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a3精品都市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第三百七十四章 詢問閲讀-izyvt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
下午的时候,开始下雨了。
淅淅沥沥的雨水伴随着秋风,让气温下降了好几度。
但在书店内,温度依然是适宜的二十来度。
灵平安坐在柜台里,填写着自己的电子合同。
首先是书名、作者名,然后是各种电子签名。
所有的事情的搞定后,点击发送。
不久,对面的编辑发来一个收到的表情。
灵平安打了个响指:“搞定喽!”
然后他看了看自己现在的数据。
172收藏,210推荐。
很不错了!
他翘起二郎腿,开始憧憬自己上推荐后的成绩。
中原五白……
你们的对手来了!
他微微翘起嘴唇,得意非常。
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这一次他依旧信心满满。
甚至,他改了自己的企鹅标签——男人至死是少年!
…………………………
寒黎从自己藏身的山洞走出来。
阳光落在她的身上,猎魔人的身材,妖娆而丰满,肌肤水润有光。
一双眼睛,和宝石一样闪亮着。
耳畔的呓语,不再和过去那样窸窸窣窣。
而是有了些不一样的味道。
细细品味,似乎是某种电波,像很久以前的摩斯密码那样。
但,无比混乱,毫无逻辑可言。
然而偏偏,寒黎感觉自己可以听懂一些。
滋滋……滋滋……
她伸出手,轻轻鞠起面前的阳光。
光线中的一些东西,被她慢慢的提起来。
这些是灵能!
她轻轻的糅合着,将这些灵能绕成丝线。
慢慢的,它们被编织成一条小巧的游龙,在寒黎指间游荡。
轻轻一挥,游龙化作点点光点,消散在空气中。
在寒黎身后,小艾看的目瞪口呆。
“相当于伪神级别的神力操纵……”她想着:“不!应该是真神才有的细微操纵能力!”
作为爱刺天族的血脉,小艾已经回忆起了一些过去。
通过阅读自己父亲留下来的《艾斯柯戴尔之书》,小艾对爱刺天族的过去,也有了更加清晰的认知。
所以,她知道这是只有真神的存在,才能具备的能力。
有着这样的能力,这个人类少女,只要不陨落,必然将高举神座,点燃神火。
極品黃金手
而她出生的这个位面,有着数以亿计的人口。
这意味着……
她可以依托这个位面,建立属于自己的神系。
“走吧!”寒黎回过头,对着小艾招手:“我们该去找王部长报道了!”
是时候ꓹ 将深渊留在地球上的一切爪牙和据点,逐一拔除了。
只有这样ꓹ 才能在将来的大战中占据主动!
………………………………………………
伊丽莎白震动着自己的钢铁双翼,拖拽着一头巨大的邪神子嗣,来到了钢铁神殿上空。
轻轻松手ꓹ 这头邪神子嗣坠入钢铁神殿的中心。
祂的血肉与灵魂,迅速被钢铁神殿分解。
化作一条条灵能光带ꓹ 滋润着这座伟大的殿堂。
“不够……不够!”伊丽莎白看着,她轻轻摇头。
北美大陆ꓹ 已经被她整合。
人类不断收复失地ꓹ 邪神子嗣们被压缩到了末日堡垒的范围之外。
假以时日,收复整块大陆,不再是梦。
但是……
这些留在地球的邪神子嗣们,只是那些盘踞在火星、月亮、木星、太阳之上的邪神们厌恶和放弃的劣质品。
对钢铁神殿来说,祂们的品质太低劣了。
她仰起头,眼窝中的那双毫无感情与色彩的眼睛,看向苍穹。
那星空深处!
她知道ꓹ 想要浇灌钢铁神殿,让这座万机之灵在人间的驻跸之所ꓹ 真正的成为可供伟大的万机之灵降临的圣地。
狐媚天下,調皮狐妖惹不得
那么ꓹ 起码需要一头邪神ꓹ 作为牺牲。
以其血肉浇灌ꓹ 用其灵魂献祭。
“慢慢来吧……”伊丽莎白降落在神殿之前。
钢铁双翼自动的收起来。
她抬起头,看向那神殿之前ꓹ 在那两座萦绕着钢铁与机械的祷言的祭坛前蹲下。
祭坛内ꓹ 盛放着一粒粒五光十色的ꓹ 从邪神子嗣与爪牙们的灵魂与血肉中萃取出来的精华。
她轻轻抓起一把。
这些可都是好东西。
比从前的邪神之晶,要好用太多太多!
它们不止可以作为能源ꓹ 小小的一粒,就可以供给一个钢铁厂一天的电力。
它们还是食物和药品!
将之稀释到清水中,一粒就可以让一万钢铁的子民免于饥饿与疾病,更具有祛除邪神污染的功效!
正是靠着它们,机械教的子民们所繁育的新一代,才不需要一出手就进行机械改造手术。
孩子们可以和虚空风暴的孩子一样,健康快乐的成长。
这正是伟大的万机之灵的教诲。
祂说:钢铁的道,是唯物的,因机械就是真理。
而唯物主义,要认清自身。
尤其是认清自身的血肉之躯的脆弱。
只有这样,等他们长大后,才会明白‘血肉苦弱,钢铁永恒’这一万机之灵的神圣祷言与真理的正确性,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钢铁与机械的道路中。
但……
这些萃取出来的精华,真正的用途,还是用来制作机械舍利。
用它们去向那迷雾中的主人,换取来自机械与钢铁的经典!
轻轻松开书,那一粒粒精华重新落到祭坛内。
哗啦啦,发出清脆的声音。
“还不够!”伊丽莎白说。
机械舍利,是《机械真经》中南无加特林菩萨在一次讲法时,所提及的一种机械圣物。
机械真经中更是明言:观加特林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万法皆空,灭一切厄!舍利子,千既是万,万既是千,受持千万,亦复如是。
此乃机械圣物!
乃承佛法之故,灭度苍生,超脱万物。
只有这样的宝物,才有可能从那迷雾中的主人手中,换的真经,普渡世人,早升机械天堂!
也正是因此,此物极为难炼。
不仅仅需要无数的邪神子嗣的血肉与神魂来萃取精华。
还需要数十万的虔诚信徒,日日念诵机械真经。
以其佛法,感化萦绕其中的邪神念头,镇压并粉碎其中的污染意识。
最终,汇聚成为机械舍利。
集苍生之念,炼邪神之恶,萃以钢铁之道。
于是,一粒便足可灭度一世,粉碎物质,抽取虚空,超脱一切,超度一切。
即使是未来多蒸铆刚佛,也为之大赞:舍利子,是诸法像,其有人像,有我像,有众生像,持之一管胜过两管……多既善,大既美,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想着这些,伊丽莎白手中的钢铁真经,烨烨生辉。
她震动双翅,翱翔上天。
机械圣女,再次踏上征途。
为了真法……
她将不惜代价!
…………………………………………
傍晚的时候,雨总算停了。
一辆环卫车,从街巷驶过。
灵平安坐在柜台里,百无聊赖。
今天依旧是零客人,就连小说的收藏,也没怎么涨。
他靠着椅子,看着电视上的新闻。
“从妇好河中发现的雍州鼎,经专家鉴定,确为真品!”
“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对其进行维护和保养……”
“预计,明年下半年,公众就可以在帝都博物馆中一窥这一文明至宝的真面貌……”
“妇好河中发现雍州鼎,这进一步证明了,自古以来,南周王国就是联邦帝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
灵平安听着,有些吐槽无能。
秦代失踪的雍州鼎,跑到妇好河里去了?
难不成,殷商遗民,当年跑去北周后,又回来了一趟,专门从泗水河里带走了雍州鼎?
这怎么可能呢?
反倒是网上的一种说法,比较实际。
泗水通淮河,淮河水卷着雍州鼎,到了大海,经过洋流什么的,在两千多年后的今天,冲进妇好河。
这个故事……
嗯……
和前些年跑路的扇贝一样魔幻。
但起码能解释的通。
最起码,理论上无法证伪。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说法。
那就是,实际上殷商和周代的九鼎,不是一套。
商人和周人,都有着自己的九鼎。
所以,殷商遗民的一支带上九鼎,穿越北周大陆,经路桥来到南周,解释的通。
不过,这个理论是否成立,还得看后续,看看能不能从被发现的雍州鼎上找到证据。
除此之外,网络上,现在还有些谣言。
有些家伙,真的是被封建迷信毒害不浅。
居然说什么‘雍州鼎乃是神器’,一鼎就可以镇压一国。
这些家伙不来写小说,真的是浪费了。
想着这些,电视上的新闻,已经切了画面。
南周大地,载歌载舞。
殷商族的兄弟姐妹们,更是穿上了自己民族的传统服饰,吹起了他们祖先留下的乐器。
在悠扬的乐器声中,殷商后人们泪流满面。
早安,我的鬼君大人 金子姐姐
一个个在电视机前热泪盈眶。
雍州鼎的发现,对南周和北周来说,是核弹级别的大事。
画面之外,隐隐有着歌声传来。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
载歌载舞的人民,在广场上,在公路上高歌。
灵平安看着,微微的抿了抿嘴唇,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拿起来一看,是小姨发来的视频。
灵平安点开,就看到了自家小姨,正穿着一件宽松的浴袍,站在一面巨大的落地镜前
她得意洋洋的看着灵平安:“小平安,看看我在哪?”
灵平安一脸茫然的摇摇头。
試身不婚 小鬼丫頭
“我在南周的玄鸟酒店!”摄像头内的小姨趾高气昂:“而且是玄鸟酒店的超级套房!”
“一晚上,少说是几万的那种!”
灵平安傻了:“这么贵?小姨你们单位也肯报销?”
“那当然!”小姨开心的说道:“也不看看,我立下多大的功劳!”
灵平安灵机一动,问道:“小姨,那雍州鼎和你有关!?”
“嘿嘿!”小姨笑着,得意万分。
她扬了扬手里拿着的一个信封:“看到了吗?”
“就这里面的奖金……”
“就是……”她想了想,说道:“好几万呢!”
“这么多钱?”灵平安惊了:“那小姨你发财了啊!”
在他想来,自家小姨顶多就是打了个下手。
然后作为团队的一员,入驻的这个酒店。
这很正常。
所以,奖金只有几万块也正常。
“嘿嘿!”小姨哈哈大笑:“小平安,你要我给你带点什么回来吗?”
灵平安的头立刻拨的和拨浪鼓一样:“小姨,你上次带回来的东西,我都还没有拆呢!”
上次,这个姑奶奶从北周提回的大包小包,都被灵平安收在那里。
主要是懒!
假戲真婚:萌妻送上門 陸七七
拆包装很麻烦的。
小姨顿时脸色有点难看:“小平安!”
灵平安连忙转移话题,说道:“小姨,小姨,我母亲以前是不是很喜欢去这附近公园的灵魂酒肆喝酒?”
小姨听着,皱起眉头,仔细回忆了一下,答道:“不是很清楚耶!”
她姐姐可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十八岁就考取了联邦帝国中央大学,二十岁提前拿到毕业证书,转而攻读生物,二十二岁莫名其妙得嫁给了一个平平无奇的男人。
那时候她还小,也就三岁多一点,所以记不清了。
試婚100天:夜少,寵上癮
二十三岁生下了孩子,就是这个小外甥。
在她记忆里,自己的姐姐,平素总是不苟言笑。
喝酒?
好吧,是有点爱喝。
但很少出去喝。
穿越秦國一小兵 我本飄零
“你为什么问这个?”李安安问道。
“我昨天晚上,从那灵魂酒肆找到了我母亲亲手做的木偶娃娃……”灵平安说道。
“哦……”李安安点点头,她没有多想,毕竟,她姐姐去世时,她其实也就十来岁,还在上初中呢。
可转念一想,她又奇怪起来:“那娃娃怎么在那个酒肆放了这么久?”
“不知道啊!”灵平安说道:“所以我才问你呀!”
“那我也不知道耶!”李安安嘟着小嘴,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拿着手机,向里屋走去:“小平安,小平安……微微也在,你要不要和微微打个招呼?”
说着,她有点跃跃欲试的劲头。
灵平安一看就知道自家小姨没安好心,连忙道:“算了吧……”
“小姨,我这里还有点事……先挂了!”
他立刻关掉视频。
看着一下子被关闭的视频,李安安恼怒的跺了跺脚。
“没用的家伙!”她嗔怒着。
不过……
BOSS追妻:假小子別跑!
转念她就想到了下个月的联谊会,重又开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