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p19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玉妃養成記 txt-第397章 尾聲-1v8ox

玉妃養成記
小說推薦玉妃養成記
“哼。”他一声冷笑,转眼看向别处道“这么多年了,一点长进都没有,想什么事情都是这么简单。”
好吧,我是没长进,在你和嬴政这些聪明人眼里,我永远都是一头蠢驴,好吧好吧,你随便说,我不接话。
“你想过陛下会怎么想这件事吗?”他回过头来冷冰冰地看着我。
我指尖一动,故意把脸转到一边,对于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是不知道!你的那些小伎俩怎么可能骗得过他?他早就已经心知肚明是你做的手脚,只是忍着不说而已!你就真以为你自己聪明吗?”他的声音里面已经有了明显的愠怒“你是在把你自己往刀尖上推,你知道吗?为什么要做这么蠢的事?”
“好,我蠢,我本来就是蠢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切。”我冲着他冷冷一笑。
“那你到底还要蠢到什么时侯?”他一拳打在面前的案几上,茶水从杯子里跳出来溅到我的裙子上。
他盯着我的脸,一字一顿地说道:“以后我的事情,你不许再管!”
我盯着裙子上的一片茶渍,突然感觉到这个场景十分可笑,我不知不觉就笑出声来了,我是在嘲笑他,也在嘲笑我自己。
这么多年了,我们这两个傻瓜一直这么相互躲闪,相互欺瞒,以自己的方式来保护对方,自以为这样就可以给对方更好的东西。
可是如今又如何?彼此的牵挂和保护却让两个人全都走到了刀尖上,这可真是一个讽刺!
“好!那我的事儿,以后你也别再管!”我也冷冰冰地给了他一句,转身进了屋子。
雀追
暖洋洋的阳光在我关上房门的一刹那戛然而止,屋子里终归是阴冷的,我重新坐回到榻上,心里依然有些憋气。
房门被突然推开,他怒气冲冲地进了屋子,转手把房门给插紧,我吓了一跳,赶快站起来,盯着他青筋暴起的额头有点不知所措。
“小四,你……你要干什么?你干嘛要插门?”
“你到底在干嘛?!”他一把抓住我的肩膀满脸怒气地左右晃着“好好活着不行吗?好好当你的秦王妃不行吗?他可以给你荣耀,可以给你保护!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瞎折腾,一定要把自己的命玩进去才算安心吗?”
他的样子吓了我一跳,我偷着瞥了一眼被他插上的房门,心里开始慌乱。
“我没有……”
“朴豆,你知不知道他随时能杀了你?”他一口打断我的话,盯着我的眼睛吼道“他可以杀你,也可以宠你!可是你到底想要什么?要杀,不要宠吗?”
他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和委屈,这么多年了,被压抑着的所有情感,终于涌动出来。
他终于不再叫我夫人了,他终于不戴着张面具和我说话了,这一刻的小四,尽管愤怒,至少有血有肉,至少是可以触摸到的真实。
我的手下意识地想要抚上他的脸颊,却在微微抬起的那一刻便垂了下来。
“有的时侯,宠未必就比死更好……”面对他我终于说出这句实话了“小四,我见过那么多深宫里的女人,她们的荣耀和宠爱下面是什么,你知道吗?”
我看着他轻轻地咽了一下口水“是血淋淋的寂寞,每天都要和别人争抢一个永远等不到的人,你知道那有多痛吗?他并不象你想象的那么在乎我,我们两个一开始是假的,可是后来……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成真的了。”
武則天女皇之路
说到这些我突然就笑了,这一切认真回想起来,真的很滑稽。我想起来怎么上了他的榻,怎么成了他的女人,怎么开始处心积虑地和别人争宠这些事情,就是象在作梦一样,这都是怎么发生的?
这一切可真滑稽!
可是如果这一切没有发生,现在又会是什么样子?
小四会因为我的原因继续受到伤害,容儿会因为惊惧忧伤在没有生下孩子就已经……不,我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我要保护他们,如果一切重来一回,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仍然会选择这条血淋淋的路。
紅顏侵心亂天下 鳳鳥
他握着我的手在慢慢地松开,他的愤怒在消散,可是他眼底的委屈和心痛又深了一层。
我的肩膀终于可以舒服点了:“你以为他宠我爱我,你们每个人都这么想。其实,其中的甘苦只有我们两个人自己知道,他对任何人都不放心,特别是女人!没有哪个女人能真正走进他心里的……小四,你比我更了解他。”
無限創造 一船金
小四彻底沉默了。
我回头看着他笑了笑:“所以你不要为我担心了,我做的,只是我想要去做的事情,至于他怎么对我,我真的无法决定。你比我更了解他,可是你敢说,你真的就能看透他这个人吗?”
小四抬起头看着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底的忧伤却重了一层。
“所以我们两个都别白费事了,既然看不透他,就别再去猜他在想什么了,我还是就这么糊涂着过吧。”
“不,你不能这么过下去,我不会让你这么不顾死活地过下去。”他看着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要让你忘记不该继续记住的东西,你要做真正的赵宣玉。”他向着我走了一步。
他的话让人有点莫名地不安,我急忙辩解道:“不,小四,我真的不想做这个赵宣玉,我只想做作我自己,我好怀念你叫我朴豆的日子,那个时侯的我们……”
“忘了吧,朴豆,那些只属于过去……忘了吧,求你。”他那双漆黑的眸子忧伤得让人心碎。
“不,小四,这是我的记忆,是我最宝贵的东西。我永远不会丢下,至于你我……你放心吧,我没事的,我会好好过日子,你也要好好过日子,照顾好家人,遇到象容儿那样的好姑娘就再娶上一个,至于我,我真的很好,我真……”
蹲在墳前戲鬼夫 墨瞳
后面的话被一记热吻堵住,我的头再次开始发沉。
我想推开他,却感觉到脖子后面一阵刺痛,一枚银针顺着我的耳际一直插到我的颅骨里面,我的意识开始昏聩,整个人软软地向下倒去。
小四……你在做什么?
“小鬼,出来吧。”他把我托起来放到榻上,他的脸开始变得模糊,我的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淡。
一个银白色的影子跳到我的面前,那是小鬼。
“公子,我不能取掉姐姐的记忆,那是她心里最美的东西……关于你……关于你们的过去……”小鬼的声音里面有哭腔。
“你必须这么做!”小四盯着我,嘴角轻轻一斜浮出一个忧伤的微笑,就象我在梦中经常看到的样子。
“只有这么做才能救她,不然她早晚会死在秦王政的手里。象他那样的男人,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女人有着属于其他男人的记忆。”
小鬼无语,盯着我的眼睛默默地看着。
不,小鬼,不要……我在心里默默地乞求她,我希望她可以听见我心里的声音。
关于他的记忆是我这一生当中最美好的东西,如果失去了,哪怕可以顺利的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我可以把这份回忆藏在心里,只属于我自己,我可以不让任何人知道,好吗?不要拿走,不要拿走,求你,求你……
“傻瓜,记忆怎么藏得住?你以为你真的可以骗得过你自己,可是你几时骗得过他?傻瓜,你不知道,他其实……爱着你……从他十二那一年遇到你开始……你把你的心全都给了我,却从来看不到他为你做过的一切。这么多年了,他几时为第二个女人这般在意过?他不让你知道,是因为他是个天生的王者,他必须隐瞒自己的心……你这个傻瓜啊,忘了我吧……好好继续你的生命,好吗?好吗……”小四伸出手淡淡地抚上我的眼睛,一滴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滴落下来,滴到他的手背上。
重生種田:邪王家的小悍妻 笑笑醬
總裁的三嫁逃妻
“姐姐,对不起。”小鬼的声音渐渐包裹了我的整个思绪,有些东西在沉睡,有些东西被剥离,我的意识逐渐消沉,直到沉到一个暗不见底的黑洞里……
尾声
赢政九年,太后赵氏薛姬与假宦长信侯嫪毐于雍城谋反,意图夺取王位。
事败,赵太后被囚于大郑宫。
长信侯嫪毐被五马分尸,其党徒被尽数缴杀。朝中受到牵扯连者甚众。
当初嫪毐是被文信侯吕不韦举荐入宫,所以此次,重臣吕不韦也因此受到诛连,被贬往蜀地。一代袅雄伟相彻底结束了他的政治生涯,永远离开了大秦的政治舞台。
而在后宫,一场血雨腥风席地而过,摧折百花无数。
几乎所有与前朝有所关联的妃子都受到了诛连……
良人秋淑悬梁自缢,良人雪伊被押入永巷侯审,由吕相邦一再力挺为后的郑妃彻底失去了成为王后的机会。
夫人子娴因为曾受吕相邦举荐也受到了牵连,在自己宫中禁足自省。
族中父兄与长信侯和文侯侯有关联的妃子也都各自得了罪责,有的被降下位份,有的被贬为庶人。
此时宫里位份最高的妃子只留下了一位,那就是清和宫里的赵氏宣玉。
听说她曾经不顾自己的危险,拼命救下了被叛臣樊无期劫持的大世子。陛下一回到咸阳就先见了她,尽管她看上去恍惚又虚弱,但是,并不影响陛下对她的宠爱和信任。
大宋無疆
执掌后宫的青印紫绶几经碾转到了她的手上。
清和宫看上去更加忙碌,张蒿一大早就指引着宫人们处理宫中的各项事务,因为主人娘娘得了印绶,迎来送往的人就多了,以后事情也会更多,所以衣食用度也都要更加讲究一些。
只是眼下夫人的身子看上去还虚得很,一直在睡,太医把过脉说是脉象很好,大概是前几日累着了,好好休息一下应该没有大碍。
“她睡了多久了?”嬴政问向身边的宫人。
“李大人将夫人送回宫里之后,夫人她就一直这么睡着。到今天都快三天了吧。”张蒿答道。
“又是李斯。”嬴政笑道“看来我又要再记他大功一件了。”
张蒿不敢答话,低着头看向自家夫人。
“让她好好歇着吧,醒过来你就告诉她一声,”嬴政嘴角一斜,脸上浮再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寡人赐她青印紫绶,代为主掌后宫事务,位同副后。”
“是。”张蒿赶快带着众宫人一起跪下,行以叩拜大礼,“奴婢替娘娘谢过陛下恩典,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嬴政缓缓起身,目无表情地向门外走去。身上那件厚重的锦袍发出悉索的声响,这个声音沉闷霸气,象一阵风吹过万里金黄的麦浪,卷过层峦叠障的山脉,跨过波澜壮阔的江河,席卷了万里无际的疆域。
这注定是一个强者的声息。
殿内那个榻上,一名年轻的女子正自沉睡着。她似乎作了一个梦,梦里的一切似乎很美好,又似乎有些痛,但是具体的一切她都记不清了。
阳光升起来,透过窗台照在她苍白的脸上,如蝶翅般黑浓的睫毛微微一翘,她睁开眼睛轻声问道:“这是在哪里?”
“启禀玉妃娘娘,这里是清和宫啊。”张蒿迎上来,满目惊喜地说道“适才陛下刚刚来过,说要赐您青印紫缓,今后就由您来代理后宫事务,位同副后!”
张蒿的声音里是掩不住的欣喜,就连声音都要开始发颤了,身边的每个宫人脸上都写满了兴奋,为什么这名女子的心里反倒有些空落落的?
陛下?
赵宣玉开始在心里搜索着陛下的影子。
慢慢的,一丝微笑浮上她的嘴角,他就是她爱的那个人吧,她记得他曾经那样温柔地抱着自己,在荷塘边看着雾霭升起,阳光刺破纱雾照到他们身上的时侯,她觉得他们简直就是一对神仙般的眷侣。
看,他终归还是宠爱自己的,要不然,怎么会将那枚印绶给了自己呢?
年轻的女子伸手抚住那块青印,一丝细腻温润的清凉顺着指尖滑上心底,又从心底漾上嘴角,让那里呈现出一条美丽的弧线。
窗外的树梢上,一个银白色的娇小身影蜷在树叶后面,静静地观望着她。
那张脸那么熟悉,可是那丝微笑却看上去那么陌生,她忘了一些东西,可是她看上去似乎比以前更加快乐了。
“好吧,那就让她忘记吧。”银白色的小狐狸对自己说道。
赵宣玉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向树梢,小狐狸吃了一惊,闪身逃走。
一道银白色的光影恍了视线,赵宣玉的心里莫名地一痛。
“那是个什么?”她轻声问道。
张蒿向窗外打量了一眼,道:“什么也没有啊?夫人,您要不要先吃点东西?陛下说了,让你晚一点过去见他一下。这么多天不见了,可不是有好多话想要跟您说说呢不是?要不然您现在先起来梳洗一下?”
赵宣玉由一群侍儿服侍着下了榻,可是眼睛还在不自觉地去寻找那一片银色的光影,她总觉得那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怎么就会突然间消失呢?为什么明明很重要,可是自己却想不起来那会是什么?
窗外的阳光如此明媚,又是一个春天了。
新芽绽上了树枝,小鸟破壳而出,湖里的锦鲤跃然出水,一个个新的生命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此时,威武的大秦王正在朝堂之上接受群臣的礼拜,那个叫李斯的朝臣正将一枚自己亲手刻下“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大字的七彩玉玺恭敬地奉到大秦王的面前,然后带领群臣一起下拜,跪地山呼:“大秦王威武,万岁万岁万万岁……”
声音响彻大殿,传到更远的地方,引得天地为之动容。
而大秦王的后宫里,清和宫的赵宣玉夫人,也就是如今的玉妃娘娘刚刚得了新的荣耀,适才装束一新,面带微笑接受宫内所有命妇的道贺。
一段记忆就此消失,有的故事却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