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r3eb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闢道立心 txt-第一千零七十六章:生死一線,神祕力量閲讀-unqwu

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
眼前的景象,并没有打消吴毅心头的热情,还想要继续前进。
只是这里,凭借一尾寻常的鲤鱼,根本无法继续前行,吴毅只得以自身法力庇护之。
多日之后,又前进数百近千里,距离海岸已然上万里也,这里的雾气,不仅仅是屏蔽灵识,而且还腐蚀灵识,颠倒五感,若非心魔身可以凭借劫气确定方位,早已沦陷在此。
西海,竟然有这等诡谲之地,这是为吴毅没有想到的,在这里,不要说洞天上真,便是一般的太初仙人,只怕也要折损在此。
尽管还可以继续前进,但是吴毅已经有了折返的念头,这还是他第一次有这个念头。
念头一起,在周围环境的渲染下,吴毅心头莫名地生出不可久留之意,转身欲走。
自然,也要带这条鲤鱼一起走。
尽管在此因为诡谲雾气,看不清楚,但是吴毅能够感应出,这条普通的鲤鱼,发生了变化,尽管细微,但是不可能逃过吴毅的眼睛,须得带回去研究一番。
不过,就在鲤鱼转身的刹那,之前还是平平无奇,仅有微波的海面,突然掀起数十丈高的大浪,挡住了吴毅的退路,自然,也挡住了锦鲤的去路。
随着浪头升高,本就阴暗的视线,更加黑暗,比伸手不见五指还要过分,那是连自身的手都感应不到。
你能够想象那等地步吗?好在,心魔身并不是靠灵识与锦鲤联系的,而是依靠劫气。
随着浪头升起,来时尚感应不到半分的劫气,极其突兀地变得浓郁万分,这劫气,甚至比之前在大极王朝举行推选制抽签仪式时的劫气还有强烈。
需知,大极王朝当时举行抽签仪式,涌来的,可是整个大极王朝的劫气呀!
这海域,不过是转瞬之间,竟然腾起如此多的劫气,来自于何处呢?
这个问题,现在的吴毅,可是没有时间来思索的,随着时间推移,不仅仅是自己的退路方向涌来滔天巨浪,其余几个方向,都有巨浪袭来,向上逃,那是不可能的,有这重诡谲迷雾在,向上只会更加危险。
但是四方巨浪袭来,尽管吴毅迅速将鲤鱼抱在怀里,高大的浪花,却好像要将吴毅整个人拍倒在海里。
到了海里,还能够出来吗?吴毅如何不知这个道理,循着浪头间的缝隙,见缝插针,艰难地躲避浪花。
这拍起的每一道浪花,都可以视为劫气,都是灾劫一流,让人绝望的境地。
吴毅眉头紧锁,现在自己倒是明白了,为什么无人净化西海了,当初的北海,仅仅是海眼破漏,就需要一气宗上上下下镇守百劫。
这西海,可是死海呀!想要净化,唯有一界之内各方势力齐心合力,才能够将之化解。
不过,现在明白的吴毅,似乎有些晚了,这漫漫迷雾,好像对方的肚腹,自己这是自投罗网呀!
巨浪四方聚合而来,更无半点缝隙供吴毅穿插,吴毅祭出黑莲,硬生生地打破水幕,闯了出去,只是,打破一重水幕,之后又有水幕袭来,好似无穷无尽一样。
不多时,吴毅就已经精疲力尽,左支右绌,难以支撑。
又有一道浪花打来,声势不减分毫,吴毅甚至连喘气的机会也没有,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浪头逐步靠近自己。
“唉——”不知自何处而来的一声叹息,吴毅无力祭炼的黑莲,被一股莫名力量操控,八片半花瓣一齐绽放,迸发出无比强大的力量,竟然直接将眼前的浪花给吞噬掉了,吴毅之前连破开一个小洞都劳神费力,差距巨大。
不给吴毅惊讶的机会,这神秘的力量一推,便送吴毅于千里之外,此处的雾气,只有迷惑灵识的作用而已。
脚下的海面,震动不休,似乎在酝酿下一波攻势,吴毅不敢久留,抬起脚丫子,没命狂奔。
等到彻底离开迷雾的范围,吴毅才停下逃命的步伐,真是刺激,这样的经历,这辈子没有遇到几次。
不过,眼下最为要紧的事情,是道谢。
是的,吴毅已经认出救自己一命的人了,不是他人,正是异时空焚皇。
在来到上界之后,吴毅先是单机了好长一段时间,可以动用法力之后,也不敢内视石碑世界,是以,吴毅根本不知道异时空焚皇是否还在自己身边。
按理来说,异时空焚皇应该跟着人身才是,是何时到心魔身身边的,而且吴毅还一点察觉也没有。
不过也不难想到,之前异时空焚皇选择与吴毅一同前往上界的时候,吴毅还好奇地问了一句,对方只推说是因为灭世黑火的缘故,眼下看来,未必全是,但是并非虚言。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这是真的救命之恩,异时空焚皇出手再慢一些,心魔身在上界的这道分身就没了。
而且这道分身,日后完全可能取代明月界的主身,失去了,吴毅损失不可估量,别的不说,黑莲可不是大白菜,任人索取。
“哼!”对,只有一声冷哼而已,代表着异时空焚皇的不满,他本来没有出手的想法的,都是因为吴毅不知天高地厚,到处闯荡。
得了便宜就不要卖乖,吴毅憨笑一声,将异时空夸了一顿后,才问出心中的疑问,“敢问前辈,这海域之下,究竟是活物还是其他?”
能够围堵吴毅到那等境地,说这是天生法阵,骗三岁小孩呢?只是浪潮再大,也没有感应到一丝生灵的气息,是以吴毅才有此问。
这世间,竟然还有非生灵的存在吗?吴毅都无法想象。草木石头化灵之后,也属于生灵范畴,牵制吴毅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沉默,寂然,异时空焚皇没有直接回答吴毅,就在吴毅准备再次询问的时候,异时空焚皇的回答来了,“那东西介于生死之间,既不是活物,也不是死物,半生不死,你问这个干什么?”
“请前辈明言!”吴毅不依不饶。
“那不是你可以接触的东西!”
“前辈,前辈!”任由吴毅叫多少次,异时空焚皇也没有再理会吴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