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zpqs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孤島諜戰 起點-第六百九十二章 相互報復分享-39au7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对陈定达的要求,胡孝民当然会满足。但他也有条件,钱要翻倍。毕竟,白俄也是外国人,她死在特工总部搞不好会引发一次外交事件。
胡孝民把范桂荣叫到办公室:“范桂荣,白俄女人没受伤吧?”
范桂荣说道:“没有,好得很。”
胡孝民说道:“那把她放掉。”
范桂荣急道:“处座……”
这个白俄女人可值二十根金条啊,如果放掉,岂不是跟钱过不去?对他来说,钱才是一切,白俄女人的命,跟菜市场的鸡鸭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她的更值钱罢了。
胡孝民淡淡地说道:“死在特工总部总是不好。”
范桂荣一愣,似乎有些明白了,白俄女人死在76号,确实给人留下把柄。如果死在外面,就与特工总部无关。
范桂荣马上说道:“明白。”
他走之后,胡孝民把情报五科的副科长诸福鸣叫了过来。这次的事情,终于可以轮到情报五科出马了。对付军统,情报处的人还差了点,哪怕是情报五科,也不是那帮亡命之徒的对手。
胡孝民叮嘱道:“你等会去趟看守所,认清那个白俄女人,再把她的住处记下来,晚上带几个兄弟去干掉,要装成抢劫或意外。”
诸福鸣犹豫道:“这个白俄女人是什么人?”
胡孝民冷笑道:“她诬陷北极电冰箱公司的陈定达要暗杀汪主席,这个女人真是疯了,她自己是最终动手的,却举报陈定达是幕后指使。”
诸福鸣心里大笑,这也太便宜自己了吧:“请处座放心,我一定做得干净利落。”
胡孝民叮嘱道:“不要留下痕迹,要让人误认是抢劫。”
诸福鸣忍着笑,他早得到汤伯荪的指示,想尽办法除掉那个白俄女人。没想到,胡孝民竟然也要除掉她。
借胡孝民的命令,完成自己的任务,两边都能讨好,实在太爽了:“请处座放心,坚决完成任务。”
白俄女人在特工总部签字之后,被放了回去。然而,就在她到家没多久,就遇害了。家里被洗劫一空,白俄女人被乱刀砍死。
或许,死的时候她才后悔,不应该参与中国人的事情,拿了第一笔钱就行了,何必再去敲诈人家呢。
完成任务的诸福鸣,与汤伯荪暗中接头后,尽情地表露出自己的高兴,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汤先生,当我知道胡孝民给我的命令是除掉白俄女人时,我真想好好感谢他。”
汤伯荪听了诸福鸣的报告后,也觉得这件事很侥幸:“这次你立了功,我要向组座报告为你请功。”
原本想让诸福鸣除掉白俄女人,正愁找不到机会,胡孝民不仅给了机会,还直接纵了下命令,让诸福鸣替特工总部除掉白俄女人。不仅如此,诸福鸣也得到了胡孝民的称赞。同时,参与行动的情报五科成员,每人都得了一笔赏钱。
如果每次任务,都能这么左右逢源,诸福鸣觉得自己的潜伏生涯充满了乐趣。轻松完成任务不说,在特工总部和军统都算立功,这种好事打着灯笼也难找啊。
诸福鸣提醒道:“多谢。对了,听胡孝民说,特工总部除了枪杀我方银行人员外,还准备对我方银行的办公地点扔爆炸恐吓。”
汤伯荪冷笑道:“他们要战那就战,上峰命令,不仅不能收手,还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就在当天晚上,上海军统区直属行动队的三名行动人员,悄悄去了大华医院。将在那里治伤的中储行上海分行业务科长张建中用利斧劈死。
胡孝民接到消息时,第一时间到了现场。他见过不少死人的现场,可这次张建中实在死得太惨,整个病床都被血染红了,房间里到处都是碎肉,病房就像一个屠宰场似的。
赵仕君得到报告后,冷漠地下着命令:“重庆的叛乱分子真以为我们会怕?吴世强,你去中行别业。以后,渝方杀我们一个人,我们就杀他们三个人。”
在上海的重庆人员还有很多,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中国农民银行,这些人比中储行上海分行的职工要多得多。如果重庆敢杀中储行的人,他就敢杀渝方的银行人员。
吴世强赶到中行别业,只找到两个张姓人员,最后拉了一个曹姓人员凑数。当着中行别业所有人员的面,将三人当场击毙。
血腥的场面令所有人震惊,重庆军统表示要继续暗杀。反正死的又不是军统的人,他们是一定要报复的。
然而,亚尔培路逸园跑狗场附近的中央银行,突然遭到定时炸弹袭击。炸弹放在水门汀楼底下,事先无人知道。这次爆炸死了七人,伤了一人,银行的房屋全部毁掉。
中央银行在白克路的一家汽车行内,还有一个办事处,被76号的特务扮作邮差,送了一个谎称是香港寄来的货物,把一个木箱放在办事处收发柜前。这次的爆炸,炸毁了邻近的电梯墙壁,震塌了二楼亭子间,死了八个人。
南京的周费梅得知后,大为高兴,赏洋三万元。赵仕君除了自己留下一万元外,其他的两万元分发给手下。其中,吴世强的警卫大队独得一万元,其余行动三大队、四大队、情报处、专员室、化验室等平分一万分。
总务处长叶耀先把胡孝民叫到他办公室,轻声问:“孝民,二哥干了件豪事你知道么?”
胡孝民佯装不知:“什么事?”
叶耀先叹息着说:“计功行赏,化验室能分到一千元就不错了,化验室主任姚庆仁,能得到三百元已属难得。可二哥倒好,直接给了姚庆仁一万元。”
胡孝民惊诧地说:“什么?”
这是赤果果的收买人心,不知道的人以为吴世强想抢赵仕君的风头呢。
叶耀先说道:“你要劝劝二哥,他虽是我姐夫的亲信,可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吧?好好的一件事,被他一搅和就变味了。”
胡孝民问:“我会劝的。五哥,马上要清乡了,你会参加么?”
叶耀先说道:“我的任务是替我姐守着特工总部这一亩三分地,再说了,去苏州哪有上海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