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fchg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諸天無限之卡牌系統笔趣-第五八三章 一招敗魔尊閲讀-cvg3u

諸天無限之卡牌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無限之卡牌系統
蜀山。
正是深夜时分,一轮皎洁的弯月悬挂在高空,洒落淡淡的光辉。
“轰!”
寂静之中,天上突然出现一道红色的光团,直直冲向蜀山的方向。
駐京辦[官場] 吳茂盛
飞蓬的佩剑当初落在蜀山,而重楼这次来这里,就是为了取回飞蓬的佩剑,和景天来一场大战。
“喝!”
重楼出现在锁妖塔的顶上,挥出两道巨大的血刃。
潘多拉的騎士們之時之女王 艾可樂
斩向锁妖塔,发生惊天大爆炸。
“逃啊!”
“终于逃出这个破地方了!”
“人类,我要杀光人类!”
锁妖塔被毁,里面的妖怪顿时跑了出来,无不欢呼。
而重楼则是没有理会这些蝼蚁,只是拔出了锁妖塔之中的魔剑。
这把剑是飞蓬转生第一世的龙阳所铸,有一丝飞蓬的气息。
但事实上,魔剑和镇妖剑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两把剑,重楼却搞混淆了。
“我说,飞蓬的佩剑明明是镇妖剑,”
“你拿一把魔剑出来,是专门跑来搞笑的吗?”
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重楼转身,只见到半空之中一位白衣白发的翩翩公子,腰间别着一把赤色长剑。
“你倒是说话啊,魔尊,”
“上千年时间,连对手的佩剑都不记得了?”
叶封抓住一点不放,继续坏笑道。
要是景天苏醒了所有的记忆,看到这一幕估计能气好几天。
还惺惺相惜的对手?连别人的佩剑都记不清楚。
“你这个人类……”
“要来打一架吗?”
重楼似乎没有听到叶封的嘲讽一样。
只是认真地打量着后者,随后战意昂扬地说道。
这个男人的实力,他竟然有些看不穿,一时像普通的神级,一时又像绝世高手。
總裁舊愛惹新婚
“果然是一根筋的家伙,”
“想打架,在这里等我处理完再说。”
剩女錯愛
叶封撇了撇嘴。
没有再和魔尊说话,只是随手撒下一张金色的大网,将所有逃出去的妖怪,全部收了回来。
把妖怪丢入锁妖塔之中,随后又修缮了这个地方。
做完这一切,自然也到了收取利息的时间。
在魔尊惊讶的眼神中,叶封潜入了全新的锁妖塔之中。
“镇妖剑?”
“的确是不错的一把神器。”
叶封直直来到最底层,镇压天妖皇的所在。
毫不犹豫取出了神剑拿在手中把玩,脸上笑容愈浓。
“要醒了吗?”
叶封注意到下面的动静,镇妖剑一经拿开,天妖皇也就失去了枷锁,正在苏醒。
“还是乖乖消失吧,”
“我可不想被人诟病是个恶人啊。”
七月半:百鬼宴 水兒*煙如夢隱
缥缈而虚幻的龙头出现,张开深渊巨口,将天妖皇吞噬掉。
……
收取完了利息,叶封这才出现在外界的天空。
再次面对魔尊重楼,后者依旧一副狂热的战斗狂表情。
“报上名来,本魔尊不杀弱者。”
重楼傲然地说道。
脸上的表情,就差直接写上“劳资天下第一”六个字了。
不过,六界之中无一敌手的华丽战绩,重楼的确也有装逼的资本。
“天下第一帅,叶封。”
年轻公子,十分自恋地说道。
完全无视了魔尊的气势,甚至还甩了甩长发。
一个好战狂,一个老流氓……
高手不止是寂寞的,往往还都是奇怪的变态……
(知识增加)
“那是魔界的,魔尊!!”
清徽长老惊讶道。
发现锁妖塔的异动,五位长老都是赶了过来,还有不少的蜀山弟子。
但是奈何对方是魔尊,另一位也深不可测。
他们的实力在人间几乎没有敌手,但是面对这种人物,依旧只能抬头仰望,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来吧,”
“本座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兴奋过了,”
“痛痛快快打一场!”
重楼大笑着说道。
也不等叶封答话是否同意,当场就挥出一道血色剑气,砍向半空的叶封。
青年身影一闪,避开了这一剑的锋芒。
“砰!”
蜀山周围的一整片山脉,对半直接被切碎。
而就在清徽几个老头着急的时候。
“噗嗤。”
一道长剑入体的声音响起。
只见叶封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重楼的背后,手持镇妖剑切入了重楼的心脏。
就算是魔尊,也忍不住露出有些痛苦的表情。
他是真仙巅峰中的巅峰,而叶封已经达到了玄仙之境,碾压他完全不需要费多少力气。
“你,你怎么可能这么强!”
醫手遮天,寵妃無雙 冷櫻紫冰雪
重楼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说道。
他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输,而且是输得毫无悬念,输得毫无反抗之力。
“你太弱了,重楼,”
“如果想要变强,那就努力吧,那就憎恨我吧,苟延残喘地活下去吧,”
雷鋒的故事
“直到你拥有情感,变成没心没肺的花花公子,再来继续挑战我。”
叶封一本正经地说道。
由于没有刻意隐瞒这里的声音,地下的蜀山众人也听到了两人的谈话。
不仅是魔尊迷茫了,就连清徽几个老头也是汗颜。
这,这位神秘人竟然击败了魔尊!
但是……但是……这个家伙好像有点不正常。
“你击败了我,”
“你的实力真的很厉害。”
重楼没有听懂叶封话里的意思,于是也自顾自地说道。
偷香竊玉 君臨天下
看着这个击败自己的男人,甚至一时间都忘了心脏处的剧痛,只是想着早晚要打败他。
“我说,你听到我刚才说什么了吗?”
叶封叹了叹气道。
对牛弹琴?
这家伙跟他完全就不是在一个频道交流啊。
“什么意思?”
魔尊老实地问道。
这个连钱和酒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自然也不知道什么是女人,什么是风流,什么是没心没肺……
“唉,所以说你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叶封摇了摇头,随手顺走了魔尊手里的魔剑。
“道可道,非常道也。”
重生封神
撂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之后,白衣的年轻人消失在原地。
“叶封!”
“我还会找你打架的!”
“随便。”
……
“有趣,有趣!”
“真是太有趣了!”
魔尊发出一阵病态疯狂的笑容。
重楼六界最强,唯求一败。
一次失败,甚至比打赢无数个高手更让他高兴。
蜀山众人远远望着高空上的身影,却是半句话都不敢说。
别看叶封击穿了这位魔尊的心脏要害,但是魔族的生命力何等强盛?
在清徽等人的感知里,重楼的气息只是弱了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