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qm0精华都市小說 都市劍說 愛下-第1561節-醒醒腦子鑒賞-fzqku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李白的储物纳戒里面虽然有狙击步枪和自动步枪,甚至还有高平两用机枪,无奈他的枪法实在令人叹为观止,即使比以前有改善许多,但是想要打飞翔在天空中的老鹰,恐怕还远远未够。
臥底皇後
很可惜赵子午也不是神枪手,不然这些枪械倒是可以派上用场。
既然无用武之地,所以李白懒得跟对方解释。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赵子午:“……”
白日里的鹰啼格外热闹,时不时见到有老鹰投射到地面上的影子从洞外飞快掠过。
叛逃者们掌控的鹰群一遍又一遍的地毯式搜索这一地区,从日出到日落,累个半死却依旧没能找到李白他们的身影。
鹰眼虽然锐利,却仅限于高空鸟瞰,却并不适合搜寻洞穴。
四人一熊安安静静的待在山洞里面,直到天色转暗,依旧没有一只老鹰能够发现他们。
吃过晚饭,行李装备收拾完毕,把刘权扔到前面继续带路。
虽然有林小雅的侦察小鸟“杀手”协助在电子地图上指示了目标,侦察小组可以循着地图一步步抵近侦察。
但是能够有熟悉的人带路,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规划出抵达九州玄学会叛逃者据点的准确路线。
夜空晴朗,没什么云,月光和星光肆无忌惮的洒下来,视野有如白昼,不过看什么都像戴了一副墨镜,却并不影响行走夜路。
呼啸而过的冷风比昨晚还要小上一些,不过所有人都依然扎紧了袖口和领口,除了李白和“熊三儿”以外,其他人都被吹得有些瑟瑟发抖。
在一处岔道前,前面领路的刘权放慢了脚步,似乎在分辨和迟疑。
才走了一天,身为俘虏的刘权形容枯槁,步履迟缓,在一处岔道口,
李白拿着手机,一边对比电子地图,一边来到刘权的身边,问道:“左,还是右?”
洋鬼子偷工减料,这个岔道或左或右似乎都能够走通,究竟哪条路更近,更安全,恐怕只有这个俘虏才知道。
驕妻養成:冷總裁的迷糊蛋
刘权毫不犹豫的说道:“左边!”
他的双手被反铐在背后,连指一下岔道口都做不到。
“‘熊三儿’!”
李白冲着熊小弟招了招手,向岔道口指了指。
刘权的脑门子上悄然滑落了一滴冷汗。
特么的,怎么可能!
“嗷?”
“熊三儿”自然而然的往右边岔口去了。
都说老马识途,可是狗熊也识路啊!
自然知道自己是从哪条道儿出来的,也该从哪条道回据点最近。
就算是记不住,以狗熊鼻子的敏锐,照样能够嗅出蛛丝马迹出来。
“咦?这不是右边么?”
赵子午一脸惊诧。
连狗熊都知道自己该往哪儿走,这个刘权说左边是几个意思?
“我看你需要醒醒脑子!”
李白一脚就将不老实的刘权踹倒,拎着他的领子往“熊三儿”走去。
真以为劳资是开善堂么?
“不要,不要!我记错了,记错了!我天生没有方向感啊!是右边,右边!”
被一路拖过去的刘权哭嚎起来,以为李白要将自己拉去喂熊。
以自己的小身板儿,多半还不够一顿的吧?
“‘熊三儿’!给他做人工呼吸!”
李白不理不睬刘权的求饶,将他往地上一扔,招过来熊小弟,让它把大爪子按在刘权的胸口。
熊掌在锅里,那是一等一的美食,但是放在胸前,就绝逼不是什么好体验了。
刚压上去,刘权就开始大呼小叫。
“要死了,啊,要死了,饶了我吧,再也不敢了,哎呀呀呀,可压死我了,不行了,不行了,嗬嗬,嗬嗬……”
熊掌压上来固然沉重,还未用力,这货就已经开始给自己加戏,一副不堪重负,几近断气,连死鱼眼珠子都快要被挤出来的模样。
即便这样也掩盖不住他依旧中气十足的真相。
“呵呵!~‘熊三儿’,听我的节奏,一大大,二大大,三大大,四大大,一二三四,再来一遍。”
李白冷笑了一声,开始给这位戏精加配音伴奏。
要怪就怪这位驯兽师的技艺高超,将北美灰熊训练的无比通人性,“熊三儿”楞了楞,很快心领神会,大爪子开始用力,一大大,二大大,三大大,四大大……
这一回可真的要老命了。
压根儿就不需要装,毫无俘虏自觉的刘权可遭了大罪,那何是体重五六百斤的北美灰熊,下爪根本没个轻重,随便按上一下,连屎都差点儿被按出来。
一大大,二大大,三大大……
“我要死了!”
肺腔里的最后一丝气生生挤出来,脸色煞白的刘权欲哭无泪,他真的就要死了!
“李白,他快死了!”
盛世婚寵:悍少的小暖妻
極品花少
赵子午不忍直视。
“他需要醒醒脑子。”
李白不再配音,可是“熊三儿”已经适应了这种节奏,自觉的打着节拍,刘权的苦难依旧没停。
“他没动静了!”
赵子午提醒,那家伙已经不再哼哼,就像一截烂木头一样,任凭北美灰熊按压胸口,就差熊嘴凑上去,狠狠亲上一口。
總裁的惡魔小妻
“哦!停一下!”
李白打了个响指。
“熊三儿”立刻收回了爪子,一屁股坐倒在地,仍然有些意犹未尽。
以后将来没饭吃,混乐队充当打击乐器手倒是不错的选择。
狗熊混音乐圈并非没有先例。
一瓶自然凉的矿泉水浇在了刘权的脸上。
“我,死,了,么?”
刘权悠悠醒转,双目无神。
“没死,咱们可以继续!”
李白又一招手。
“熊三儿”立刻扑了上来,杀猪般的惨叫声再次响了起来,那个大熊掌,光按着不动,又尖又长的爪子都能刺得人生疼。
一大大,二大大,三****大大……
李小白专治各种不服,就问你服不服?
任你奸似鬼,也得写个斗大的服字!
“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要不杀了他吧?”
剑道大家唐明辰有些看不下去。
还不如给个痛快的,像这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死去活来,当真是一种惨绝人寰的折磨。
“相信我,这方面我是专业的。”
不论是专治脑子有问题之人的不服,还是审讯有罪之人,李白果然是专业的。
可怜刘权背铐着双手,既逃不掉,又无力反抗。
李白是谁?
兩個世界一段戀
号称大魔头的人物,岂是好说话的易与之辈。
想死?
没辣么容易!
硬生生给轮了八次,北美灰熊都会打华尔兹的拍子了,换来的是刘权已经有出气,没进气,眼见着快要不行了。
“咄!~”
李白轻颂咒文,引来一丝灵气,一指点在刘权的心口,又将他从半只脚踏进的鬼门关前给生生拽了回来。
阎王要你三更死,魔头敢留人到后日。
雲荒莫離 陌璃墨離
他可是大魔头啊!
“呜呜呜,你杀了我吧!”
被救醒回来的刘权竟哭得像个四十岁的孩子,他连想死的心都快有了,可是偏偏不遂己愿,活着还得继续受罪。
“你的命属于我,想死?嘿嘿,对不起,由我说了算!”
李白的笑容亲切,仿佛人畜无害。
可是在刘权眼里,却如同恶魔的狞笑,看着一人一熊都快有了条件反射般的心理阴影。
他发誓,这辈子宁可训练小松鼠,也不愿意训练大狗熊,简直太糟心了。
“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如果不是因为背铐着双手,刘权恨不得当场跪下来,五体投地的求饶。
“脑子清醒了吗?”
李白的话就像在轻描淡写的询问,有没有信心完成一百道20以内加减法刷题小测验的全部正确率。
“醒了,醒了,完全清醒了!”
刘权猛点头,满满的求生欲。
我為紂王之傲嘯封神
“那么,继续带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