让刑部做!”
苏颂老脸绷直,没有说话。
高家,是高太后的娘家,高太后的儿子都已经没了,高家要是再没,怕是老太后未必能承受得住。
韩宗道有些焦急,欲言又止。
高家地位非常,连宗室都比不过,朝廷要是抄没了高家,天下人怎么看?
太皇太后刚撤帘还政,官家就抄没高家,这未免太过‘不孝’了吧?后世史书,该怎么写这一段?
章惇明白了,瞥了眼苏颂与韩宗道,抬手沉声道:“臣领旨!”
赵煦道:“这件事,一定要占据舆论高点,不是发了一通邸报就了结,要对整个官场的风气进行肃改,大力整顿,要作为政事堂主要工作,重点来抓,不可懈怠!”
章惇果断抬手,领下了这个任务,道:“臣领旨!”
赵煦摆了摆手,道:“朕会盯着你们的,去吧。”
苏颂,韩宗道其实还想说高家的事,眼见赵煦赶人,只得抬手告退出来。
赵煦挥退了四人,与陈皮道:“准备一下,明天去马场看看,过一夜,第二天去田里走走。”
“是。”陈皮连忙应着。
赵煦拿起茶杯,目光看着外面。
现在诸事纷扰,他的注意力还是在‘开封府试点’上,只有这件事做好了,才能进一步推动全国的变法改革。
“还得再推一步……”
赵煦眼神微动,轻声自语。
这时,章惇,蔡卞回到青瓦房,苏颂,韩宗道则去了政事堂。
章惇没有多余的话,径直坐下,开始起草邸报以及以政事堂名义,斥责刑部那个员外郎的公文。
蔡卞坐下,拿起笔,却抬头看向章惇,道:“你说,高家会怎么办?”
章惇笔头不停,语气波澜不惊的道:“我倒是希望高家继续顽抗。”
只要高家继续作死,他就有足够的借口拿高家开刀!
借着高家,打击高太后的残余势力,进一步清算‘旧党’,看还有谁不识相!
借着清算‘旧党’,大力推动‘新法’!
这是一个十分顺手,自然而然的事情。
蔡卞不太愿意动高家,那动静太大,朝野的反对声必然更大,对‘新法’推行不利。
他沉吟再三,道:“高家如果肯就范,这件事要到此为止。”
蔡卞不阻止章惇,但如果高家‘听话’了,章惇不能继续找借口,抓着高家不放。
章惇没有说话,写好斥责那刑部员外郎的公文,递给一个文吏,道:“送给苏相公盖印,立刻发往刑部。”
章惇说完,又继续写邸报,大致内容是赵煦的话,他进行了润笔,同时对这种现象进行了严厉抨击,再次要求朝野官员遵守朝廷法度,政令,不得肆意抨击朝廷大政,更不能影射皇帝!
蔡卞见章惇不肯给实话,眉头皱了皱,暗自摇头,也开始忙碌起来。
不多久,政事堂的公文就到了刑部。
刑部尚书来之邵带着一众人,看着这道‘斥责’公文,有些面面相窥。
政事堂发文,不是怪事,但对一个小小的员外郎发文,就属于‘大题小做’了。
如果是以往怕是会被挂上‘堵塞言路’之名,疯狂弹劾了。
但政事堂既然‘大题小做’了,那就意味着这件事不那么简单。
员外郎邵重神色沉肃,抬手向来之邵,道:“尚书,这是下官惹的祸,下官来承担,这就写辞呈,绝不拖累刑部!”
来之邵看着他,道:“你想的太简单了。”
刑部的不少人,已经悄悄远离他。
令政事堂发文斥责,前途堪忧。
邵重不以为意,道:“下官一心为国,绝无私心,政事堂的相公要是惩治下官,下官绝无怨言,但初心不改,绝不会退让!”
刑部不少人默默不语,在他们看来,邵重的那道奏本,纵然是有些‘过’,但也不至于令政事堂发文这种形式来斥责,小了是有碍威信,大了就是堵塞言路,不妥。
邵重看着这道公文,知道是章惇所写,心里思索着里面的深意。
他是章惇的人,章惇完全没必要这样公开斥责,递句话他就处置了。
除非,这里面有别的问题。
“将你那道奏本再详细的说与我听。”来之邵看着邵重说道。
邵重刚要说话,一个主事急匆匆跑进来,道:“尚书,政事堂的邸报,全国的。”
来之邵神色一怔,近来政事堂的邸报不少,这主事这么紧张做什么?
来之邵接过来看去,顿时神情惊变。
他看到的这道邸报,只见里面写着的是:新法之恶在何处?……丈量田亩,太祖太宗不为乎?……非祖法焉?抵制的人目的为何?目的是什么?……有何居心?
他只看到了一个个质问句,这些问句,如同重锤,击中了他,令他呼吸困难。
他顿时明白邵重那道奏本的问题在哪里了——立场!
这并非反对‘新法’那么简单,还藏着不可揣度的‘大恶’!
反对‘新法’,‘有何居心’?
以往‘旧党’攻讦‘新党’最重要一点,就是乱法祸国。
现在,章惇在反问,丈量田亩,太祖太宗都做的事情,现在反对的这些人,是‘维护祖制’吗?不是的话,他们居心何在?
居心叵测!
这是诛心!
来之邵面无表情的看了眼邵重,将邸报递给其他人,自行回了值房。
侍郎,郎中等看后,各个面色剧变,看了眼邵重,便相继离开。
员外郎在刑部品级很低,等到邵重的时候,已经没几个人。
他看着这道处处是质问的公文,一时间脸色青白交替。
他是站在‘祖制’上反对‘方田均税法’,现在章惇用‘祖制’打脸,质问他的立场,他该怎么办?
偌大的刑部大堂内,只有邵重一个人。
“邵员外郎,尚书命你带人去高府,配合皇城司行事。”
邵重正心里凉飕飕的,一个小吏悄悄过来,低声说道。
邵重顿时后背一阵冰冷,剧烈颤抖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