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5rz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造化神宮 起點-第3547章 黑白空間讀書-04kls

造化神宮
小說推薦造化神宮
敖血细细道来。
每一个龙族只能领悟一种真龙之意,这一点方毅早就知道,不过个中缘由,却是说不清。
而龙族前辈若是领悟了其中一种,再想领悟另一种也很正常。
按敖血所说,那龙族前辈认为,阴阳之道既然包含了一切,那么说不定能够助其融合另一种真龙之意,所以便找到了当时极为了得的阴阳道人,并且一同进入了龙宫,但最后如何,却不得而知。
传说只是这些。
有关二人进入龙宫之后的一切,都无从得知。
甚至,他们有没有自龙宫出来都没有说明。
如今,这黑白空间,以及之前那副巨大的骨架,仿佛都说明了一点,阴阳道人很可能留在了这里。
至于那龙族强者,也许也留在这里,谁知道……
“哦?”
方毅得知这些,内心也不禁生出一丝疑惑,早在之前得知每个龙族只能领悟一种真龙之意时他便感到无比好奇,因为他就领悟了两种,毁灭与永恒。
虽然造诣都不算太高,但的的确确是领悟了。
那为何,龙族却只能领悟一种?
出题是出在龙族的身上,还是自己身上?
三大真龙之意极为了得,想要领悟难上加难,别说两种,一种都极为罕见,所以方毅也无从求证。
不过,他隐隐觉得,问题很可能是出在自己身上。
之前他认为,应该和水之道有关,水溶万物,也许正是因为此,才让他得已同时领悟两大真龙之意。
但如今,看着这片黑白空间,他内心深处,竟隐隐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悸动。
仿佛和自己息息相关一般。
不!或许更严格来说,给他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
对!就是曾经的天道宗,道引术修炼所产生的阴阳二气,与此有着极大的类同之处。
不过得知天道宗的真相之后,方毅便放弃了道引术,阴阳二气也被他抛弃。
可如今,看着这诡异的黑白空间,他内心又有些蠢蠢欲动。
而且,他灵魂中的天道烙印早已消除。
不如试试?
他暗自呢喃了一句,但最终还是忍了下去,天道太过玄妙,三界秩序没有人能够忤逆,强如始魔、冥河老祖等等,最终也泯灭在历史长河之中,可想而知。
方毅也不敢以身犯险。
当然了,以他现在的实力,说以身犯险还太过了一点。
他只是怕再次成为天道的傀儡,被天道种下烙印。
那样的,就太得不偿失了。
“不光如此,我还听说,阴阳之道和六大顶尖法则之一的生死之道,有着莫大的关联,甚至又传闻,阴阳道人已经莫大了生死之道的门槛,但不知进入龙宫后,怎么会……”
敖血这时再次补充了一句,眸中满是疑惑。
方毅也是一怔。
什么!和生死之道有关?
所谓生死之道,可不是简简单单的生与死,或许说,就是生与死,但意义却完全不一样,乃是万物生灭的规律,大到宇宙星辰,小到一草一木,他们的生灭尽在其中,掌控了生死之道,也便等于掌控了他们的存亡。
当然,也包括所有生灵。
这就是生死之道的不凡,能够被誉为六大顶尖法则之一,可想而知。
只是迄今为止,掌控了六大顶尖法则的人几乎不存在,最多也就是领悟了一星半点。
而即便如此,都已经能够让他们成为同时代最强大的一批存在。
比方说对时间之道有着一丝感悟的岁月君王,他的岁月之道就是时间之道的一部分。
而岁月之道也让他成为了凌驾一个时代的存在。
阴阳道人虽然还没有强到如此地步,但那是因为他刚刚摸到生死之道的门槛,便不知所踪,否则,假以时日,说不定又是一个岁月君王般的存在。
可想而知……
这一刻,方毅眸光大亮,敖血也是一幅按耐不住的样子。
若不是对这片黑白空间有所忌惮,说不定二人已经出手,至于眼下,二人却是不敢太过大意,毕竟血猿和金色佛陀前车在鉴。
不过,有些人却忍不住了。
那些妖族和僧人。
他们到不是察觉到了什么阴阳之道,而是彼此的首领深入其中迟迟没有动静,让他们有些按耐不住。
只见他们悄然靠近,一幅小心翼翼的样子。
黑白空间没有任何异样。
见此,他们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一个个步入其中,试图找到各自的首领。
但是可惜,等他们几乎全部迈入其中之时,那片黑白空间再次扭曲起来,如同一张太极图案,将一行人一点点吞没在其中。
“不好!快逃!!”
直到这一刻,人群才察觉到异样,可惜,一切都已经来不及。
连血猿和金色佛陀都抵御不了这股恐怖的吸力,这些普通妖族和僧人就更不用说了,一个个,就如同身陷泥潭一般,带着绝望和不甘的神情淹没在其中。
仅有的几名胆小的妖族,看到这一幕,脸色皆变得煞白如纸,浑身战栗。
莫说是他们,饶是方毅和敖血,面色皆有些苍白。
好诡异的能量,这就是阴阳之道?
只是……阴阳道人都已经陨落了,为何,这阴阳之道还存在,且主动出击,肆意吞噬这些人的能量化为已有,慢慢壮大自身。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规则之道还能够自主运转吗?
这又不是真正的天地之道,只是阴阳道人领悟的阴阳之道,何以会有这样的变化?
难道说,阴阳道人并没有死绝,他的残念就在其中,操控着阴阳之道?
想要这种可能,方毅眸光也不禁一寒。
真若如此,那二人只怕也没有那么容易逃脱。
所幸,只是残念,未必有那么霸道,说不定有一战之力。
方毅之所以如此肯定只是残念,是因为这阴阳之道一直居于这片空间之中,否则,对方早就想办法离开了。
而没有离开,那只能说明,对方无法离开,甚至连残念都不是。
只剩下一丝守护的本能。
若是这样,那也没有可害怕的,说不得……
方毅眸中一动,已然按捺不住了,一步步,向着黑白空间踏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