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myu5人氣都市异能 從長阪坡開始 愛下-第0638章練兵與大比武的設想熱推-tjhrp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对于关平的理解能力,诸葛亮当真是有些诧异了。
他自认为自己也是天赋极高之人,否则也不会自比管仲乐毅的,关于这一点,诸葛亮还是要脸面。
现在他把八阵图的核心法子告诉关平,没等自己多解释,关平就弄明白了?
这事整的,诸葛亮都开始有些怀疑自己这革新的八阵图,到底有没有用!
“你真懂了?”
“诸葛军师放心,你方才说的我都理解了。
接下来只需要在实战当中得到锻炼,现在只能说是纸上谈兵。”
关平在草稿纸上写了两句核心,首要的便是纪律问题。
否则一旦有人不按照号令进行,阵型必然大乱。
二就是要因地制宜,不可居于形势。
八阵要视实际情况,将阵型调整为方、圆、曲、直、锐角等形状。
面对曹军的骑兵优势,要充分发挥弓弩兵的手段,综合发挥步、弩、骑、车协同作战的威力。
公孙瓒手里的骑兵可比曹老板手里的骑兵要厉害,白马义从还不是被强弩给击败了,几乎全部阵亡。
这也是诸葛亮从战事当中得到的经验,就是要用军阵当中的强弩对付曹操的骑兵。
管你的骑兵是不是精锐,再精锐,能比得过公孙瓒的白马义从?
诸葛亮接过关平手中的草稿纸,见他写了浓缩的两条,也不禁哑然。
这算是把自己革新的八阵,给总结出来了几个小技巧。
“想不到定国的领悟能力极高。”
对于这一点,关平自认为经过高考的磨砺,在阅读理解与古文方面,一直是可以的。
诸葛亮放下手中的草稿纸道:“若是想要阵型如同一人,必须要制定临阵纪律。”
军纪什么时候都是最为重要的,懒懒散散的肯定干不过军纪严明的。
“对于军纪方面,诸葛军师可是有高见?”
在纪律方面,关平也收到了不少的熏陶,兴许能提出一些意见。
诸葛亮本来就是来讲武堂演练八阵图的,故而对于军纪早就有了腹稿,并且这个是真的写出来了。
关平接过诸葛亮递过来的纸张,打开一瞧:
“一、执行金鼓旌旗命令。阵内大将命令由金鼓向全阵发布,全阵必须坚决执行。
旗幡麾前则向前,后左右皆是如此。
二、保持阵型整齐,为了发挥军阵的整体威力,临阵阵型必须要整齐。
没有将军麾令,在阵前擅自动者,斩!
總裁的替嫁前妻
吏士向阵中骑马、驰马的,斩!
追击敌人时,不得独自在前或者在后,犯令者,罚金四两。
准备迎敌以及追击敌人时,不得妄取牛马衣物,犯令者,斩!
士卒各随号令,又不尊号令者,有功不赏。
后列兵突出到前列,前列落入到后列的,有功不赏。
三、奋勇杀敌时,伍中有不前进者,伍长杀掉他,伍长有不前进者,什长杀掉他。
什长有不前进者,都伯杀掉他。
一部受敌,各部不救者,斩!
士卒临阵逃回的,斩!
逃回家满一天,家人不逮捕,不主动报告的,全家同罪。
萬古劍尊 江離
临战时,兵器弓弩不得离阵,如果离阵,伍长什长不检举揭发,与犯人同罪。
阵中设有监督人员,监督金鼓旌旗命令的执行,监督阵型的整齐,监督将士奋勇杀敌。
监察一切违令者与畏懦者,战时拔鞘出刃,皆可杀之!”
关平看完之后挑挑眉,果然军法够严格,几乎都是斩斩斩。
这应该是时代特色,否则马谡也不会被诸葛亮给斩了。
关平记得纪效新书,戚大帅的军法是割耳朵,并且言明背后有伤者,并不会有抚恤。
“如何?”诸葛亮掏出帕子擦了擦染黑的手。
“挺好的。”关平把军法篇还给诸葛亮:“军师是要在训练的时候实行吗?”
“训练的时候自然是打军棍!”
诸葛亮把纸张重新叠好收了起来,如果要打散的话,这些学生将来可都是伍长什长曲长之类的。
等到训练熟悉之后,在言明真正的军纪代价是什么。
有他们填充军队,作为中坚力量,执行军纪是没什么问题的。
“训练好可有什么奖励?”
“奖励?”诸葛亮瞥了一眼关平。
“自然,焉能只有大棒没有甜枣?”
关平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这些士卒需要被奖励,要不然怎么让他们保证忠心。
“你有何想法?”
“就是可以举行全军大比武啊。”关平想了想随口说道:
“比如比试弩,以六十步为基准,树立一个七八尺的靶子,中圆心者,三箭中两箭为善射者。
如此把人区分开来,测试为上等三则,中等三则,下等三则,记录再案。
一个月后原地踏步的人不赏赐,二次原地踏步打军棍,保持上等的还会有赏赐。
进一则者,赏肉,进二则者,赏肉赏酒,超进一等,不仅赏酒肉还要赏钱!”
“倒是不错。”
诸葛亮点点头,这都需要钱财:“赌坊的盈利如何?”
“赌神大赛落下帷幕,热度消散了一些,在观察当中,我发现许多同乡或者同宗都会自成一派。
我准备下个月放出风声,来一场季后赛,也就是按照区域,来组队进行参加。”
“花样倒是新鲜,好!”
诸葛亮赞同的点点头,关平利用的这点很好,同乡或者同一区域的人,有着天然的抱团意识。
有了源源不断的钱财,对于军中士卒的赏赐,也就有了保障。
“修路与建城的事情,今年怕是不行了。”诸葛亮觉得此事应该排在修路之前。
如今从公安行船往水路向襄阳而去,才是最为便捷的。
新建一座江陵城的计划,也没有展开。
尽管从江东购买大批军用物资,放进邸阁储存起来,但百姓们还没有步入正轨。
今年是最为繁忙的一年,同时让他们安稳下来,必须要手中有粮。
故而今年什么基建计划,都没有开展,但也在对明年的基建进行着积极的准备工作。
“只有我们的军事实力上来了才是正事,其余都是辅助。”
关平以前想要重建江陵城,创造就业,拉动经济。
但是拿下襄阳城后,江陵城就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反而修路要排在江陵城前面,但江陵城该建造还是得建造,至少要防范一下江东。
“全军大比武的事情,我与元直等人商议后,在上报给主公。”
~~
行军路上。
黄忠骑着黑马,瞧着这帮学生跑步,每个人腿上都绑有沙袋。
对于关平的招,黄忠倒是没有想到,他说绑沙袋练一段时间,等到去掉沙袋,便可以健步如飞。
如此已经进行月余。
到时候在全副武装着甲奔袭训练,打熬力气。
只有出去埋伏的一曲,以及作为修桥补路的学生脚下没有。
他们之间会进行一次对抗演练,自然要以轻便为主。
黄忠对于前面的对抗根本就不在意,进攻方有张南在观察,防守方有冯习在观察。
他们会把其中表现优异的学生做个记录。
同样的在跑步当中,如果有伍长发现学生掉队不禀报者,也会受到责罚。
宣扬的口号是,训练的时候帮助他,那就是在战场上的时候害了他以及整支队伍的人。
“平日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新卒余得水跟着队伍中的曲长大喊一声。
在军中他是一曲之长,但是现在他只是其中一个普通学生。
只有变强,才能让自己的学分搞上去,然后顶替伍长什长。
关平一直在给他们灌输强者上,弱者下,军中本就是强者为王。
黄忠打着马慢慢而行,瞥着这一帮学生,他很清楚,这些人都是关平所说的骨干成员。
中國龍組2 風華爵士
学成之后,放到军中,以点带面,多点开花,兴许能更加优秀。
“疾如电,快如风,猛如虎,来无影,去无踪。”
黄忠走到队尾后,又扬起马鞭往前冲去。
土匪寵妻:大當家的女人 雪璃
道路两侧稻田里的百姓,直起腰来,看着路过的士卒。
这其中也有他们的子弟。
余家老爷子满脸皱纹,脸上带笑。
自从少将军关平来了之后,不仅杀了恶吏包奎,还分了包家侵占的土地给百姓。
现在他家不仅能够耕种足数的田地,孙儿入伍当兵,家中还免了些赋税。
最为关键的是孙儿他娶了妻,现在还能进入讲武堂当中读书识字。
老余头老大欣慰,活了这么长时间,日子总算是有了更多的盼头。
“爹,我刚才看见得水了。”
戰妃家的老皇叔
余得水他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就带着光,享受着旁人的羡慕的目光。
余家的祖坟算是冒青烟了,能让小关太守如此看重。
关平在益阳县新招入伍的子弟,在讲武堂学习的并不在少数。
尤其是入伍当兵的户口,门上都挂了一个木牌,一人当兵,全家光荣。
就连本县县令都会对这些人家的老人进行慰问。
尤其媒人对这种人家更是高看一眼。
以前谁会想着要把女儿嫁给这种儿子在刀尖上舔血的人家啊?
大多都是当兵的人家与当兵的互相联姻。
这种待遇简直羡煞旁人!
益阳县当兵的氛围很高,可惜如今小关太守不征兵。
关氏父子对于百姓以及麾下士卒都很友好,这是百姓的常识性问题。
如今关云长身为襄阳太守,镇守襄樊。
关平乃是长沙郡太守,自然而然就被益阳县百姓称为小关太守。
天天喊口号跑步,都已经成为一景了!
马铁腿上绑着沙袋,他想不明白自己一个依靠战马的兵种,为何还要练习跑步。
他也曾想起要反抗,可惜一想到“关禁闭”那笑意满满的脸。
马铁选择性的把话给咽回去,乖乖跟着跑步了。
但不得不说,绑沙袋练习跑步,时间一长,这些学生发现真的浑身都轻松了许多。
今天刘备则是身着铠甲,亲自跟着张南一同观察。
他眼瞅着有人往路障里扔了马粪,当即派人制止。
掩盖痕迹归掩盖痕迹,在战场上可以这样搞。
但是现在是训练,能不能别放这么多马粪!
当初江陵之战的时候,刘备想起关平也是利用霹雳车,往城上扔各种粪便,用于打击城内的曹军士卒。
那当真是迎风臭三里。
由此可见,现在的年轻人一点都不讲武德!
“主公。”张南抱拳道:“已经让他们分散弄好了。”
“嗯。”
金和銀的故事 液氦
刘备点点头,对于这种对抗训练的法子,他也是极其满意的。
而且他也能看得出来,许多学员的身体素质在上升。
待到学生将千字文全都掌握之后,便可以开始讲习军法了。
对于这种场面,刘备更加乐于见到。
邺城。
头疾稍微转好的曹操正在批阅奏折。
他的求贤令发出来后,也有不少的人前来投奔。
别看赤壁一战,损失颇大,但总归是也是实力最为强横的存在。
而且孙刘两家在赤壁之战后,也并未表现出来,北上的动态。
故而这些人也就开始纷纷下注,来曹丞相这里效力。
军中校事又把最新打探的消息传递过来,送到荀彧的手上。
荀彧先是打开仔细看了一眼,做到心中有数。
曹操见荀彧面色凝重,开口道:“文若,又有何消息传来?”
“明公,乃是刘备那里。”
“说说。”
曹操放下手中的毛笔,往后一靠,稍作休息。
“刘备在长沙郡益阳县设立了荆楚讲武堂,从军中士卒择优而教,每日皆是要训练,甚至还读书识字。
诸葛亮以及韩嵩等人编纂了千字文,用来学习,只是版本内容未曾流出。”
曹操点点头,他会带着手底下的高级将领,一块苦读兵法,并且进行心得体会的分享。
倒是没想到刘备会专门培养军中士卒。
在他看来,这是费大力气的事情,只要领兵将军头脑清醒,深得兵法。
麾下士卒依靠军纪能够听令行事,便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无妨,随他去弄,此事云长必定是极其欢喜的,不会影响大局!”
曹操说了一句,对于这件事关氏父子,都是乐于见到的,他们父子俩对于士人,好像都很厌恶。
“明公,还有一件事。”荀彧拱手,微微抬头看向了曹操。
“何事?”
“刘备上表华佗为太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