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84m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修真必須敗笔趣-第八百三十章應對之策-6xnoi

修真必須敗
小說推薦修真必須敗
韩韬在第二天上午,收到孟蝉的邀请,去了潇湘馆。
潇湘馆是玄藏学院一处,极好的会馆,这里是大宗师姬优的会场。孟蝉在这里,与韩韬碰了个面。
韩韬是丁乙的启蒙老师,孟蝉对他非常客气,礼数十足。
“知道老师不爱饮茶,喜欢喝酒,小蝉从天外天带了一点私酿,招待老师。我们小世界的情形,老师是清楚的,不能和大世界上万年的修真传承相比,这酒水有些上不了台面,唯一说得过去的是,口味新奇罢了,老师莫要嫌弃。”
韩韬道:“小蝉,你客气了,大家都不是外人,你这样客气做什么。”
话虽这么说,韩韬还是对孟蝉这次招待他的灵酒,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丁乙收到不少世家送的礼物,这些灵酒也是其中之一。小世界各个世家,几千年来,他们在不断的摸索中,也总结出不少酿造的法子,不少世家酿造的灵酒,极其珍稀。
“这是墨玲珑,中州莫家的极品珍酿,算是我们小世界最拔尖的美酒,老师你尝尝。”孟蝉开启身边的一小坛灵酒,亲手为韩韬倒了一杯,她招呼韩韬道。
韩韬连忙小心翼翼的接过酒杯。
这酒颜色深紫如墨,酒味并不浓郁,酒浆粘稠,别有一番风味。韩韬浅尝一小口,他的眉宇张开,两眼放光,显然是非常满意,孟蝉望着韩韬的神色,脸上露出了微笑。
两人面前的竹桌上,摆放着丁乙精心制作的几道冷盘。利用小世界的物产烹制出流花大陆东南风味的口感,也只有丁乙做得到。虽然这次是孟蝉与韩韬两人会谈,丁乙还是做了一些精心准备。
“本来应该是屠议长,来和您先谈的,不过天外天距离天池有不短的距离,他一人身兼数职,手头还有些事务要及时处理,他要过几天,才会到。因此这次,我先和韩老师您先谈谈,老师您不会介意吧?”孟蝉再度为韩韬满上酒。
韩韬道:“小蝉,这样客气做什么?我们之间,用不着这样生分,大家都是自己人,我们谈话,更轻松自在些,小蝉你无须再多礼。”
孟蝉点了点头,她正色对韩韬道:“昨天夜里,天哥已经跟我,大致说了一下情况,说老实话,我并不赞成,我们小世界与商总的合作。”
韩韬的身形,不免一下子僵住了。
孟蝉继续道:“虽然说,我们和商总,有着广阔的合作前景,互通有无,对彼此双方来说,这中间的利益,都是非常巨大的。而且,有商总居中打掩护,对我们将来经略大世界,也是有着极大的助益……”
韩韬不解问道:“小蝉,这道理你既然都知道,为什么还要反对呢?”
“安全!我感觉不到丝毫安全感,老师,你是一个明白人,不会看不到,这其中的诸多不安全隐患。”
韩韬皱了皱眉,他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左手拦住了,孟蝉继续倒酒的动作。
“小蝉,你所谓的不安全感,到底指的是那些地方?”韩韬非常认真的问道。
韩韬的反应,一一落在,孟蝉眼中。孟蝉也跟蔡媚娘,学过表演,如果韩韬,想要在她面前演戏的话,她自忖,她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眼前的韩韬,似乎并不是在作伪。
当然,这一方面,很可能表示,丁乙的这位启蒙老师,是一位级数很高的表演者、另外一方面,也许韩韬的政治敏感性很低,警觉性很低,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中间的各种复杂,诡谲的情势。不过,理智告诉孟蝉,这第二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韩老师,请恕我直言,这么多明显的破绽,我真的很难相信,您会没有丝毫察觉。”孟蝉眯起眼睛,缓缓说道。
韩韬的身子,往桌前再度凑了凑。
“小蝉,你不妨直说。”
孟蝉,微微皱了皱眉,不过她还是直言不讳,说出了她的担忧。
“据我所知,商总,是由神武帝国八大商会,联合诸多大小商会组建的大型组织。这个组织规模庞大,人员众多。所谓人多眼杂,你们商总,如果和我们进行交易往来,我们如何能保证接洽的人员,他们不是帝国内勤、特勤,或其他的侦查机构,秘密机关,安插在商总的卧底?”
“这个我可以向你保证,将来我们彼此双方,往来交易,绝不会出现这种事情……”韩韬拍胸脯,大力保证道。
孟蝉意味深长的看了韩韬一眼,果断的闭上了嘴巴。后面的诸多问题,她甚至都不想再说了。
韩韬如何看不出,孟蝉的不信任神色,他连忙说道:“小蝉,你是修真者,不会不知道,有储物法宝,这种东西。将来与你们接洽的,只有我一个人,难道,你还信不过我么?”
孟蝉不禁一愣,她还真的没有想过,这种情形。神武帝国最大的势力的商总,乃是地表世界最有钱,最有影响力的组织。丁乙身上的空间背囊,蟠龙腰带,这两件储物法宝,都是由地表大世界出产的,以商总的实力,财力,想必他们给韩韬,用来交易的储物法宝,也绝对是这种顶级的储物法宝,根本就用不着商队,和其他人。
双方最初的交易,不出意外,只是一些高级的修真物品和修真资源。两地的工业产品,以及一些低价值的物产,都不会拿来做交易。这根本就占据不了,多大的空间。由韩韬一个人来进行交易,完全是有可能的。
孟蝉闹了一个大红脸,她再度拿起酒坛子,给韩韬倒酒,韩韬用左手严严实实的挡住酒杯。看来,韩韬这时也有了一点小情绪。孟蝉一口喝干了,自己面前的灵酒。又徐徐将自己的酒杯倒满,她再度起身,为韩韬斟酒,这一次,韩韬没有拒绝。
“老师,您别见怪,小蝉我,是一个性如烈火,直来直去的人,有时候,说话太过直接,如果得罪了您,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宽宥一下小女子。”孟蝉诚恳道歉。
韩韬,脸上的神色,稍稍恢复了一些。
孟蝉接连干了三杯,向韩韬示意,韩韬嘘了一口气,这才回了,孟蝉的敬酒。
“韩老师,您要体谅一下我们,说句不客气的话,我们去大世界,就像是在刀尖上跳舞,稍有不慎,不仅是前功尽弃,很可能还会万劫不复。尤其是,您也知道,在我们没能探勘出,通往大世界的通道之前,前往大世界,只能靠天哥一个人。我是她的妻子,我怎么会让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以身犯险呢?”
韩韬点了点头。
“小蝉你说得没错,小心谨慎是应该的。”
孟蝉给韩韬斟上酒,同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两人一起喝了一杯。
孟蝉趁着倒酒的功夫,继续说道:“韩老师,商总如果只是派您一个人与我们接洽,很多安全疑虑,自然不复存在,不过,我还是想多嘴问几句话。”
“请讲!”
“韩老师,我猜想,当初,您也是用这种方式和真理会做交易的,我说的对吧?”
韩韬点了点头。
“我很好奇,虽然说商人无国界,但是作为神武帝国的人,我想道源和神武帝国的安全机构,秘密机关,应该不会不清楚你们在做什么吧?他们难道就听之任之,不会去向商总施压?或者痛下辣手,制止你们?”
韩韬道:“商总的势力庞大,八大商会的影响力,是方方面面的,明面上,大家还是会遵守帝国法律的,不过那里都会有边缘地带,灰色产业存在,神武帝国的宗门、道门众多,三教九流的势力,五花八门,这些帝国是没办法完全掌控的。与其让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势力去胡来,还不如让商总出面去整合经营,这,应该算是帝国与商总,心照不宣的默契。”
“商总与真理会打交道,帝国知不知情?帝国当然非常清楚,不过只要商总恪守几条底线,帝国其实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何况道源虽然主管安全与国防与外交,但是他在帝国内部,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和小世界的政局一样,内阁和大议会,对他的权力有着诸多的制衡,没有实质的证据,他也不能拿商总怎么样。”
天龙国的政体,脱胎于神武帝国的政治架构,孟蝉作为天龙国的行政首脑,她对这一套流程再是清楚不过。韩韬这一番解释,孟蝉倒是很快的就反应了过来。
孟蝉低头沉吟片刻,又问韩韬道:“韩老师,真理会对道源而言只是癣疥之疾,天哥才是他的心腹大患,也许他针对天哥会有不一样的态度。韩老师,您想过这个问题没有,要知道小世界的很多物品,都是在大世界从未出现的,如果突然之间,它们大量在大世界流通起来,以道源对天哥的敏感,他不会察觉不到,这些物品的产地。你们商总,未必能瞒得了他。如果到时候,道源逼迫商总,我看商总也很难保得了您,这也不是不可能的,老师,您觉得呢?”
说实话,孟蝉的这个问题,韩韬还真的没有想过。一时间,他的眉头拧成了一团。
半晌,韩韬长长的嘘了一口浊气。他沉声对孟蝉说道:“小蝉,既然你想到了这种情形,想必你也有相关的对应之策,不知道我有没有说错呢?”
孟蝉笑道:“韩老师,所谓的对应之策,天哥昨天不是已经跟您说了么?”
韩韬不禁一愣,他不记得,丁乙跟他有讨论过这方面的问题。他脑海中灵光一闪,他终于明白孟蝉这句话的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