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4v7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 重生的楊桃-第487章 從艾隆堡到菲斯科勒營地再到賽波拉瓦湖-kjm5f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罗斯猎人们尽数享受到主人般的伺候,他们大多休息了一整天,虽与本地的女人所有**,他们反而自感更加强壮。
罗斯与巴尔默克结盟了,绝大多数人对此西方港湾的部族非常陌生。他们似乎有两万部众,每个男人都有征服无尽之大海(大西洋)的梦想,他们也不容小觑吧。
留里克带着极强的目的性而来,后续的事他自己也不需要太过操心。
梅察斯塔领了任务,他安排一些人手坚持冬季挖矿,艾隆堡的铁匠工坊的炉子则完全由卡威、卡姆涅负责,铬铁仍在产出。
留里克的眼睛盯向北方,那里是养鹿人的冬季牧场,是熊出没之地,也是巨树之地。
留里克只是知道北欧的宏观地理轮廓,却也矿产资源精确的位置根本不知。
他是一位一知半解的探索者,其他的族人就是纯粹的不知道。
奔向北方猎获珍贵毛皮伴随着很大的风险,严寒比北极熊还要可怕。
说罗斯人或是别的维京人不畏严寒,敢于光着膀子在雪地狂奔,仅有少数狂人敢这么做。
留里克麾下的猎人们,哪一位不是全副武装?大家穿得非常厚实,手里的武器也很精良。
他仍旧带着赛波拉娃,两人坐在温暖避风的雪橇中,带上一座扭力弹弓这一重武器,在三百猎人、巴尔默克探险者,乃至养鹿人驱赶的“驯鹿大军”,浩浩荡荡地奔向一个非常明确的地点。
艾隆堡是北方的关键基地,有望发展成繁荣的城市。
只是留里克考虑到新的形势,艾隆堡已经不能算作边塞。他需要为冬季狩猎再建设一个更北方的据点,且这一据点必须全年运营,以为未来注定繁荣起来的与新盟友的贸易线路,提供一个安全可靠的驿站。
它必须在北方,必须毗邻河流,最好还得有自力更生的能力。
留里克犯不着重新建立一个据点,因为罗斯人已经将之开辟。
他完全不用担心什么,大军在冰封河道快速前进,目的地正是上游的那个湖泊。
艾隆河(凯米河)起源于摩尔曼斯克台地,它流入一片舒缓之地,多条河流在此汇集。尤其是非常关键的一条之流,它来自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中心山脉的北部,具体的源头是一座高山湖泊,在湖泊的西边山下就是巴尔默克部族所在的庞大纳尔维克峡湾。
河流的交汇处形成一片湖泊,此地是多种冷水鱼的栖息地,也是多支三文鱼种群的产卵地。
另一个时代ꓹ 一座名为罗瓦涅米的芬兰城市在此建立,如今罗斯人征服了这里ꓹ 建立起季节性的定居点。
留里克决意将其永久性确定下来,所谓夏季捕鱼冬季猎兽,全年都作为迎接客人的驿站。
她的宿命是菲斯科勒堡ꓹ 也就是渔人堡,留里克决定永久性地以此命名。
傲世霸仙
狩猎大军目的地ꓹ 菲斯科勒堡!前进!
养鹿人驱赶着鹿群走走停停,唯有拉雪橇的鹿群较快速地前进。
三百余人挤在四十辆雪橇中ꓹ 他们带了一批食物和建筑工具ꓹ 对于建设一个牢固的冬季很有信心,就是现在行进的地域对于大家已经颇为陌生。
一辆雪橇仅有两头驯鹿拉动,得益于冰河的平滑,留里克不觉得驯鹿过于疲惫。人们在夜幕下持续前进一阵子,实在疲惫了就在冰河边的雪地扎营。
菲斯科勒到底还有多远?
留里克算着时间,他们一行愣是在路上磨蹭了整整两天。他们在一个清晨出发,直到第三天傍晚ꓹ 人们终于发觉前方的世界一片平滑。
夕阳的柔光照出瑰丽的晚霞,冰封的大湖也是一片霞光。
看到这样的场景ꓹ 留里克也沉醉于它的美丽。
“冰雪世界真是漂亮ꓹ 就是太冷了。”一个未知的力量催促他跳下雪橇ꓹ 留里克站在厚实的冰层上大声命令:“找到我们的夏季营地ꓹ 就在那里扎营!”
夏季建设的捕鱼营地就在湖畔,留里克放眼望去ꓹ 不劳手下人寻找ꓹ 他很快发现了那些木头建筑。
队伍很快开赴最终目的地ꓹ 一些夏季曾在这里捕鱼的人回来了,他们一时间认不出着覆盖了厚实积雪的木屋群。
瞧瞧这一切吧。
留里克掐着腰欣慰于族人的奋斗:“真是好极了ꓹ 我还以为要建设很多房子,真是想不到啊!我似乎只需要建设一圈遮风木围墙?”
比勇尼走上前:“我来过这里,就是在此遇到了你们的人。”
“哦?”留里克一拍脑门:“我想起来了,你说过此事。你觉得这里现在如何?”
比勇尼耸耸肩:“积雪太多,清扫一下还是可以住人。房子简陋,我们可以立刻建设。至少这里要作为一个安稳的营地,我可不想露宿在外面。”
“也好。我们现在就开始伐木,然后兄弟们分散开自由打猎。”
“自由打猎?”比勇尼一怔:“我还以为你的军队是要进行合作围猎,熊可不是一个人就能杀死的。莫非……”
命運記事本
留里克自信地笑出声:“我的族人喜欢自由的打猎。遇到熊,那就将它杀死,或者被它杀死。真的勇士不畏惧严寒与野兽,如果死了那也是命运。你应该明白,最勇敢的战士需要这样的经历。”
比勇尼无话可说,他还是觉得留里克对族人的放任是冒失的,因为熊很危险。
留里克这才刚刚安顿下来,甚至才和比勇尼扯了几句话,危机突然到来。
蛮荒的世界,危险总是突然发生。
有猎人看到了旧营地木头上存在诡异的抓痕,他们本能地警惕起来,纷纷拔出长剑或是端起上了箭矢的十字弓。
虚掩的木门里似乎隐藏着怪物,多名猎人谨慎地走去,推开木门便看到里面窝着的怪兽。
那怪兽开始咆哮,接着嗷嗷叫地冲出来,最后硕大的身影暴露在夕阳中。
多名猎人被撞倒,多亏于非常厚实的皮衣做保护,以及周遭世界的积雪,让大家保住一条命。他们爬起来,捡起剑就要与怪物搏斗。
更多的猎人行动起来,数百双眼睛看到了,一头窃下营地房舍冬眠的棕熊冲了出来,十多名猎人充当行军杖的长矛纷纷戳在熊的身上。熊在痛苦哀嚎之际疯狂挣扎,罗斯猎人们可不敢再贸然进攻,他们有更稳妥的杀熊办法。
队伍里掌管致命的钢臂十字弓的猎人,他们使出浑身力气上弦后,安装锥头破甲箭,近距离击中射击熊的脑袋。熊颅骨岂是铁板,箭矢插在熊的额头,巨兽死……
如此疯狂的猎熊场景被比勇尼清楚看到。
他重点注意到了罗斯猎人最后的攻击,当即愣住:“你们的那种十字弓,居然……”
“怎么样?”留里克心脏在狂跳,他知道威胁瞬间就解除了,就是自己的颤抖根本控制不住。他竭力用笑容掩盖自己的紧张:“我们就是这样猎熊的,十字弓上可以猎熊,下可以杀死松鼠。”
“它就这样被你们杀死了?真是惊人。留里克!”比勇尼直接一巴掌盖在留里克的肩膀:“我的兄弟,我请求你送我们部族一些十字弓。哦不,我们愿意用盐还交换。”
难道要送武器给新盟友吗?留里克一时不好回答。
他索性保持沉默,见状比勇尼硬是识趣的没有多问。罗斯人的十字弓已经彻底改变了比勇尼对于弓箭的理解。在故乡的港湾,部族居民懂得做弓箭,只是猎人的弓威力一般,它最多可以猎杀野鹿,除此外就不要妄想猎熊了。
被熊撞倒的人们多人被撞破了嘴巴,他们被族人们拍打,称赞“神庇护你平安无事”。
想不到猎熊的行动有这样的开始,第一只被杀死的熊居然是一头棕熊,看来这一带的冰封世界,林子里的隐秘角落必有一批洞窟藏着熊。
棕熊的皮革不如北极熊的值钱,前者冬眠后者则到处游荡。
这一时代,陆上游荡的北极熊甚至会用伏击手段捕杀游荡的驯鹿,至于在北冰洋的冰盖处守着冰封猎杀海豹是另一种选择。罗斯人进入的世界与无人区无异,广袤世界里仍旧自由生活的一批养鹿人,他们也无法对这片世界的生态带来什么影响。
北极熊仍有在这一带游荡,这一点罗斯人非常确信。现在大家有了新的选择——找洞窟射杀冬眠的棕熊。
熊胆似乎可以让男人雄风百倍,留里克对此是完全不信的。一些猎人对棕熊的内脏产生兴趣,尤其是熊的肝脏。至于熊肉自然被大家分食,每人都得到一块熊肉,大家将之烤熟吃掉,以此作为狩猎盛会的开始。
罗斯人在夏日旧营地安顿下来,他们扛着斧子拎着双人锯,大肆砍伐周遭的松树林,再以木材加固房屋。
一间被留里克选定的房屋被加固建造,未来这里就是熊皮或是其他皮革的囤放仓库。
建设工作持续了三天,除了照看拉雪橇驯鹿、继续开始建设围墙的五十多人留了下来,其他二百余人就以着菲斯科勒据点为中心分散开来。猎人们自发组成狩猎小队,他们多以亲朋为关系纽带,多是十人为一组,拖拉着临时做的小雪橇带着重要的给养和武器,前往松林深处。
留里克也在其中!
也许罗斯人的最高贵的首领不该冒险进入未知的冰天雪地猎熊,估计到民众的舆论,加上巴尔默克“王子”的关注,他自觉必须亲自射杀几头熊,才能向所有人证明自己小小年纪就具备个人战斗的本事。
族人们的日常生活缺乏娱乐,与妻妾**、兄弟们打架,大概就是最有意思的娱乐。至于“抢陶瓮”(最初的橄榄球)的游戏,那和打架没什么差别。人们需要各种有意思的消息,大家好聚在一起嚼舌头。留里克断定,人们不会管他是如何猎熊的,他们只看结果,所谓留里克大人亲自射杀了熊,这就足够了。因为部族里的那群“野生故事大王”们会自发的添油加醋,为他们的留里克大人增加各种buff,将之描述成英雄战士。
留里克当如何猎熊?那座雪橇上的扭力弹弓就是他的武器!
他带着赛波拉娃,与耶夫洛等十多名精锐佣兵、比勇尼等十三名巴尔默克人一道组成猎熊队,奔向了东方的世界。
他们沿着一条冰河前进,前方的世界对于所有人都是非常陌生的。
也不尽然。留里克完全知道继续向东就是摩尔曼斯克,也许旅途上还会遇到新的养鹿人家族?
他们一直在行进,似乎冰冻的世界上只有他们这一小撮活物在挪动。
冰雪吸收了太多的声音,每一个宿营的夜晚世界都安静极了,为此人们只能持续点燃篝火,一来是取暖,二来也是避免未知怪物的袭击。
留里克一直在冰封的艾隆河前进,他的猎熊队伍实质上的成为第一支探索河流源头的探险队。
他们近三十人、六头驯鹿构成的队伍,愣是又在冰面上走了三天。北极熊?根本就不见踪迹!世界宁静安详又极为寒冷,一切就仿佛传说中的神的领域。
一片新的冰封湖区出现了。
在白雪皑皑的松林包裹下,前方巨大的世界居然全是冰层?就仿佛这里本该是一片海!
極品白領
它不是海,而是湖泊!
比勇尼和弗洛基,这二位巴尔默克人还是首次见到如此壮观的大湖,接着莫名的恐惧感作用全身。
青春如歌 cx先生
一行人纷纷愣住,比勇尼心有余悸,他问及留里克:“也许熊不在这一带,我们当换一条线路。前面的冰雪世界非常危险,看看这大湖,里面或许暗藏着冰雪怪物,我们继续前进很可能掉进冰水,被怪物拉下去吃掉。”
留里克根本不觉得恐惧,反而是一路上连头熊的脚印痕迹都没发现,真是气死人。
“怎么?你畏惧了?堂堂巴尔默克未来的首领、一位强壮的勇士居然畏惧了?”
留里克的言语充满不屑,比勇尼索性不再抱怨,他质问道:“你想怎么办?继续前进?如果你能预知前方大概的情况,我愿意去拼。”
“继续前进!不能杀死一头熊,我绝不回去。”
留里克说话呲着牙,如此坚定的言语比勇尼如何质疑呢?他捣捣亲弟弟:“弗洛基,看看你的留里克兄弟是如果的坚毅,你可要学着点。”
我的夫人是鳳凰
“我的态度也是继续走。”弗洛基也拍打起留里克的肩膀:“咱们是兄弟,有任何的挑战自然要一起面对。”
这是鼓励的话?留里克根本就无所谓,他就是憋着一股气。毕竟整个北狩的行动他是统帅,广大的罗斯人猎人都已菲斯科勒堡为据点,或是奔向北方、或是西方,这些方向都是大家探索过的区域,那里有什么猎物兄弟们都清楚。
那么自己的前方有什么?
“继续走!前面根本不是什么困难,而是一片冰封的大海。”留里克继续呲着牙,而且语出惊人:“也不对,也许那片大海还没有完全的冰封。比勇尼,你知道吗?当我们见到那片海,如果放下船只沿着海岸线向西漂游,恐怕仅需七天就能抵达你们的港湾。”
“什么?这是真的?你确定?”比勇尼再三确认,留里克在再三肯等,他仍觉得留里克说梦话的成分太大。
弗洛基昂起脑袋,根本不是亲哥哥的质疑:“我相信留里克的话的对的,我要跟着他去看那片大海。”
“那就走吧。”比勇尼不想再有任何质疑,他唯独问及一个很现实的东西:“我们发现了这个巨大的湖泊,留里克,给它赏赐一个名字。”
“名字?”留里克实在也没有多想,他猛然将站在自己身边、穿着厚实得好似一只小熊的赛波拉娃拽到身边:“就以她的名字命名,赛波拉瓦湖。”
但是这座湖泊,本质就是凯米湖,它的确是艾隆河(凯米河)的上游,然而河流的实际源头还在北方。
那是一片处于高处的苔原沼泽,地下水与山丘融冰的共同作用下,就成为北欧的一座“水塔”。
也是在这里,留里克渴望的猎物终于出现了!它不是熊,只是一小群游荡的野生驯鹿。
憋疯的留里克,就乘坐着驯鹿雪橇逼近鹿群。鹿群也显然看到了冰湖之上逼近自己的一群黑乎乎的东西,它们都只是嘴里嚼着草根昂首观望,之后便遭遇致命的袭击。
留里克亲自操纵扭力弹弓,安置好的机械瞄准机构调整好木头标尺,它呈现了固定的射角,一支标枪飞射,其飞跃近一百米,划过一个漂亮的抛物线,精准扎在鹿群中。一头大角的鹿直接被戳穿脖子,被钉在雪地上。
其余鹿群这才想到逃跑,可惜为时已晚。
合计十头驯鹿,除却跑掉的三头外,其余驯鹿都被罗斯人的远程武器杀死。
耶夫洛放下钢臂十字弓,高兴地长呼一口气:“主人,你精确射杀了一头鹿,你是一个精锐得战士。”
“别废话了,我们走了这么多日子可算有了战果。”留里克高兴地笑道:“这下我们有了关键的补给,鹿是神的赏给我们的。耶夫洛,带着兄弟们回收箭矢,把鹿皮剥掉,分割鹿肉烤食。我们就在这里扎营,休息一晚明日继续走。”
猎鹿之事,全部的巴尔默克人都是看客。比勇尼惊得无话可说,留里克明明还是个孩子,操纵那架在雪橇上的奇怪的“巨弓”就轻易猎鹿成功了!现在比勇尼又对扭力弹弓起了浓厚兴趣。
至于弗洛基,这孩子对于猎熊猎鹿已经无所谓,他就是想在这一冬季,看看一片全新的大海,看看所谓北冰洋的壮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