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opr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蘇廚 二子從周-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經略六路相伴-fim28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经略六路
蔡确见他还在犯糊涂,不由得耐心解释:“设若陛下赏赐苏家重修家庙,苏油他一贯标榜仁孝,那就不得不从。”
“这是苏家的大事,苏颂必定也要参与。”
“苏颂他一参与,就算敲实和他与苏洵合宗之事。”
“两支合而为一后,他和苏油,就算是一门里同时出了俩宰执以上高品,按照朝廷制度,肯定必须避嫌。”
“苏颂年迈,又刚入了政事堂,还是同详定官制,于情于理,外放的就只能是苏油。”
王珪以己度人,问道:“他要是坚辞不去呢?”
蔡确笑道:“相公放心,以苏油的机灵圆滑,他必定会立刻自请出外。”
“西事无帅臣,孙固,吕公著正在劝说陛下外放苏油,加上这事儿,陛下就只能顺水推舟,从了孙固之请。”
“苏油去了陕西,西夏战事必将无可挽回,狙击司马光入朝的目的,也就同样实现。”
蔡确对自己的主意非常得意:“相公,苏家在眉山本来就有苏味道时修造的家庙,对苏家来说,赐庙,就是修缮一下老屋,添几位祖宗灵位而已,举手之劳,毫无阻力。”
“以苏明润这些年的功劳,陛下赐下家庙,也是褒誉功臣,推崇礼教的题中之意。”
“这是士大夫家族的崇高荣誉,苏家人必定感恩乐从。”
“苏明润出外陕西,对夏战局,天下人怕是都会放心得多。”
“而我们则排除了最可怕的竞争者,同时阻止了最可怕的反对者。”
“家庙制度获得突破性成功,陛下也肯定乐见其成。”
“顺天应人,合情合理,有百利无一害,他要是敢不知趣,呵呵呵,自有台谏参劾!”
王珪问道:“那之后他要是得胜还朝……”
蔡确摇头:“苏油此去,不外两个结果,一是胜,一是败。”
“败了,一切休提,某州编管都是轻的;”
“胜了,按照他那个军机处的规划,几年之内,还回得来吗?”
王珪感觉一天的乌云都被蔡确轻轻拨散了:“持正,人才啊!”
……
元丰四年秋七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王珪上奏,家庙之设,当为朝廷褒旌辅翼的重典。
然国朝百年以来,诸士大夫家均无建树,只有一个文潞公获此殊荣,余者不闻请奏。
士大夫非不孝薄礼,盖无法式可依。
闻涪国公苏油,乃唐凤阁鸾台平章事苏味道之后,苏家在眉山可龙里,有保存完好的家庙。
而其族兄,参知政事苏颂,熟知章典,著述等身,朝中关于家庙的制度,皆出其手。
苏家门第,世所推崇。
有忠勇候苏缄,不屈强敌,举家赴难。
有苏洵苏轼苏辙,文名显发。
有涪国公苏油,义理之宗,功勋之翰,文章政绩,并耀兼姿,声驰海内,望重朝野。
为了奖掖功臣,弘扬士风,开孝悌慈仁之气,宣忠勤勇励之节。请陛下赐苏氏家庙,酬励忠能,鼓舞天下大族报本反始之心,尊祖敬宗之意,诗书礼乐之守,开继承光之志。
这个主意对赵顼,苏颂,苏油来说,都不能拒绝,满朝文武都给羡慕坏了,认为王相公这次总算干了一件大好事儿。
因为苏家爵位最高的是苏油,同时还是宗子,于是赵顼直接下诏给他。
许苏氏建五庙,赐每室所用笾、豆各十二,簠、簋各四,壶、尊、罍、鉶、鼎、俎、篚各二,尊罍加勺、羃各一,爵一。
诸室共享胙俎一、罍洗一。
赐紫檀祖考神座五座。
赐内府金三百,银两千,作为苏氏家庙修缮之用。
命眉山知州督工,并扩建眉山到可龙里的大路,沿途种植松柏,修造牌坊,碑亭等附属设施。
这道诏书,意味着苏家正式成为大宋的名门望族!
苏家所有在仕的官员,苏颂,苏油,苏轼,苏辙,苏迈,苏迟,还有苏缄的儿子苏子元,代表合族上表谢恩。
而苏油的谢表里边,还提到了借立庙的机会,庐山堂苏家和眉山堂苏家,算是正式合而为一,实现了老堂哥苏洵多年以来的的遗志,苏氏一门,对赵顼感激涕零。
但是这么一来,苏家就算是有两位高品在朝,鉴于朝廷规制,理应出外一人。
老族兄年事已高,奔波不易,因此自请外放。
同时推荐章惇提举军机处,蔡京辅佐。
赵顼到此才知道事情并不简单,召苏油入内奏对。
君臣二人谈了什么,外人不得而知。
七月,丁未,赵顼下诏,从孙固之议,设永兴、秦凤、泾原、熙河、环庆、鄜延六路都经略安抚使司,命太子少傅,涪国公苏油往镇,并赐节钺。
经略安抚使,最早在隋代设立,为行军主帅兼职,中唐后国家渐渐稳定,才一度退出了历史舞台。
到了宋朝,在诸路置安抚司或经略安抚司,以朝臣充任,掌一路军政之事,称帅司。
经营天下,略有四海,是为经略。
这个名称准确地讲,应当是一个王朝进取过程中,对新得地区进行管理的军政府,放在西北六路,作为抵抗西夏进攻之用,其实有些名不副实。
西北是战地,一路经略安抚使,军政都在其管辖范围,军士犯了事儿,地方官府要抓人之前,都得先去征得经略安抚司的同意。
大宋的官制叠房架屋,经略安抚司与路转运司,其实有很大一部分职能是重叠的。
经略安抚司要管军士的衣食,而因为前线转运艰难,朝廷往往授权经略安抚司自行筹措,比如王韶和种诂,当年都是如此,这其实是承担了部分转运司的职能。
而战地军士们在非战时期,还要屯田,还有家属要养活,西北战事在几次大败之后,大宋组建了大量的下蕃,勇敢,弓手,义勇,加上各知州的州军。
这些都是军事力量,本该是经略司管理的职能,却又被转运司承担了很大一部分。
落到实际的管辖权上,就形成了两司间的混乱,最后变成谁影响力大,谁就说了算,下面官员就听谁的。
以苏油在西北的威望,这个问题苏油并不担心。
不管是军政还是民政,都是一大堆的老部下,旧交情。
孙固的考虑其实很周道,他说得也没错,西北大战区,的确需要一个统帅部。
问题是老头就认准了苏油,认为只有苏油,能承担起这个大帅的职责,换做别人都不行。
其实这个建议苏油早就跟赵顼说过,他的建议是王韶或者郭逵。
王韶五十出头,又是左班学士,可以说是最适合的人选,但是在南海生了大病,没法起行。
郭逵却不是孙固心目中的理想之人,他是右班,出身仕途与狄青几乎一模一样,之前功勋已经很大了,不得不忌讳。
而且郭逵年纪已经六十了,其影响力也只在陕西一路,也就是说,做个陕西路经略安抚使是没问题的,做六路都经略安抚使,差了那么一点点意思。
苏油就不一样了。
永兴军路,苏油曾经拯救了广锐军,蕃人对此感恩戴德。
秦凤路,那是高小舅子的地盘,商州工业基地也是理工派大本营之一。
泾原路,是苏油的传统势力范围,在那里,家家供奉泾河龙师少傅的画像,还有西军精锐镇场子。
熙河路则是王韶的势力范围,狼渡马场在那里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苏炽火与田守忠在那里镇守。
环庆路,狄咏和贾喦镇守,狄咏和苏油是老交情了,贾喦是孙能当年的小跟班。
鄜延路,折家和种谔在那里,后边则是王中正。
甚至是赵顼派去西边的太监群体,都和苏油有些私底下的交情。
赵顼这是将整个西北托付给了苏油。
丙寅,泾原路经略司言:“应副军行战守等事,乞权许便宜指挥。”
诏:“本路措置事稍大,乞六路都经略司行降指挥,或都司幕府奏候朝旨,如小事碍常法,许一面施行。”
“秦凤、鄜延、环庆、河东路经略司、熙河路都大经制司、措置麟府路兵马司依此。”
这道诏书,给了苏油经制六路的正式明确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