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ztk人氣連載小說 火影之千葉傳說 零始-第二千五百零九章 雷遁之中-0puh0

火影之千葉傳說
小說推薦火影之千葉傳說
“隆——!”
空气震颤的轰鸣声远远的扩散开去,撞在那透明的结界障壁之上,扬起阵阵的波纹。
“咔咔!”
原本已经停止龟裂的结界裂隙,仿佛在这声音的震动中,再度被震开了几道裂隙,那自下而上,彷如树枝延展的裂痕,又向外扩展了些许。
不过,结界内的蓝白光满和旋绕蜿蜒的霸烈雷蛇,却是黯淡了下来,一种微微的暗沉缓缓的笼罩在这一片结界之内。
膨胀了五米有余,将这一片火影岩山崖上的树林搅得地面龟裂如蛛网、树木倒伏焦黑一片狼藉面无全非的雷柱,终于在威能耗尽之际,缓缓的消散在空气之中,只留下了一个还在冒这黑烟的圆形深坑。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与此同时,在这一片暗沉降临之际,那一堵挡在所有人勉强的漆黑色棱角分明的墙壁缓缓的裂了开来,最后,砰然一声,化作一地碎块,最终消失在这仿佛被耕犁过一般的地面之上。
同时,也露出了这堵墙后方,正一脸疑惑的看着那边半空中树状的透明龟裂,以及那个耸肩闭眼一脸不敢睁开眼睛,仿佛不睁开眼睛就没有什么坏事情发生一般的白发青年。
“那是……结界吗?”
而这个时候,众人的目光却是被那树状的透明裂痕所吸引,并没有觉察到雷柱已经消失,保护他们的墙壁也已经坍塌,还有那个带给他们无数打破常识的桥段的白发青年。
“嗯。”
随后,在提出问题的人话音落下之时,孩子们中又有人点点头,开口道。
眼前的事情几乎是明摆着的。
结界,裂开了。
“那么,没事吗?刚才这里的动静……”
尔后,这些下忍新人们中间反应比较快的,比如因为经常要问奈良鹿丸问题的,所以反应总是特别快的山中井野、本就是担当着团队中必须要冷静沉着的角色的油女志乃,或者像是本身拥有着敏锐的触觉,反应其实并不是太慢的总是被低估的春野樱,此时此刻,都异口同声的抛出了这么一个相当关键的疑问。
同时,也让所有人都注意到了现在所面临的最大的问题。
即便作为考生,他们不知道现在木叶村面临的危机,但是,即便不知道有什么危机,在中忍考试这么关键的时候,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终究不是一件好事。
也不是一件该掉以轻心的事情。
“这样,没关系吗?”
然后,就在这句话后,各个班级中天才的那一部分,比如卡卡西、日向宁次、奈良鹿丸等,都是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那边的白发青年。
随后,所有人都忽然明白了什么,目光落在了那个白发青年的身上。
之后,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终于发现了这个白发青年的异样,即便只是在身后看着他的背影,甚至是树枝掩映间,有些人因为角度问题,连这个背影几乎都看不全,但是,这一刻,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个白发青年这耸肩僵硬的模样,仿佛遇到了什么不想看见,或者说,似乎早有一些预见,却并不觉得会发生的事情突然发生了,一时有些没有办法接受,甚至在自欺欺人的感觉。
不会……
坏事了吧?
而感受到这些之后,众下忍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色都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如果这个结界因为这些裂痕而失去效用的话,这里这么大的动静泄露出去的话,恐怕真的是给村子惹祸了。
虽然不知道这个祸是大还是小,但是,在场的所有人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以及执行任务的实战经验,都代表着他们的思维不会像是他们本身年龄那样,而且,木叶村相对阳光和柔和的政策方针,也让他们有着更高的归属感,在基本成熟的思维中,这种给村子添麻烦的事情,他们本身是非常排斥的。
所以,此时看向白发青年的目光,也有着几分忐忑和急切。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而这个时候,白发青年,也就是始作俑者的千叶,却是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应,相反,却是闭着眼睛宛若念佛一般的低估着,紧闭双眼的脸上闪动着后悔的神色。
似乎,对现在的情况,真的是有一定的预料。
但是,因为某种原因,他并没有太过注意,最终酿成了现在这种他绝对不愿意见到的情况。
“看!”
而也就在这时,他的身后却是传来了一声惊呼。
“老师!”
随后,他的身后就响起了一片惊呼声。
而从惊呼声的内容来看,他身后的下忍新人们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别处。
“那是……老师们?”
与此同时,几乎在这一片惊呼声响起之后,就响起了零星的几声怀疑,发声者是不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东西。
此时此刻,在千叶的身后,还响起了几声脚步踏出的声音。
仿佛是什么信号一般,脚步踏出的声音越来越多,渐渐的,一个人影一个人影的,就开始从千叶的身旁掠过,那还冒着黑烟的深坑而去。
“唉……”
而感觉到身后已经空空如也之后,千叶才有些呲牙咧嘴的一点一点的将眼睛睁开,目光落在了那边的树状透明裂痕,在瞧了一会儿之后,才轻轻的叹了口气。
事已至此,就算是再不想看到,事情也已经发生了,没有转圜的余地。
果然……我也是……
这么久没有回来了,是有点太激动了吗?
而这叹气声中,千叶也是收拾了一下心情,身形一闪,却是化作一道黑影,和众下忍新人们一个九十度的转角,朝着那树桩透明裂痕的方向而去。
“嗒嗒!”
“嗒嗒嗒!”
“嗒嗒嗒嗒嗒!”
而很快,从千叶身边飞掠而去的孩子们,因为此时面前一片狼藉,也没有树木遮挡,几乎是如履平地一般的就到达了深坑的近前,一连串的落地声中,这些下忍新人们稍一停顿,就自行组合成四股朝着这还在冒黑烟,似乎还有些灼热的深坑的四个不同的方向而去。
“嗤嗤!”
而此时,在这深坑之中,一马平川的底部,四个不同的方向,却是分别矗立着四个漆黑散发着几可鉴人的金属光泽的冒着黑烟的石块。
从边边角角上来看,应该是四个人的形状,而这四个人或坐或站或蹲,差不多就是刚才四位老师在雷柱降下的时候,所呈现的模样。
“嗒嗒嗒!”
而最快跑到石块边上的,则是方才速度最慢的第七班,此时此刻,一颗看上去半蹲的石块上,倒映出了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春野樱三人落地的身形。
“完好无损……那么强的雷遁忍术……”
看着前方的石块以及已经凑过去尽力想要看清楚内部的漩涡鸣人以及春野樱,宇智波佐助却是停在原地,原本冷酷的面容上,是抑制不住的震惊之色。
眼前的这块严丝合缝,一点裂痕都没有的石块,很明显,就是那个泷千叶确定自己的老师没有危险的原因。
显然,是在雷电降下之前,那个泷千叶就已经做了先手了,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在那雷电降下的一瞬间,给自己的老师覆盖上这么一层能够抗住那样程度雷电的防御忍术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术肯定是那个泷千叶施加的。
不过,宇智波佐助虽然也惊异于这个泷千叶施展忍术的速度,但是,他真正震惊的,却是这个忍术的强度。
很明显,无论是这个忍术的速度还是强度都超出了一般认知,但是,相比于这个忍术的神速,这个忍术的强度,作为防御忍术的话,且作为土遁忍术,这个忍术的硬度,简直匪夷所思。
根据刚才的对战,可以看得出来,这个泷千叶非常擅长使用土遁的硬化之术,这门书宇智波佐助见得不多,本身也不会,更没有见过擅长的人,但是,还是有一定的认知的,况且从刚才的战斗,多少也能看出来,这个泷千叶用的是土遁的硬化之术,且非常擅长,甚至已经将这硬化之术使用出了远超本身强度的效用。
但是,不管泷千叶用的是哪种类型的硬化之术,土遁就是土遁,是完全被雷遁克制的,基本上一个小小的电蛇就能给这种高阶的硬化之术制造出裂痕。
刚才,自己的老师更是用简单的雷属性查克拉破解了好几次。
而这也是这个土遁硬化之术的匪夷所思之处,刚才那么大的雷柱,威力不用说,还是克制土遁的雷遁,而这个土遁的硬化之术还能够防御住,甚至一丝裂痕都没有。
这简直就是哪怕是匪夷所思中的匪夷所思的事情,都不会发生的情况。
五遁忍术互相克制,一环克一环,这几乎是至理,忍界毁灭,查克拉不复存在,都不可能改变的事情。
这土遁硬化之术,不管怎么想,不管是他这样的见识还浅薄的下忍,还是三代火影这样见多识广的,几乎已经是忍界眼光见识最高最广的人物,也不可能会相信这样的事情。
如果不是这个石块真切的摆在宇智波佐助的面前,且全程目睹了整个战况,否则他是绝对不会相信这样的事情的,哪怕是初代和二代火影复生加上三代火影跟他这么说,他都不会相信。
正常的情况,应该是这个石块,已经成为飞灰了吧。
恐怕,里面的卡卡西老师,也凶多吉少了。
可能不致命。
但是,重伤几乎是一定的了。
随着心中惊骇的念头一个接着一个的转过,宇智波佐助的心中,则是如是想着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什么样的场景了。
而无论他怎么想正常情况,看眼前的这个冒黑烟,土地似乎还有些灼热的深坑,再怎么乐观的情况,都是自己的老师失去战斗力,甚至可能都要受一些永久性的伤。
怎么看,都会是事情大条了。
而现在这种看上去似乎啥事都没有的情况,真的是有些如梦似幻了。
“看不见,里面好像隔着很多东西!”
而这个时候,就在宇智波佐助怎么想都觉得如梦似幻的档口,走上前去,前前后后,上上下下都检查了一遍了之后,漩涡鸣人口中无奈的说道。
“嗯。”
同时,春野樱也说道。
此时此刻,这石块前,除了能够看到两人有些苦恼的身影之外,却是什么都看不到,仿佛里面原本就是纯黑的,这石块也不是石块,倒像是镜子。
“喂,佐助,你用写轮眼看一下,看能不能看到什么!”
而这个时候,两人苦恼的对视一眼之后,都看向了这边似乎愣着不动的宇智波佐助,随后,漩涡鸣人忍不住开口道。
听到这话,宇智波佐助眉头微微一蹙,却是并没有什么,眼中鲜红一闪,却是开启了写轮眼,朝着那石块走去。
看看也好!
不管怎么说,这个土遁之谜,一定要找出来。
虽说我还不会土遁忍术,也没有土属性的查克拉,但是,不代表这个土遁的原理,不能用于其他的忍术。
只是我现在碍于经验,想不到罢了。
而步履间,他的心中,却是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相比于此时的漩涡鸣人和春野樱,这位宇智波一族的天才,显然已经想的很远了。
“哗!”
而也就在这时候,一声轻响间,宇智波佐助的脸上却是闪过了一丝微微愕然的神情,脚步瞬间停了下来。
此时此刻,他的眼前,仿佛是印证了之前的猜想一般,毫无征兆的,前方的石块,在漩涡鸣人不经意的肩头微微擦中间,忽然碎散成了一地的粉末,彷如瞬间风化一般,化作了尘土坠落在地面之上。
露出了其中半蹲在地,脸上似乎还有方才的叫遭神色的卡卡西。
“我……我什么都没干!”
而这个时候,漩涡鸣人那因为肩头不小心擦中的下意识的撇开责任的声音才响起来。
“没想到,会在天上啊!”
与此同时,从脸色来看,仿佛还停留在雷柱降下前一瞬间的卡卡西,却是抬起头来,看着天空,无奈且有些黯然的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