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osa8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明越坡討論-第六百九十二章 陳叔明的顧慮展示-mad6d

明越坡
小說推薦明越坡
转过了两个街口之后,我看看四下无人,立即蹲下身子,从鞋子里取出了一张纸条。只见上面写着:恭宣王处已说妥!
原来,范巨论这一回是让黎正阿亲自给我们送情报来了。估计范巨论也是觉得此事干系重大,怕派个普通下人来,万一来人冒冒失失的,把事情办砸了,那就出大事儿了。
既然恭宣王陈曔那里,范巨论已经把事情说开了,我们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去找他议事了。当即,我们也没有了继续溜达的兴致,匆匆回到客栈,大家商议着晚上如何偷偷潜入恭宣王府的具体细节问题。
当日晚间,还是跟上次偷偷潜入范巨论府中一样,由阮其防带路,我和陈维林、陈定邦三人跟随。
翻墙进了恭宣王府的后花园儿,远远地看见远处的一处凉亭上竟然点着灯。借着微弱的灯光,可以看见那凉亭之中似乎有人。
我草!什么情况?这大半夜的,什么人在那凉亭之中。
我们四人立即隐入后花园的花丛之中,仔细观望了一阵子。
见那凉亭之中也没什么动静,我们小心翼翼地向那光亮处摸去。到了离那凉亭约还十来丈的距离,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凉亭之中坐着一个人,旁边还侍立着两个人。
阮其防突然附耳对我说道:“恭宣王就在那凉亭之中,那个坐着的人就是他。”
听阮其防如此一说,我猜测那恭宣王陈曔肯定是料到我们今晚会来,故意在此等候呢。
我将自己的猜测轻声告诉了阮其防,阮其防也冲我点了点头。他示意我们三人继续隐身在暗处,他则立即起身朝那凉亭中走去。
很快,那凉亭中三人也发现了阮其防,好在是恭宣王陈曔认得阮其防,自然是不会把他当作刺客了。
阮其防与那恭宣王陈曔简短交流之后,就朝我们挥挥手,示意我们现身。我们三个立即也朝凉亭走去。
到了近前,我朝恭宣王陈曔拱了拱手,那恭宣王陈曔也朝我拱了拱手,说道:“胡大哥,快里面请!”说完就在前面带路,将我们带进了一个房间。
这应该是恭宣王陈曔的一个书房,室内的陈设也很雅致。陈曔让刚才陪伴他的两名侍卫立即给我们倒了茶,然后掩上门,在门外为我们把风,防止有人过来偷听。
恭宣王陈曔告诉我们,他府中的下人虽然不像他哥哥恭定王府中一样,几乎被陈日礼换了个遍,但也难保不会混进几个对方的奸细过来,还是小心为妙。
我也是点了点头,默默地为恭宣王陈曔缜密的思维点了个赞。
这恭宣王陈曔虽然与我的结拜大哥恭定王陈叔明为一母同胞,但却小了陈叔明整整十六岁,生于大元至元三年(公元1337年),当时也就三十出头的年纪。
由于恭宣王陈曔与他哥哥陈叔明的相貌比较相仿,无意之中也就加深了我对他的亲近感。正是有了这种亲近感,我也就不跟他过多废话了。
我告诉陈曔,我们已经跟清化府的阮正伦谈妥,如果能将他哥哥陈叔明救出升龙城,送到清化府,阮正伦就可以彻底保护他哥哥陈叔明的安全。阮正伦也跟我们表过态,要是恭定王陈叔明要对陈日礼用兵,他治下的清化兵愿意充当急先锋。
听了这个消息,恭宣王陈曔当然是十分激动。陈日礼并非恭肃王陈元昱亲生儿子,而是优伶杨姜之子,这已经成了一个公开的秘密。
要不是宪慈皇太后目前掌握了禁军,陈日礼早对陈家这些皇室宗亲下手了。而宪慈皇太后心中也十分清楚,如果不控制住陈元晫、陈叔明这两个皇室宗亲中威望最高的人物,皇室宗亲也必将联合起来,将陈日礼赶下台。
也就是说,陈日礼与陈家的皇室宗亲之间,早晚得扯破脸皮,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眼下,只是因为有宪慈皇太后制衡了双方,双方才暂时归于平静。
而宪慈皇太后年纪也不小了,在正常情况下,她肯定是要在陈元晫、陈叔明这些儿辈,以及陈日礼这些孙辈之前离开人世的。一旦宪慈皇太后亡故,陈日礼与陈家皇室宗亲之间必然要上演血腥的争斗。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陈日礼无疑是占据绝对优势的一方。而宪慈皇太后咽气之时,很可能就是陈元晫、陈叔明二人丧命之日。
一旦陈元晫、陈叔明二人丧命,陈日礼必将更加肆无忌惮,立即展开对陈家皇室宗亲的血洗行动。真到了那个时候,由于德高望重的陈元晫、陈叔明二人已丧命,陈家的皇室宗亲将大概率以完败而告终。
如果咱们能将恭定王陈叔明救出升龙城,并安全地送到清化府,那局面就完全不一样了。一旦陈日礼有任何不轨行为,只要陈叔明在清化振臂一呼,必然四方响应,各地大军杀入升龙,解救陈家皇室宗亲于危难之中。
即使陈叔明到了清化府不对陈日礼用兵,至少也能对陈日礼形成强大的威慑,让其不敢在升龙城残害陈家皇室宗亲。
如果咱们的计划能够成功,比起眼下极度被动的局面来说,至少也算是与陈日礼有了对峙的资本。
因此,当我说出要救陈叔明去清化府一事之后,陈曔是十分赞同。只不过,如何救出陈叔明倒是个大难题。
毕竟眼下的恭定王府之中已遍布陈日礼的耳目,特别是上次陈叔明将桃儿、杏儿及五个孩子偷偷送出去之后,陈日礼就对陈元晫、陈叔明二人看管得十分严格。一般人根本没有与陈叔明接触的机会,就是陈曔这个与陈叔明是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也只能是隔三岔五才能入得恭定王府一遭。而且即使陈曔入了恭定王府,也很难找到与陈叔明单独说话的机会。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咱们能迅速将陈叔明从恭定王府救出来,估计咱们还没出得了升龙城,陈日礼就已经得知消息。只要陈日礼将升龙城一封,咱们就成了瓮中之鳖。
听陈曔这么一说,我也感到要救陈叔明出去,难度实在是太大了。但既然咱们到升龙城来了,即使难度再大,咱们也得继续。只要有一丝希望,咱们就得百倍努力。
虽然我跟陈曔没有讨论出个所以然来,但陈曔表示,他将尽快与哥哥陈叔明取得联系,告之陈叔明咱们的行动计划。说不定我们虽然是一筹莫展,但陈叔明却有什么奇思妙想呢?
既然陈曔这么说,我也是让他尽快与陈叔明私下联络,然后及时给我们通报信息。
从恭宣王府偷偷溜出来之后,我们只好在客栈继续耐心等待。谁知这一等,又是十来天。直到七月初四的下午,有一个恭宣王陈曔派来的人到客栈里找我们,说是让我们今夜潜入恭宣王府,恭宣王有重要事情跟我们商量。
十来天的等待,已是让我们焦急难耐。这一会儿,突然说是有了消息,我们也是格外兴奋。
当夜,还是我和陈维林、陈定邦、阮其防四人潜入了恭宣王府。恭宣王陈曔自然是恭候我们多时了。
陈曔告诉我们,由于他哥哥陈叔明府上遍布陈日礼的眼线,他去了他哥哥府上几次,都是没有机会详谈此事。直到昨日晚间,他又借故去他哥哥陈叔明府上喝酒,使了点儿诈,用迷药放倒了身边几个陪待的眼线之后,兄弟二人才仔细谋划了此事。
陈叔明听说桃儿、杏儿及五个孩子已安全抵达应天,也是十分高兴。当他听说我已来到升龙时,感到格外震惊,他还不停地埋怨桃儿、杏儿和阮其防,不该把我牵扯到这件事情中来。
陈叔明表示,眼下救他出升龙城,根本不可能。现在他的府中,全部都是陈日礼的人,他身边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也就是弟弟陈曔隔三岔五入府,还得要在没有其他人在场时,才能私下说几句话。
倘若真要强行救人,即使咱们的人趁夜潜入府中,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做掉恭定王府中所有的人,也难以冲破王府外围府禁军的封锁。就算咱们开了挂,突破了围府禁军的封锁,那势必闹出动静,升龙城内的禁军把城门一闭,咱们就危险了。
因此,陈叔明向弟弟陈曔明确表示,救他出升龙城是万万不可的。
另外,陈叔明让弟弟陈曔给我们转达,他真要是出了升龙城。陈日礼势必跟陈氏的皇室宗亲扯破脸皮,这样,他的二哥陈元晫、八弟恭信王陈泽、十一弟恭宣王陈曔以及其他在升龙城内的皇室宗亲,必将遭到陈日礼的血洗。陈叔明可不想为了一己之利,置整个陈氏宗亲于不顾。
听恭宣王陈曔如此一说,我们觉得陈叔明这样顾虑太多,也是不行的呀!假如我们现在不想办法捞他出去,待得三、五年之后,等陈日礼坐稳了皇位,他还是会一个一个地收拾陈氏宗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