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1t4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漢明 ptt-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 義結金蘭?鑒賞-evb03

漢明
小說推薦漢明
沈致远微微一笑,道:“我不知道啊……不过,现在,我知道了。”
后悔中的李过,有些恼意,“在我看来,沈将军其实与阿济格无异。”
沈致远对这话毫无反应,依旧微笑道:“那应该是李将军的错觉。”
“你敢说你没背叛朝廷?没有背叛吴王殿下?”李过愤怒地指责道,“当初你率大军攻通州,千余吴淞卫将士的冤魂,还在等着向你复仇呢!”
李过竟能如此义愤填膺地指责沈致远,人心,许多时候就是这么怪异。
然而沈致远并不着恼,他优雅地,轻轻地甩动了一下袖子,道,“我从来没有,也未曾想背叛吴争,我一直当吴争是大哥、亲兄长,我甚至告诉过他,我不会与他争天下,前提是他自立为帝……我只是在争取自己本该得到的,至于你说的朝廷……敢问李将军,建新朝廷为何物?就因为他们姓朱,理该成为天下汉人的主子?还是因为这些姓朱的,在这六年间为天下汉人流过血、丢过命?他们不配!相反,汉人天下沦落至此,朱氏,缺了大德了!”
他们不配,这四个字引发了李过心中的共鸣。
在这一刻,李过看沈致远竟然顺眼起来。
人哪,喜恶就在一念之间。
……。
“李兄请。”
“沈兄请!”
天晓得,须臾之后,二人就开始推杯换盏,称兄道弟起来。
洒过五巡,面红耳赤的李过,“啪啪”地拍着酒桌,语无伦次地道:“沈兄放心,火枪之事,包在我身上……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这样,阿济格一百两一杆,你沈兄……八十两!”
沈致远脸上的颜色绝不逊于李过,他直着嗓门、打着酒嗝,大声道:“好兄弟,你也放心,好生在定远城里待着,但凡有人敢进犯定远城,我就从徐州出兵,干他X的!”
李过激动地举杯道:“若不是早生数十年,我真想与你义结金兰啊!”
沈致远瞠目道:“何不结个忘年交?”
……于是二人一拍即合,真搭起香案,令人取来香烛,一本正经地祭天告地,结为兄弟了。
一个拍肩呼“弟弟”。
一个把臂唤“哥哥”。
真是不亦乐乎。
“弟弟,你给老哥哥说句真心话。”李过睁着腥松的醉眼道,“你真要与吴王殿下反目成仇吗?”
沈致远踉跄着坐回原位,拼命地摇头道:“情投义合一时,兄弟扶持一世……反谁也不能反大哥啊!”
“那为何你不回归吴王麾下?要知道,只要你率三万新军投归,徐州、兖州、青州,乃至京畿,北伐军可以迅速兵临顺天府城下……北伐大业指日可成啊!”
沈致远“嗯——”地一声,连连摇摇道:“先不说山西、陕甘方向还有二十多万大军,就说京畿还有数万八旗军,哥哥是不知道啊,那些可都是满族精骑,马术、骑射无一不精,火器确实犀利,奈何无法连发……哥哥难道没听吴争说过,只有火器连发,才能真正克制满骑?”
李过一愣,但随即点头道:“象是听吴王殿下说起过。”
“对喽。”沈致远大着舌头道,“吴争要的是不战而胜,至少是轻取而胜,他心里想要的更多……天下,整个天下。可惜啊,我担心自己看不到,我只要眼前的……他说理想,或许穷尽一生也无法实现。”
沈致远转身拍拍李过的肩膀道:“哥哥,不瞒你说,我并非要效忠于清廷……但我也不想效忠于吴争,更不会效忠那个狗屁建新朝,我要的是江山半壁。”
李过吃惊地看着沈致远,“可……可如果吴王殿下北伐,你难道真要与吴王交战不成?弟弟,这可是大事,关乎身家性命。”
沈致远摇摇手道:“哥哥多虑了,打不起来,至多,也是象徐州城外,打个遭遇战……我心里有数,吴争……心里也有数,呵呵,我与他是兄弟嘛。”
“可……。”
“别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沈致远摇晃着身体道,“吴争说过……说有……有一种国家没有皇帝,国事是有一群人聚在一起开什么……什么圆桌会议,我觉得这样挺好。咦……不说这无趣的了,来,我敬哥哥一杯酒!”
“好……同饮!”
“再敬哥哥一杯。”
“好,今日不醉无归。”
……。
夜已深,明月高悬。
刘体仁紧蹩着眉头,责怪地指责道:“大哥怎么能一女许二家呢?虽说沈致远说得在理,真要开战打起来,广信卫手中火枪,根本改变不了结局……但,枪在我手,命运就在我手。”
“我知道。”
李过淡淡地说道,他脸上哪有一丝一毫的醉意?
“那大哥为何……?”
“吴王用意,无非是牵制凤阳府清军和清廷的注意力,为建阳卫向安庆、庐州进军减少阻力,同时减轻泰州卫在海州方向的压力。”李过缓缓道,“他的意思不假,但谁能保证,他没有借此消耗广信卫的意思?五万大军,被三弟带走了一部分,如今仅三万多人在此,我总得为将士们寻觅一条退路吧?至少,不让他们枉死异乡吧!”
刘体仁抿了抿嘴,“大哥多虑了吧?吴王应该不是这种人……想那沈致远如此矫作,吴王不也没有降罪于他吗?”
“荒唐!”李过斜了刘体仁一眼,“你真以为吴王没有对沈致远心生戒备?”
“这……大哥的意思是?”
“别的不说,就拿沈致远的来意讲,如果吴王依旧视沈致远为手足,沈致远要买火枪,何须求到我面前来?”
刘体仁稍一思忖,慢慢点头道:“大哥说得是,可……大哥为何要答应沈致远呢?万一真如大哥所料,吴王已经对沈致远心生戒备,那大哥卖火枪给沈致远,岂不是会惹恼吴王殿下?”
李过脸上闪过一丝古怪,“卖给谁不是卖?或许正象沈致远所说的,至少他是个汉人,总比阿济格得手强……再者,火枪在你我手中,卖给谁,自然是你我说了算……咱们只要有了银子,再向军工坊买新的就是,这相当于由清廷出银子,为咱广信卫换装新式火枪,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