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xsb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明末黑太子笔趣-第779章:射殺旗主熱推-2x3m5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主子快走!常国芳已死!喀喀木生死不知!北线已被狗蛮子突破!”
“啊?”
听到亲兵带来的这个坏消息,布延顿时惊呆了。
喀喀木带的可是镶黄旗的勇士,再无能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被狗蛮子击溃啊?
常国芳死不死无所谓,但喀喀木要是被阵斩了,那天佑军就决计指望不上了。
喀喀木带兵的作用就是看住常国芳所部,要不然仅凭常国芳那些天佑兵,可就两说了。
布延统领的三个牛录的八旗兵经过一番厮杀,眼下仅存不足三百,而且多半还是带伤作战。
他没想到明军的反应如此神速,己方刚发动冲锋,狗蛮子就派大股骑兵发动了反冲锋。
披甲兵现往回跑根本来不及,要么原地被明军骑兵宰割,要么直接被战马所践踏而死。
没等正式开打,所部便遭到了炮火阻击,损失了上百个手下。
等明军骑兵冲杀过去,直接损失掉了一个牛录以上。
即便是巷战,没有战马也会吃大亏。
王世选所指挥的汉军正红旗更是如此,在遭遇明军骑兵之后,进攻势头便戛然而止了。
大部分披甲兵都在招架明军骑兵的冲杀,根本无暇再行对明军步兵发动冲锋了。
这便给了正对面的明军现行填补防线漏洞的时间,没过多久,便可以步步为营地向前推进了。
潘孝和的手下就是一群狐假虎威的货色,刚开始冲锋时跑得飞快,一旦进攻遇阻,就无法凭自身能力进行突破了。
等看到苗头不对,有被明军反击的可能,便开始掉头往回跑,结果却被布延下令放箭阻止。
迫不得已,再往前冲,来来回回之后,击落明军飞艇的大英雄潘孝和就再也不打算继续冲了。
他知道再冲八成就会被狗蛮子给打死,所幸躲在一处废墟的角落里暂时歇着了。
好不容易率部击落两俱飞艇,然后却被自己人放箭射死,岂不是死不瞑目了么?
布延立功心切,也不能让他顶在前面啊?这算甚子事情啊?
这厮真是个混帐!
老子帮你击落飞艇,你让老子冲锋陷阵!
那你自己玩吧!
老子宁可让明军俘获,也不给你卖命了!
“放下武器!”
“大爷饶命啊!”
几个明军士兵发现了躲藏在废墟之中的潘孝和,这货立刻放下兵刃,跪地乞降,半点脾气都没有。
心里还在后悔,适才那飞艇算是白打了,早知如此,还不如随便放几炮就万事大吉了,这下等于得罪明军了。
要么不打,要么干脆开溜,有恭顺王的庇护,至少能保住脑袋,投了明军,也不知道人家会咋处置自己。
不过既没被明军的炮火所轰杀,又没被布延的弓箭射死,最起码还能多活一会儿,那个废柴就不一定有自己这等运气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你苦苦相逼,要么把我逼死,要么把握逼反,等投了大明,转回头来还能打你们这些狗鞑子……
“上啊!狗鞑子不行了!”
“开炮!轰死狗鞑子!”
“轰轰轰……”
顶住了清军发动的冲锋之后,南线张一龙的近卫营一部便着手开始转入反击行动。
打完了自己扭头就想跑,那是肯定不行的!
最好在天黑之前,咱就把这笔账给算清楚!
适才战场被骑兵一顿搅和,坦克炮都没发开火。
现在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的骑兵都跑没影了,坦克所装备的小佛郎机才发出怒吼之声。
对汉军和镶灰旗的披甲兵来说,狗蛮子的战车与他们的骑兵同样可怕。
后者是速度快,冲击力强!
前者是铁甲厚,火力猛!
几个人或许能够围杀一个骑兵,但绝对无法摧毁一辆铁甲战车。
没有火炮,仅凭手里的弓箭与腰刀。
你就算是砍轮子,也得时间吧?
再说对方连轮毂都包上了一层铁皮,根本就是防着你这招。
周遭还有很多步兵掩护战车,更不能让己方轻易得手了。
贸然冲上去的话,先被鸟铳一通射杀,然后是冰雹一样多的爆炸式棒槌。
中间还夹杂着不停开火的小佛郎机,就算侥幸贴近,你也砍不动分毫。
站在对面是等死,冲过来是送命,横竖都赢不了狗蛮子。
八旗兵尚且凭借匹夫之勇在死战,汉军与天佑军就完全失去打下去的信心了。
等明军刚开始往前施压,他们便彻底崩溃了。
此番大清王师战殁不下千人之多,对面的狗蛮子却没死几个人。
如此悬殊的战果对比,让王世选与潘孝和的手下心生惧色,再也不敢轻易言战了。
王世选适才在专心御敌,等想起身边还有潘孝和这厮,再行观瞧,却找不到其人影了,而布延还在纠结于到底是打还是退。
战场的情况逐渐明晰起来,仅存的清军各部纷纷开始自行撤离战场,说好听是“撤离”,直白点就是“溃败”。
位于北线的各部战败,导致门户洞开,被明军长驱直入,很快便切断了这一带的清军与鄂莫克图所部之前的联系。
被包围约有不到三个牛录,分属于布延、王世选、潘孝和三部,以王世选所部最多。
布延适才犹豫了一会儿,便让所部再遭重创,先后被狗蛮子打死上百人之多。
这会儿所部士卒就剩下一百来人,算是他领兵打仗以来最为凄惨的一役了。
重要的是,是役还没打完呢!
听亲兵急报,北面已经出现了狗蛮子!
西边是壕沟,南边和东边都是敌军,这便意味着己部已经被狗蛮子给包围了。
要是不想继续厮杀,可以选择投降或者往壕沟那边冲。
就算已经没有任何出路,投降也是布延根本不想考虑的事情。
冲壕沟的话,那势必要面对城头守军的炮群轰击。
上百门火炮打己方不足千人,那跟主动找死没啥区别!
“快!都跟爷往北冲!”
趁着北边的狗蛮子立足未稳,包围圈还没有完全合拢之际,布延决定立刻带兵冲过去与鄂莫克图所部汇合,再晚的话,那边真的要被狗蛮子给一口吞下了。
“王额真!有劳你率部阻击追兵!报效皇恩的时候到了!”
光这么冲还不行,布延得把身后的事情安排妥当才行,否则前面还没撕开缺口,身后啊的追兵就上来了,己部便要腹背受敌了。
“你……好吧!”
王世选没料到这厮居然如此厚颜无耻,将阻击明军的重任扔给自己,光凭手里的这点人,焉能迟滞明军的猛攻。
可想到自己尚在沈阳的家人,王世选也只能无奈地从命了。
八旗老爷是人,在危急时刻必须先行保全人家。
作为奴才的汉军都是系不足惜的货色,也就比包衣们强点有限。
“正红旗的勇士们随我杀回去,杀死一个狗蛮子,赏银千两!”
这会儿王世选必须开出重赏,要不然都无法激发将士们的斗志。
可就这样,应承者仍然是寥寥无几。
己方都已经兵败如山倒了,谁还信他的鬼话?
连性命都快保不住了,没人在乎那千两赏银了。
打个屁的蛮明皇城啊?
进了城之后,连条河都没打过去。
再不跑就再也跑不了了,此时“风紧扯呼”才是保命之本也!
千两赏银留着给额真老爷买棺材吧!
咱爷们不陪你玩了!
有缘的话,出城再见吧!
“下地洞啊!”
“快啊!”
汉军正红旗的溃兵均已无心恋战,稀里哗啦地往洞口跑。
“站住!后退者死!”
王世选气得暴跳如雷,恼怒之下,想都不想便挥刀砍杀了一名逃兵。
此举却直接激起了逃兵同伴的怒火,立刻张弓搭箭,对准王世选便是一箭。
“啊……”
这位固山额真现在才知道那些死于乱军之中的将领到底是怎么死的,原来如此。
可是开弓的距离极近,使得面部中箭是无药可救的,被箭头射穿嗓子,当场毙命。
“额真死啦!”
“狗蛮子冲上来啦!快跑啊!”
“轰……”
这下现场就更加混乱了,炮声一响,附近爆炸连连,连王世选的亲兵都顾不上给主子收尸,撒腿就跑。
那名适才开弓放箭射杀王世选的披甲兵也跟着大伙赶紧跑,可是跑着跑着,忽然想起一件事。
既然固山额真死了,那自己干嘛还跑路呢?
不应该回去用他的尸体做投名状来乞降大明不是更好么?
稍微犹豫了片刻,这货便反其道而行之,开始背离众人。
毕竟这份见面礼是很有分量的,他想着起码能换自己一条命吧!
反正就是孤家寡人,在辽东也没啥亲戚,亲戚都死在关内的大清……狗鞑子手下了。
等投了大明,转回身再去给死去的家人报仇!
“挨个捅一遍!莫要放过装死的!”
“是!”
近卫营很快便追了上来,看到遍地的尸体,带队的军官立刻吩咐了一番。
宁可多费些力气,也不能让任何一只背负血债的狗鞑子活命。
至于那些哭爹喊娘的伤兵,能站起来走路,还可以活。站不起来的,那就永远都不需要再站起来了……
“大爷饶命啊!”
“呀?还真有装死的!”
“大爷饶命!这是我家固山额真,乃是旗主,适才被我放箭射死了!”
下手的披甲兵急忙简短接说了一番,要让对方明白自己的心意,而且是有功的。
“当真?旗主?”
旗主可是值大钱了,多到可以让整个近卫营的官兵都能领到赏银的地步。
听到这个价值连城的头衔,周遭正在处理伤兵的士兵旋即便围拢过来,对着这具还没证明身份的死尸期盼起来。
“当真!当真!定然当真!小人万不敢诓骗大爷!”
这名披甲兵急忙磕头,他就指着王世选活命了,哪怕是人死了,还能再帮自己一把,也算是最后一次提携了。
“是这样么?说实话,尔等或许能活,说谎话,尔等都得被凌迟!”
带队的排长一边询问还能走路的伤兵俘虏,一边指使手下开始对死尸搜身。
“委实如此啊!大爷!”
“此人确系固山额真王世选,汉军正红旗旗主!”
“适才跑的那个是镶灰旗的梅勒章京!”
“对!千真万确!”
伤兵们没人想死,都在忙不迭地附和着。
“排长!您瞧!看样子还真是!”
搜出的印信里也证明了俘虏所言基本属实,但还要按既定流程上报才行,不然领不到银子的。
“把死尸与俘虏都押回去,好生看管起来。对了,马上报告总戎,说击毙正红旗旗主王世选!算了,将死尸、俘虏以及这些印信全都立刻呈送给总戎!”
这可是天大的事情,跑掉的那个甚子梅勒章京哪有旗主的头衔大啊?
旗主最少值六十万两银子啊!
整个近卫营才几千人,击毙一只旗主,每人少说也能落袋几十两银子呢!
得赶紧让张总戎知道这个喜讯才是,咱近卫营也不比东宫卫队的战果差!
只要有了这个战果,总戎在太子爷面前就能邀功了!
自从黄得功将勇卫营伴驾带往南都之后,近卫营上下便自诩为从勇卫营一脉相承而来。
东宫卫队的骨干力量,上到最高将领周遇吉,下到各班班长,均为前勇卫营的官兵。
可依然被近卫营视为旁系,而非嫡系。
近卫营是天子之师,东宫卫队至多算是太子之师,有着地位上的差距。
不过随着东宫卫队规模的急剧膨胀,加之战斗力与日俱增,也让近卫营上下颇感压力。
是役张一龙也跟参战的下属事先说明了情况。
此番打得好,便能证明自身实力。
打不好,往后就都得被别人压一头。
故而近卫营虽然并未倾巢出动,还有过半兵力驻守内城南侧城墙,可出战的部队都是斗志昂扬,士气高涨。
不论如何,己部战果都不能被东宫卫队给压住,最少也得并驾齐驱才行。
唯一让人感到不爽的是,杀掉旗主的居然是个狗鞑子……
怎么都觉得非常的别扭,堂堂旗主居然被自己的手下给宰了!
发现此时的军官都想要谎报军情,说成是己部所为。
但考虑到人多嘴杂,还有众多俘虏在场,万一走漏了风声,可就坏了大事了。
谎报战果,轻则被罚饷银,重则处以死刑。
尤其是这战果还是狗鞑子的旗主,谎报的后果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来是不能因为此事而殃及自身,实在是划不来。
二来太子爷也对大伙不薄,可是比那位爷在京的时候好太多了。
三来近卫营里有不少新兵,跟老兵并非是一条心,不能完全相信他们。
各部也有举报奖励的措施,尤其是谎报军情这方面,一经核实,有人被严惩,就有人因此而得到嘉奖。
受奖励的举报者在得到一笔巨额奖金之后,完全可以退役。即便是奖金少,也能得到优厚的待遇,调离原部队,无需担心被报复。
既然有银子可拿,那当然要挑一条最为稳妥的途径行事了,铤而走险都是迫不得已的时候所为。
再说要不是这厮放箭射杀了旗主,说不定这条大鱼就趁机溜走了,这还怎么上报给太子爷领银子啊?
赏银拿着踏实,也就无需担心被人给举报了。
等银子到手,吃喝玩乐,咋花都行!
很快,全连,全营,乃至整个近卫营就都知道了此事。
近卫营击毙狗鞑子旗主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