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nzio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無量劫主討論-第一千零七十章 考慮周到看書-sxrzx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面对这种情况,陈安愣了不到一秒钟就明白北原康介在搞什么鬼了。
火影之妖帝 星仔
送房子,自然也要顺带送女人了,而在当前时代的扶桑,房子不值钱,女人更加不值钱,但这些不值钱的东西却可以换来很多值钱的东西,比如保安部长的实职,这却是非常划算的事情。
“北原要你在这里做什么?”
陈安毫不在意的问了一句,少女的存在对他没什么影响,也就是多个打杂的人。当然,他也不怕对方是北原康介或是什么人的眼线,因为他就是夺舍的事情暴露了也无所谓,谁还能把他怎么样不成。
他仅仅只是需要这具身体,其实并不怎么需要杨辉的身份。
哈比人歷險記
退一万步讲,到时就算他改变主意了,不想暴露隐私,把这少女捏死就好,照彻阴阳镜中体质才0.7的家伙,真的是比蝼蚁都强不了多少。
或许是感受到了陈安的那份漠视,少女跪伏的更低了,就好像是五体投地趴在那里一样,小小的身躯止不住的颤抖。
“北,北原样,让,让我照顾主人的生活起居,以及,以及……”
她声音发颤,到最后也没“以及”出个所以然来。
陈安不耐烦地摆摆手道:“忙你的去吧。”
少女如蒙大赦,从地上爬起来,半躬着身子,小碎步往厨房挪去。
忽然,陈安又叫住了她,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刚刚他忽然想通了,到了这个世界,用了杨辉的身体,他就不再是那个食气不死的天尊了,现在的他和普通人一样,有着吃喝拉撒的最基本诉求。
尽管他心里清楚,北原康介安排这么一个人,绝不仅仅是来照顾他饮食起居的,但有这么一个人似乎也不错,可以省了他许多麻烦,不然衣着饮食还得他自己浪费时间去弄。
因此既然这少女对他来说有用,自然要问问叫什么,以方便使唤。
而被陈安叫住,少女又趴到了地上,脸埋在双手之间道:“回主人,奴婢叫栗田樱子。”
这还是个有姓的。
最近,陈安全部心神都投入在锻炼杨辉的身体、揣测天玄的意图上以及窥探这个世界的真实上。
而窥探这个世界的真实,首先要了解的就是当前时代的社会人文历史背景,这些他都是通过杨辉的残缺记忆和对当地历史的读取上摄取。
尽管不算详尽,不足以窥探到这个世界的真实,但一些常识还是了解了不少,能够应对一些日常生活的状况。
三國之劉備是盜帥
就比如现在,听到少女连名带姓的报了出来,他就大概清楚,少女的出身不会太差,起码不是山村的野人,过去应该有个中产的家庭,接受过一定程度的教育,只是倒霉的家里遭了灾,才沦落至此。
不过这些也不管他的事,有个称呼,方便他使唤就行,于是等少女报了名字,他就直接挥手道:“没事了,去忙吧。”
之后的几天,陈安也没去公司,就在这个“家”里,如泥胎木塑一般,除了吃饭上厕所全程都在打坐中度过。
当然,这只是栗田樱子眼中所见,实际上,陈安的“身体”在这里放着,精神意志则在不断的进行着思维的风暴。
两天后,陈安颓然退出这种“无我”的状态。
经过这两天的“窥探”,虽然他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又更进了一步,可还是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对天玄的安排还是一头雾水。
于是索性退了出来,准备随机应变,尽管这么做可能被动了一些,可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办法。
大罗和清净的确是差了一级,可这一级就是天壤之别,视界完全不一样。
大罗天所见是四海八荒寰宇内外,可清净天所见却是上下万古,个中差别十万八千里都不足以形容。
暂时放下这些,陈安直接思维归回身体,随意瞥了一眼,发现体质达到了3.4。
不到三天的时间,体质竟然增长了0.2,力量敏捷等基础属性也有相应的增加,这种提升简直可以说是飞速。只是陈安撇了撇嘴感觉还不是很满意。
相比起喝药的爆发式增长,这种程度的确还差了一点,如果再有机会得到类似的东西,或许还能再获得一次爆发式的提升。
对于身体素质的提升,陈安是怎么都不嫌多的,因为现在接近超凡的体魄也仅仅是让他心里有个安慰而已,如果真想达到他心中预期的标准,做到出手无顾忌,身体体质起码也得达到百万以上,甚至上亿的数据评价,这可怜巴巴的3.4,真的只是毛毛雨。
而如果按部就班的提升,或许没有境界层次的限制,可两天提升0.2,也就是说起码得三万年才能达到他的心里预期。
虽说,他不一定非要达到那个层次,但在这个清净天尊留下的竞技场中,多一分力量,总归就多一分自保之力,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情况不明的时候。
当然,他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类似这种药剂一样的东西究竟能把他提升到什么程度,或许几十一百就顶天了,尤其是在这个末法世界,所有事物能量度都极地,但总归是个希望。
而且陈安总觉的这种超凡药剂有些说不出的古怪,或许天玄的目的就蕴藏其中,如果有机会,或许可以好好研究一下。
从房间中走出,陈安发现栗田樱子正在客厅撅着小屁股卖力的擦着地板,当将客厅最后一块角落都擦的锃亮后,她站起身捶了捶腰,就放下抹布,丝毫不停歇的往厨房走去——此时已到傍晚,到了要准备晚餐的时间。
只是路过楼梯,正看到额站在楼梯上的陈安,不禁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赶紧一个躬鞠到底。
“主人,晚餐马上好,请您稍待。”
说完,她立刻就加紧了小碎步去了厨房。
别看她年龄小,但经历过家变,被人像货物一样卖来卖去,早就明白了很多世间冷暖,所以很珍惜现在的稳定生活。
而且这家的主人虽然看起来为人冷漠了一些,也不太好相处,可也没有怎么苛待过她,不知没有任何的要求,相反,其整天闷在屋里也不出来,每天只要按时送去一日三餐就行,非常好伺候,整个房子似乎都成了她的乐园。
当然,她也不会就因此懈怠,依然拿出十二分的努力,想要做到最好。
重生之校園威龍 浪漫煙灰
陈安自然不知道她心中所想,只觉身边有个人帮着处理杂物也不错,甚至都没怎么在意少女,只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逻辑中。
直到一个小时后,他坐在餐桌旁,准备用餐。
無心總裁別煩我
晚餐是西红柿蛋汤、水煮牛肉、煎鱼排、还有一些时蔬,在这个时代,这么一餐饭已经算是相当丰盛了。
陈安拿起筷子,想了想对一旁侍立的栗田樱子道:“坐下一块吃吧。”
栗田樱子吓了一跳,她明显接受过一定的调教,连忙低头表示不敢。
“我是主人,听我的话。”
陈安的语气依旧淡淡的,但正是这种淡淡的语气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意味。
栗田樱子身体不受控制的就按照陈安的吩咐坐了下来,拿起了筷子,但头依然埋的很低,不敢与陈安对视,也不敢先动筷。
直到,陈安笑着道:“吃吧”。
她才像被控制一般,动作机械的向面前的菜肴伸筷。
陈安当然不是恻隐之心发作,仅仅只是因为无聊。当然,无聊之中情绪也不该出现在他的身上,只是用了杨辉的身体,莫名其妙的就会出现这些奇奇怪怪的情绪。
说起来,陈安自小就是个感情比较敏感的人,爱憎分明,睚眦必报这些都是他情感达到一个极致的表现。
只是随着经历的世事变迁;随着他成为东莱皇帝,与周围的人关系渐渐疏离;随着他修为渐深,与同一辈人渐渐拉开差距;随着他踏上天途,求得正道,渐近于天……
他的情感渐渐变得淡漠,哪怕对生死亦不太看重。
原本他对这种情况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他一生受累于旺盛的情感,现在将之摆脱,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武猴
所以哪怕他心里清楚自己正在逐渐失去人性,失去愤怒、喜爱、仇恨的感觉,但依然无怨无悔,甚至乐在其中。
只是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天玄所设下的考验,所导演的命运,似乎都在引导着他重拾人性,保持情感的极致。
他唯一的猜想就是,这或许涉及到了无量之途。
因此,他并没有想着抗拒,而是一切顺其自然。因为,如果他真的和天玄是一体的话,那天玄的无量之途,又何尝不是他的无量之途。
溺寵一等狂妃 南宮雪兒
两人一边吃饭,陈安一边遵循本心的情绪,饶有兴趣的问道:“这些菜肴还不错,你怎么买的?”
尋美之不死高手 雙魚
他不认为一个被送出去的女孩子,身上还有钱,果然,栗田樱子老实地道:“北原样,在离开时给我留了一些钱,让我照顾好主人的饮食起居。”
陈安心道果然,不禁又笑着问道:“你有钱,又没人约束你,为什么还要待在这,为什么不逃跑?”
栗田樱子听陈安这么问,先是吓了一跳,但仔细看了看陈安的表情后,被他和煦的笑容感染,渐渐安下心来,诚实地道:“我,我不知道该去哪里。”
陈安点了点头,这个答案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如果栗田樱子的父母亲人还在,不会忍心把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出卖的。
为了打发无聊的用餐时光,陈安本打算再问问栗田樱子家里的情况以及沦落至此的原因,这虽有揭人疮疤的嫌疑,可陈安完全没必要在乎栗田樱子的情绪。
人類已經無法滿足吾等 星熊勇儀
只是突然之间房里响起了门铃的声音,竟然在这个时候有人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