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qqfl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四百四十二章 救救我鑒賞-rluzj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冰糖葫芦,冰糖葫芦……”
“……烤串,烤肠,奶茶果茶……”
夕阳逼近着地平线,公园里的林荫映出在了公园外道路上,
道路旁,行人渐多,两侧停着的摊位也渐多,
话语声,叫卖声,混杂着,喧嚣着,热闹着。
……
年轻乞丐再走近到了老乞丐身前,这次老乞丐没再抬起头,依旧趴在那木板上。
看了看老乞丐,年轻乞丐犹豫着,再蹲下了身,从手里那紧攥着的钱里,拿出了一张,放到了老乞丐身前的盆里。
钱落在盆里,老乞丐顿了顿动作,但依旧没抬起头。
弯着腰,看着趴在那木板上的老乞丐,年轻乞丐站在原地,再停了下,才犹豫着,转过了身,
犹豫着,缓缓着,年轻乞丐往着廉歌这侧走了过来,
抬起了攥紧着那剩下钱的手,微微摊开了些,低下了头,看着,
剩下的钱,已经不多,
看着那钱,年轻乞丐愈加放缓了脚步,
而就在这时候,
老乞丐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年轻乞丐的脚,
“……呜哇,哇哇哇……”
年轻乞丐先是浑身一缩,紧随着,有些惊喜着,转过了身,看着老乞丐,慌乱着比划着。
老乞丐抬着头,只是沉默着,望着年轻乞丐。
紧随着,老乞丐眼眶愈红,浑浊着的眼底,泛起些泪水,
泪水涌出,顺着沾着脏污,苍老松弛的脸,往下流淌着,
“……救救我,救救……我……”
张了张嘴,老乞丐嘴里的舌头少了截,有些含糊着,嘶哑着,从喉咙里发出些声音,眼眶愈加红了起来,
“……救救我,救救我……”
泪水从眼眶里流着,老乞丐似乎用着全身力气,紧紧抓着年轻乞丐的脚,一遍遍说着。
“……呜哇,哇哇哇……”
年轻乞丐看着老乞丐,慌忙着比划着,
老乞丐看着年轻乞丐,拿起了另一只手,从那盆子里,拿起了之前年轻乞丐扔下的一块钱,按在了地上,
伸出了沾着泥污的手指,在那一块钱上,用力着,划动着,泥污随之,在那一块钱上,留下了些痕迹,
“……救救我……”
张着嘴,含糊着说着,老乞丐抬起手,将那张钞票,朝着年轻乞丐递了过来,
年轻乞丐接过那张钞票,先是低头看了看,紧随着,转过了身,慌忙着朝着廉歌跑了过来。
老乞丐趴着,看着年轻乞丐,眼眶愈加红着,缓缓低下了头。
……
“……呜哇,哇哇哇……哇哇哇……”
年轻乞丐跑回了廉歌身前,嘴里喊叫着,发出着些声音,将那张钞票慌忙着,朝着廉歌递了过来,
转过了视线,廉歌看了眼年轻乞丐,再看了眼那张钞票,
钞票上,黑色的泥污涂抹着,勾勒出三个数字——‘110’。
“拿着这张钞票,去找个人报警吧。”
再看了眼年轻乞丐,廉歌语气平静着,说道。
“……呜哇,哇哇哇……”
年轻乞丐闻声,慌忙着点着头,嘴里发着声音,小心着拿着那张钞票,转过了身,往着旁侧走了去。
……
“……呜哇,哇哇哇……”
“……你说什么……不好意思,我这会儿没空。”
年轻乞丐拦着路上走过的人,第一个人看也没看那张钞票,在年轻乞丐身前便摆着手,朝着旁侧绕了过去。
年轻乞丐焦急着,慌乱着,又去拦着第二个走过的行人。
……
看了眼那年轻乞丐,廉歌转过了视线,看向了那公园门口不远,趴着的老乞丐,
挪动着脚步,廉歌朝着那老乞丐走了过去。
……
“老人家,先起来吧。”
走至那老乞丐身前,看了眼老乞丐的腿,廉歌语气平静着,出声说道。
老乞丐闻声,缓缓抬起头,望向了廉歌,
紧随着,转过头,看了看那远处,正焦急着,拦着人的年轻乞丐,又转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腿,
“……我……起不来……”
看着自己的腿,老乞丐喉咙里发出些嘶哑的声音,
“老人家,起来吧。”
转过视线,再看了眼老乞丐的腿,驱使着法力,廉歌朝着老乞丐的腿一轻挥,
紧随着,老乞丐顿住了动作,
再动了动从之前,便一直未动过的腿,
廉歌身后虚扶了把,老乞丐缓缓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
“……尼玛,你等等,我这有点事情。”
公园里,正打着电话的那人,注意到公园外,那老乞丐站起了身,
对着电话那头骂着说了句,便拿着手机,站起身,朝着公园外跑了出来,
“……嘭。啪嗒!”
刚迈出几步,那人便似乎是脚底打滑了下,直接重重摔倒在公园前的水泥地上,手机同时从其手中滑出,摔得四分五裂,
“……我c尼玛…………”
骂着,咧牙呲嘴,那人又朝着公园外望了望,又从地上爬起了身,朝着公园外跑了出来。
“……尼玛,你干什么呢……”
跑着,那人朝着公园外骂着,喊着,
“……嘭!啊……”
紧随着,那人再次栽倒了公园门前,嘴正好磕在公园边,花坛上,
捂着嘴,那人躺在地上惨叫起来。
……
听着那公园里随着风在耳边响起的声音,廉歌没转过头,也没转过视线,再看向了这老乞丐。
站起身的老乞丐垫着只脚,听到那声音,先是有些踉跄着,往着旁边缩了缩,紧随着,见那人栽倒在地上,爬不起来,才重新站直了些身,
“老人家,能跟我们讲讲,平时他们都是将你关在哪儿吗?”
廉歌语气平静着,出声说道。
“……那边,”老乞丐垫着脚,转过了身,指了指一个方向,眼里流露出些恐惧,“……那边过去,一条街上……门前面是铁门,铁门上刷着红漆,铁门后拴着条狼狗……”
说出了个详细的地址,老乞丐眼底又流露出些痛苦,
看了眼这老乞丐,再看了眼老乞丐的腿,廉歌转过了视线,
“老人家,你时间已经不多了。”
语气平静着,廉歌看向了旁处,出声说道,
“……谢谢……”
老乞丐先是道了声谢,紧随着,又闭上了眼睛,脸上痛苦着,有些浑浊的眼泪,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再看了眼这老乞丐,廉歌没再多说什么,再转过了目光,看向了不远的年轻乞丐。
年轻乞丐依旧焦急着,拦着过路的行人,只是如之前一样,过路的行人或是提前避让开,或是慌忙着,从年轻乞丐身侧走过,
年轻乞丐拿着那张钞票,嘴里发着些声音,愈加显得焦急。
而就在这时候,一道身影出现在道路上,沿着道路旁,低着头,沉默着,朝着这头走了过来。
“……呜哇,哇哇哇……”
年轻乞丐拿着那张钞票,焦急着,再拦住了来人,比划着,嘴里发着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