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wjq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重生足球之巔 ptt-第五百八十九節 甦家屯會議(五)閲讀-any7u

重生足球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足球之巔
那次谈话因为涉及到了一些敏感问题故而影响重大,余波未决。也因此其中包含的具体足球问题,才引起了广泛重视。而一旦一个问题被广泛重视了,那么也就到了解决的时候了。
这也是关于中国足球发展方向的四个主张派别之间竞争突然激烈的原因。大家都要争着发言,争着去当那个决定中国足球未来怎么走的操盘手。
不能说这是一种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更多的还是关心中国足球的人真诚的君子之争。但也正因为出发点都是好的,也才让彼此之间的争议更难以妥协。
在这一年时间里,通过会议、媒体、网络等各个渠道,中国足球的各个派别之间发生了数次大规模的争吵。而王艾因为身在海外,工作繁忙,所以没怎么了解。家里黄欣那边也保持低调不参与,所以王艾在这个过程中几乎没现身。
王艾的朋友们多半还是球员,也参与不到这个层面,所以他的伙伴们也没和王艾说这些。虽然其他人试图联系王艾让王艾发声,但大多联系不上他本人,有的还跑到王艾的博客下边留言,又因为留言的球迷太多很难被注意到。只有极个别的几次通过一些碍不过情面的朋友转达一些想法,王艾本人又保持谨慎没回应。
其实,王艾本人前在不同场合发表的意见,给足协的上书等,都是一些具体问题,但也仅止于具体问题,比如他和阎世铎说的中国联赛反赌球,应该从德国联赛引进专门人才等,就是这种具体问题。但在战略上、整体上该怎么走,向哪个方向走,王艾其实也说不太清。
以前他的身份、眼界都不够,无法提出这种要负历史责任的意见。即便是现在,也只是摸到了一点边。足球圈是不大,但足坛却大的很,里边涉及的方方面面因素、各种利益集团太多、太复杂。以王艾如今的眼界和能力,根本驾驭不了。
毕竟,“中国足球”不是“国家队”,不能完全以出成绩为发展和评判标准。王艾国家队玩儿的不错,中国足球也掺和了一脚,但高度仍然不够……
雅加达的这一夜,王艾几乎通宵未眠。他不但思索了大半夜,还翻出亚洲杯集训、比赛期间零零碎碎记录的心得,一边看一边整理。同一个房间的赵丹也连夜爬起来了,给王艾倒了三次咖啡,王艾都没察觉到。
清晨五点半,康丝轻手轻脚的来到了王艾的卧室,她看到王艾背对着赵丹的床坐在椅子上,用两只行李箱放在床上当桌子,上边有翻开的正充电的笔记本电脑,有一大摞草纸、钢笔、记事本,咖啡杯随手放在床头柜上,手机随便仍在床上,另外一侧的床面上还有一包打开的地瓜干。
侧身假寐的赵丹冲康丝点了点头,康丝会意,走到王艾身后。屋子里的地毯很厚,王艾完全没听到康丝的脚步声,依旧在托着下巴皱眉苦思。康丝看到,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七八分足协内部文件,还有一个新打开的文档尚未命名,里边不同大小、颜色、浓浅的字迹一大片。
康丝等了王艾一会儿,完全见不到王艾清醒过来的意思,抬头看了看时钟,已经要六点了,只好“嗯嗯”两声。
“你啥时候来的?吓我一跳!”王艾僵硬的转身责怪道。
康丝难得的没和王艾争吵,笑了笑:“该晨练了,你不出去吗?”
“哦?哦!”王艾这才发现外面的天已经亮了,赶忙站起身手忙脚乱的收拾。
“我来吧。”康丝上前,看王艾有点迟疑才嗔怪道:“我当了你四年助理了,你还不相信我?”
“主要是文件……呃,呵呵,哈哈!”王艾这才醒悟到,康丝也是少年天才来着,爱玩爱闹爱吃,不代表没脑子、没水平,在他身边这么多年,远比旁人更了解王艾的足球思想。
起身去卫生间之前,王艾叮嘱赵丹:“你睡吧,我让严哥陪我。”
匆匆洗过,出来后见康丝正在扫地,半夜饿了的王艾不光吃了地瓜干,还吃了栗子、凉薯,心思又不在这上边,所以果皮丢了一地。
“有什么想吃的?我给你带回来?”王艾到康丝身边道。
“嗯、呃、咳咳。”康丝连忙咽下她偷吃的王艾的栗子,给王艾一个甜甜的笑容:“什么都好。”
王艾揉了揉她的头发,打开行李箱拿出几张欧元和印尼盾来,又摸出一包杨梅给康丝。女孩子么,对酸酸甜甜的没抵抗力。
迎着清新的海风,王艾在苏迪尔曼大街的人行道上奔跑,身旁是低头耷拉脑的严竹。他不是没睡醒,睡多久也是这模样。
利用晨跑的半小时以及回到酒店洗澡、换衣、早餐的一小时,王艾把这一夜的思考彻底结束,形成了较为清晰的几个结论,准备回家跟阎世铎交作业。
领导是没布置王艾写作业,但事事都让领导说的一清二楚、通通透透,生怕一句少说就跑偏,那王艾得多蠢啊。
这天上午,中国国家队在出席了一些商务活动和公开活动之后,搭乘飞机回国。直到这时,王艾的困境才上来,昏昏沉沉一直睡到了北京。
从机场出来,大批球迷接机,王艾又打起精神接受了简短采访,和球迷简短互动才上了大巴车一路赶到足协,今晚是足协举办的庆功宴。
庆功宴上,嘉宾云集,体育总局刘局长、奥委会相关领导也专程前来道贺。王艾还看到了白岩松等中央台的人,这帮人按理说不算体育口的,但每次都来混吃混喝。别看是体制内的人,在这场合算是社会闲散人员!
说起来这还是王艾起的头,当初为了缓和足协和中央台关系,他力主邀请,慢慢的才成为了足协的习惯。当然由于这种内部欢庆会的性质,得到邀请的媒体仍旧是中央台的少数几个明星主持人,起码这些人不会为了一点小钱就出卖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