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gse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第二百七十九章 洞裏夜話看書-acde0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
苏宸抱着年仅十四岁的周嘉敏身子,这位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小周后,心中百感交集。
他不由想到那一首《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历史上的这一年,周嘉敏应该在皇宫跟她皇姐夫李煜偷偷幽会,肆意温存才对。但苏宸穿越回南唐,陷入了这一段历史之中,有机缘巧合,也有人为目的,苏宸以才情和戏文,留住了周嘉敏好奇心,使她没有留在皇宫,被她皇姐夫得手。
苏宸暗自庆幸,自己读研时学的中文专业,背过不少诗词,回来之后有债务缠身,不得做一个文抄公换钱,有了这个因,才酿出这个果!
不过,苏宸也感到了困惑,那就是留住了周嘉敏这个人,也逐渐打动她的芳心,但接下来,他该如何做?
这个天生浪漫的少女,她今生的归宿在哪里?
苏宸不打算放任她嫁给李煜,可是,谁来迎娶她?
如今的周嘉敏,似乎对他有了情意,苏宸已经隐隐感受到了,他不再是三个月前的感情初哥,跟几女相处之后,他似乎明白了男女之间的感情是如何展开的,什么样的眼神是充满了深意,他渐渐能体会出来了。
“要我自己娶他吗?”苏宸苦涩一笑,他现在连彭箐箐和白素素的婚事,都无法搞定,再加上一个周嘉敏,就更混乱了。
而且,苏宸暂时不还清楚李煜对周嘉敏的态度,万一李煜早就暗恋了这位小姨子,自己忽然给截胡了,成为他的情敌,那就弄巧成拙,在南唐混不下去了。
到时候,自己难道要携带周嘉敏逃亡北宋?
那也不行啊,因为北宋还有一个更色的赵光义……
好难啊!
苏宸这时候,忽然体会到了“红颜祸水”四个字的含义。
大凡世间尤物,必遭天妒,不夭其身,必夭他人。
就在苏宸胡思乱想的时候,周嘉敏从昏迷中醒来,轻咳了两声,感觉身子发冷,蜷缩了一下,在苏宸的怀内更加贴紧了。
“嘉敏,你醒了。”
周嘉敏眸光迎上了苏宸的眼神,轻声道:“嗯,苏大哥,我的伤不会致命吧?”
苏宸解释道:“伤到了肩胛骨,不会致命的。不过,要注意伤口发炎,以及接下来恢复情况,绝对不能发热感冒,否则,情况会变得糟糕。”
周嘉敏惨白的脸上上,强挤出一丝欣慰笑容:“有苏大哥在,我感觉安心许多,你肯定有办法救我。”
苏宸尴尬笑道:“疗伤方面的事,我已经做完,只是你我身体的衣衫湿透了,尤其是你是身体柔弱,有伤在身,实在不能受寒了。所以,必须要马上脱掉衣衫烤干才行,免得染了风寒,加重病情。”
“脱了衣衫……”
周嘉敏闻言一愣,她低头了一下自己身上,貌似身上只有一条百褶湘水裙,上面是一条贴身的浅白色吊带内衫,洁白双臂和香肩都暴露在外,再往里就是更贴身的肚兜了。
全脱掉……那不是赤身了吗?
周嘉敏脸颊一红,下意识想要拒绝,但是苏宸的话也有道理,这样湿身的确不舒服,如果染了风寒更是危险,加重病情便有性命之忧了。可是,全脱掉之后,跟苏宸这样赤体相对,那她的名节岂不是毁掉了?
“这……”周嘉敏陷入犹豫中。
苏宸也清楚这样做,的确于理不合,古代少女的礼数思想还是挺封建的,尽管还不像明清时代那么严格得过分,但脱光了衣衫在一起,的确有些不妥。
“这样吧,你先披着我的外衫,把你衣衫脱下了烘烤,等干了之后,你穿上,我再烤我自己的,放心,我不会逾越礼数,轻薄于你。”
苏宸提出一个折中方案,至少不让她光着身子,完全暴露在他这个大男人面前。
周嘉敏沉吟了片刻,点头答应了,这个艰苦环境,已经不容多考虑了,只有养好伤、活下去才是当务之急。
“事急从权,嘉敏若再推诿,便是矫情了。苏大哥,我信的过你的君子为人…..不过,我没有力气,脱不下衣衫。”
“交给我吧,这种事,苏某愿意效劳。”苏宸微微一笑,故意缓解气氛。
周嘉敏闻言,脸颊更红润了,对他的口花花,心中倒是有点甜滋滋、羞答答的!
苏宸开始动手,先拿来自己半干外衫,盖住了周嘉敏身子,然后帮她脱掉了裙子、短裤、内衫、肚兜这些女儿家的衣物。
顿时间,十四岁的少女身子,完全裹在他的外衫里,抱于他的怀中,芳香满怀,皮肤接触,旖旎之感还是很强烈的。
苏宸把她的衣衫都用火烤着,然后跟嘉敏一边聊着天。
“苏大哥,我看得出来,箐箐姐和素素姐,都喜欢上了你,都有着婚约羁绊,最后,你到底会娶谁呀?”周嘉敏忍不住问。
苏宸被她提起这个话题,有点窘迫,这个问题,回答起来的确需要技巧了,万一事后传到箐箐和素素耳朵里,怕是不好相见;另外,还不能给嘉敏一种脚踩两只船的花心的感觉。
“这个问题嘛,其实,我也还没有准确答案。因为我跟她们俩相处了两三个月,时间都还不算长,一直处于彼此相互了解,感情促进的阶段。有时候,并非我主动想和她们谁交往,也没有抱着其它什么企图和心思,只是,事赶事在一起,许多事情发生,把我们三人纠葛在了一起,顺其自然产生了感情。”
“箐箐性格直爽,对我也有救命之恩,她知府千金身份,能够不顾她父亲反对,执意跟我在一起,谁能不心动?我心中也是喜欢她的!素素嘛,和我一直有着婚约,只是,前些日子我已经跟她退婚了,打算重新认识,但我们相互携手做生意,彼此也是有着感情基础,但因为家族责任,素素她……应该不会轻易嫁人的,而我也不会入赘为婿。所以,倘若三年内不出纰漏,我大概率是会娶箐箐为妻吧!”
“三年,还有许久呢!”周嘉敏轻轻一叹,三个月时间就能够让苏宸和箐箐彼此喜欢,有了婚约,也算挺迅速的了。
但三个月跟三年比起来,还相差了十倍的时间,会有许多变故的!
“你呢,嘉敏,再过几年,打算挑选什么样的男子为夫婿?”苏宸小心翼翼试探问道。
周嘉敏心想,自己现下这个样子,蜷缩在你怀里温存享受,衣衫都你褪去,差点看光了身子,自己并没有生气和难过,这心意已经很明了啦,还能嫁给别人吗?
“我会挑选一个文武全才的,文能压住江南所有才子,武能勇敢无畏,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同时,学富五车,厨艺好,会格物,懂许多稀奇古怪的道理,还能会医术,可以救死扶伤,能人所不能,这样跟他在一起,才能有安全感,每天都能很享受地度过……”
苏宸闻言,心中突突乱跳,这丫头描述的,就跟他原型差不多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