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4l5g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金色綠茵 線上看-第一二六章 阿珂是個旱鴨子相伴-nobqb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每一个在人生中迷失自我的人都是可悲的,每一个忘记自己是谁的人都值得可怜,即便他因此而疯癫痴狂。
人生极度悲哀的欧阳锋彻底疯了,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是谁。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做什么?
羊一告诉他,你是欧阳锋。
他反问:欧阳锋是谁?
羊一又告诉他:你是欧几里德,来自波斯拜火教。
欧阳锋:拜火教是谁?欧几里德又是谁?
羊一告诉他,你是欧几里德,你爹是欧基里。我曾经是萧天佐,她是圣女,你以前跟随我们为波斯而战,为拜火教而战。后来你叫了欧阳锋,作恶多端,害死了很多人。还差点用蛇毒害死我们,也间接害死了王重阳。
“欧几里德,我和圣女今天本来是要杀你的,但现在,你走吧,我不杀你了,希望你能找到自己是谁。”
欧阳锋没有逃,他只是像只兔子一样跳着跑了。
羊一失神地看着华山的层峦叠嶂,他真希望也有一个人,揪着领脖子告诉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应该怎么回去。这一刻,他是何其孤独。
这个世界里,只有阿珂最心疼他。她轻轻牵住他的手说:“阿羊,咱们回去吧。”
洪七、黄药师、郭靖、黄蓉四人一直规规矩矩束手站在远处,不敢动也不敢说话,因为他们不知道羊一和阿珂是敌是友。
其实他们之前见过羊一,只不过上一次见到他还是在首届华山比武之前。二十多年过去,羊一的容貌衰老很多,而且他当时只是个丝毫不会武术的路人。
羊一转身看着他们,很慈祥。
他对洪七公说:“小洪,你很好。懒是懒了点,但一生行侠仗义惩恶除奸,如果你师父知道,他一定会很开心。”
洪七公大吃一惊:“尊驾……你认识我师父?”当年虚竹传授洪七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棍法时,因为不想与中原武林有太多纠葛,便隐去了姓名,只对洪七说自己是丐帮‘江湖故人’。
羊一点了点头:“他叫虚竹子,是逍遥派掌门,也是你们丐帮前任帮主乔峰的结义兄弟。”
洪七公当场就跪下了。虚竹是江湖武林传说中的人物,武术界人人向往。
“尊驾可知虚竹子恩师现在何处?”
“他去世了。三十年前教完你后不久,便寿终正寝,活了一百岁。我和王重阳将他葬在少室山,你若有暇,可去少室山南坡看看他。”
叮嘱完洪七公,羊一又看向黄药师。
“小黄,你也很好,不但武学上杰出,也继承了你师父包罗万象的学问。”
“尊驾莫非也认识黄某的恩师?”
“我和阿碧姑娘也算不得很熟,与王语嫣也只有一面之缘,不过,你拇指上这枚黄金扳指,正是我当年赠与阿碧姑娘的。算一算,也是百年前的事情了。”
羊一其实对阿碧只是萍水相逢的缘分,记住她只是因为吕岩。小吕看见阿碧时,脸上写满了爱慕,羊一赠给他莱昂王国西班牙风格的金扳指,也是协助小吕讨好她。
黄药师闻言同样惊得汗毛竖立,因为师傅阿碧曾对他说过这枚风格独特的扳指的来历。
“尊驾……莫非是黄裳前辈?”
也难怪黄药师将信将疑,因为羊一和阿珂虽然一个快六百岁,一个也七十四了,但这老两口相对面嫩,看起来也就五十来岁的样子,和黄药师与洪七公差不多。
“黄裳?算是吧,这只是我用过的一个名字,吕岩师弟死后,我就没再用过了。”
这一下黄药师相信了,因为当年师尊对他提起‘皇兄’,主要还是为了说纯阳子吕岩。
羊一又看向刚才欧阳锋消失的地方。“我不知道自己是谁,我曾用过很多名字,但那都不是我。”
山风吹拂着羊一寂寥的背影,洪黄郭蓉四人还处于见识刷新的震撼中,依旧不敢随便说话。
许久,羊一才又转过身来,对郭靖说:“小伙子,你更好,比我们这些老家伙都好,我们其实都是一些孤芳自赏且自以为是的武夫。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你比我们强。”
“前辈……过奖了。”
阿珂则一直在打量黄蓉,看得黄帮主心里直打鼓。阿珂笑着问羊一:“阿羊,你看小丫头是不是有点像阿刁呢?”
“都是古灵精怪,的确有些相似。”
说完这句话,阿珂手腕上取下来波斯帕提亚黄金镶嵌着绿玛瑙的手镯,送给了黄蓉,然后二人便飘然下山而去。
脑子里震撼、肚子里满是疑惑的四个人,直到他俩离开很久后,才面面向觎也走下了华山东峰。
自古华山一条路,来观摩盛会的武术界的小杂鱼们不敢随便上东峰,都挤在北峰往上至苍龙岭一线,期待各自的偶像。羊一和阿珂不想被人围观,便去了西峰附近几处崖居的石屋停留了两天。
两天之后,估计华山基本已经清空了,他们才重新往山下走去。此时,下起了雨。
山里的天就像孩子的脸,从一开始颇有情趣的烟雨朦胧到大雨如注,也就是半天的功夫,二人走出百尺峡来到青柯坪,雨势已然变得滂沱。
山中倒是不缺躲雨的地方,二人藏在一处狭窄山谷的石崖之下,也并不很狼狈。
来不及了,还没等他们重新攀回地势高且平坦的地方,山洪便沿着山谷汹涌而下。水的推力尚且能够抵挡,但水势上涨极快,从没过小腿到灌顶,也就是眨眼工夫。
波斯故地缺少雨水,阿珂是个旱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