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67xv言情小說 牧龍師討論-第389章 逆子閲讀-a9y0h

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
月黑风高。
大教谕林昭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很长。
他朝着在他眼里没有丝毫长进的小畜生们走去。
作为最高院的教谕之首,他拥有极高的威望,更享有无数名师的赞美,他也为驯龙学院培育出了无数人才,继续在驯龙高院中为学院做出贡献。
唯独人生的败笔,就是这儿子林邝。
不听管束。
为非作歹。
以前做一些纨绔子弟常见的浮夸、张扬、目中无人之事便算了,今日却如此伤风败俗,更利用自己的职位,行这般肮脏之事!
木桥之下,几个人还在那里不怀好意的笑着。
但很快就有一个人看到了林昭大教谕的身影,那身上散发出来的可怕寒气似能将这一湾海水给冻结了!
“林邝,林邝。”这时,那位看到大教谕的公子哥有些失声叫道。
“今天谁都别劝我!”林邝毫不客气的说道。
“如果是我呢?”林昭大教谕走来,那身上似有一层阴影,笼罩在林邝的身上。
林邝听到这个声音,全身莫名的哆嗦了一下。
他缓缓转过身去,看到自己父亲那张铁青至极的脸庞。
“父……父亲,您怎么……您怎么来了?”林邝有些懵了。
“啪!!!!!”突然,一个重重的耳光,毫无征兆的甩在了林邝的脸上。
林邝被打得整个人都后退了几步,这力道极大。
“父亲,我……”林邝都没怎么反应过来。
“给人姑娘磕头谢罪!”林邝暴怒道,抬起了另外一只手,又是往林邝白皙干净的脸上狠狠的拍出了一掌,打得林邝整个人都往后仰了。
“我只是……我只是在和她商榷。”林邝爬起来,试图狡辩。
“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何院监已经将该说的都说了,以职位之便,威逼利诱他人,还大张旗鼓的摆什么定亲宴,绑架人弱势女子屈从,你是何等的猖狂啊,我林昭一生光明磊落,从未做过任何违背良心之事,却怎么就会有你这逆子!”林昭大教谕的怒气,如汹涌的海浪撞击着海岸一般。
抬起手掌来,林昭大教谕又是一巴掌,越说越怒,打出去的力道,更是让林邝差点飞了出去。
牙齿掉落了几颗,林邝嘴里都已经是血了。
李博以及林邝的其他狐朋狗友也都看傻了。
即便是被林昭大教谕发现,那训斥一番便是了,怎么下这么重的手。
这是要将林邝给打死啊!
林昭大教谕一巴掌接着一巴掌,从木桥边打到了沙滩处,林邝被打得整张脸都肿胀,眼眶也青了,再打下去估计人都要变形了。
祝明朗没理会这一幕,而是走向了段岚。
段岚看到了祝明朗,有些讶异,也有些如释重负。
“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祝明朗沉声问道。
段岚摇了摇头,这些人蛮横不讲理,但至少还没有对自己动粗。
当然,段岚也不是羸弱女子,她早已经做好了应战的心理准备,这些纨绔子弟,实力还未必有她强,无非是仗着自己强大的背景与势力,横行霸道。
“遇到这样的事,为何不与我说呢?”祝明朗道。
“行走在外,多少会遇到一些浮夸恶劣之徒骚扰,已经习以为常了,本以为这林邝只是大放厥词,也看在他与何院监关系匪浅,我不好对他出手以示警告,哪知道他竟真做这般荒唐之事。”段岚说道。
碰到刷一些小流氓的,但没见林邝这样猖狂且自以为是的。
段岚可是离川学院的老师,她现在的实力也不弱的。
“听到这林邝打的是你的主意,我吓了一跳,而且也没有见你来看我们的考验比斗,担心段岚老师你真就被这样的恶徒给拐了。”祝明朗说道。
“有你在,我知道离川一定不会败的,所以我在动员一些新结识的学院朋友,希望他们能够为我们离川学院发声,借助舆论让孙憧和何院监那样居心叵测的人不敢太猖狂,总得做些什么,哪怕影响甚微,也不想放弃。”段岚认认真真的说道。
“哦,哦,看来是我多虑了。”祝明朗长舒了一口气。
“你认识林昭大教谕?”段岚有些不解道。刚才她就看到祝明朗是和林昭大教谕一起过来的。
祝明朗正要回应,这时林昭大教谕却已经拖着那被他打得鼻青脸肿的儿子走了过来。
林昭大教谕看上去温和儒雅,对待儿子却极其粗暴,一只手就将林邝按跪在了沙地上。
“磕头赔罪!”
“给我磕到祝阁下与这位段姑娘满意为止!”
林昭大教谕喝斥道。
林昭大教谕下手极重。
事实上他心里清楚,这一次自己儿子是真的摊上了大事,要不是自己正好在这,没准小命都没有了!
下手再重,也等于就在救他狗命,这种情况下林昭大教谕怎么会心慈手软??
“大教谕,您也教训过了,林邝其实也为对我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段岚开口说道。
段岚老师还是心地善良。
林昭大教谕看了一眼祝明朗。
祝明朗未说话,林昭大教谕也懂了,坚持要林邝磕头。
林邝已经被打得不敢不遵从了,他连着磕头赔罪。
磕得脑门都流血了。
考虑到离川学院的事情,还需要林昭大教谕首肯,给人家留点面子,毕竟都已经打得这么不留情了。
“大教谕,可以了。我看您儿子应该也知错了。”祝明朗说道。
“家门不幸,唉,也怪我,一心沉浸在学院事务上,没有好好管教这逆子。我先带他回去,也会彻查何院监的行径,处理妥当后,一定亲自登门负荆请罪,还希望祝阁下先带受了惊扰的段姑娘回去歇息。”林昭大教谕说道。
此刻林大教谕也恨不得找一个沙坑钻进去。
好不容易有机会结识一位这样年轻高人,结果发生了这样的事,让林昭大教谕这张老脸往哪里搁啊!
“好,有劳了。”祝明朗拱了拱手道。
林昭大教谕深鞠一躬,目送祝明朗和段岚离去。
等他们离开,林昭也是苦涩无比。
看看人家年轻人,已是龙王尊者,低调、内敛,平易近人。
再看看自己这儿子,竟干得都是什么!
原本好不容易等到人家拜访,可以借着还人情好好结识一番。
结果上一个人情还没换,又欠人家一个更大的恩情,还留下一个这么糟糕的印象。
唉,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啊。
为什么就生出这么个东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