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x3th笔下生花的小說 《鋼骨之王》-第二零零一章 新南洲閲讀-qwvka

鋼骨之王
小說推薦鋼骨之王
“啊!”罗骱下意识的惨叫起来,叫了两下后发现:“咦?不痛?要焦了。”
为了不被活生生的烧成骨灰,罗骱发狂的猛踹炉门,见过焚化炉的人都知道,炉门的卡闩就是一条薄薄的铁条,因为它只需要把门卡在原位,不需要应对暴力的狂踹,毕竟没有谁会从炉里往外猛踹。
两三脚下去,卡闩弹飞,混身焦黑冒火的罗骱从炉里爬了出来,恶狠狠的扫视四周,试图把那个新洲人找出来:“挎巴达,竟然敢烧我钢骨之王?我要把你骨头都拆了,咦?”
鬼才修仙 魚不再流浪
熊熊的烈焰把一部分肌体烤焦了,皮肉脱落后露出了白色的骨骼:“不是钢骨了?变回白骨了?呃,也对,这里是下级世界,这是我前世的身体,本来就是普通人。那我现在是死了?还是没死?”
嘴上喃喃的,眼睛却没有停,可是哪还能看到半个人影?恶灵复生这么猛的事,别听那个新洲人吹得牛皮,什么见得过了,狗屁,喷火的那一刻罗骱还在踹门,就把对方的尿都吓出来,连爬带滚的跑了。
名門獨寵,撩你不犯法 離紅塵
这里应该是一个火葬场,设备陈旧的焚化炉,油漆斑驳的设备,一看就是新洲某地的风格,看来自己还是在生前最后呆的地方,那个地方叫什么了?
庶子奪唐
罗骱冥思苦想,毕竟对他来说,那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想当初他跟老爹说要去闯荡江湖,混不出名堂来就回家继承家里的骨科医院。
他的几个哥哥早就自立门户,要么是大医院的骨科专家ꓹ 要么是运动医学科的教授,随便一个半月板修复或股骨头置换ꓹ 都能顶他家那破骨科医院三个小时的营收,根本不会跟他抢家产。
但年轻人嘛,总有些心高气傲ꓹ 总觉得哥哥们能做到的事,自己也能做ꓹ 甚至还要混得更好,于是跟老爹放出豪言ꓹ 一定要闯出成绩来ꓹ 还要闯到国外去。
于是一闯就闯到了半个星球外的新南洲阿国,来到阿国后才发现,全球最好的骨科专家绝大部分在国内,因为骨科讲究一个眼明手快经验老到,年纪大了,肯定眼不明手不快,所以医生必须年轻ꓹ 如何做到年纪轻轻就经验老到呢?无他,手熟尔。
国内的骨科医生的手术量ꓹ 一个月能顶国外的两三年ꓹ 加班加到头秃ꓹ 自然经验老到。
发现自己选错了地方ꓹ 但也不能刚出来就回去吧?多丢脸?
于是罗骱用了自己的压岁钱,在阿国布市开了家正骨诊所ꓹ 准备在这里玩两年再回去ꓹ 谁知道一玩就玩到了异位面ꓹ 当了几十年不死之王,现在刚回来就差点被火化ꓹ 真是够枣滑弄人的。
“所以我现在应该是死了,都快烧焦了都感觉不到痛,也好,还算个不死生物,但也太低级了,白骨级,我要是跑快掉不得散架?”罗骱扣了扣手上的焦皮,默默的闭上眼睛。
感应了一会后,罗骱睁开眼睛,欣喜的吁了口气:“还好还好,魔法勉强能用,就是魔力元素太稀薄了,连一个火球都放不出来,不过血肉构装术倒是可以用,至少我不用顶着这张脸回家了,不然老爹肯定会把我烧了。”
一边说着,罗骱脸上的焦黑缓缓脱落,露出粉嫩的新肉,一些比较严重的伤痕,也要缓慢的恢复着。
“好慢啊,元素太稀薄了,这种魔法水平连学徒都不如,换作以前这种伤势,我啵一声就能好。”罗骱嫌弃的说到。
按照这种速度,没个一天半天是好不了,罗骱也懒得在这里呆了,到处找了一下,吓晕两个女工后,终于找到衣帽间,挑了几件衣服,把自己除了脸蛋外,全身都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然后还发现,每件衣服兜里都必备着口罩。
大喜过望,取一个新口罩戴上,就只剩下眼睛露出来,如果不被人脱光衣服,没人会发现罗骱是个大半身子烧焦的死人。
陰陽師之陰間兵團 火哥
就这样慢慢悠悠的折腾了一两个小时,等罗骱离开火葬场时,四周还是静悄悄的,能跑的人都跑光了。
“没有人报警吗?这些南新洲人的效率也太低了吧?”经过国内良好治安洗礼的罗骱,对南新洲的出警效率嗤之以鼻,换做国内,十分钟派出所赶到,半小时特警到场,哪容他晃晃悠悠的折腾两个小时。
顺便在更衣室砸开衣柜,找了几把车钥匙,到停车场逐一尝试,终于把一辆红色的野马给打着了。
打开车载收音机,喇叭里传来语速极快的西语广播,罗骱一句都听不懂,虽然来新南洲的时候培训过西语,但仅止于问候,数字,买卖等日常用语,放慢点语速,他还能连猜带蒙,但谁都知道,西语正常语速说起来话就像机关枪似的,没几年的练习很难听得懂。
“咦?那我刚才是怎么和那个炉工对话的?”罗骱心里懵了一下,顺手关掉收音机。
仙武逆修
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財
仔细一回想,他当时根本没发出声音,因为声带和肺被冰住,远远没到解冻的地步,所以他跟炉工的对话是通过灵魂来进行的,所以他能听得懂对方的西语,对方也能听得懂他话。
“那不就是说,我以后不用学外语了?”罗骱眼睛猛的一亮,当年补习西语可让他吃了大苦头了,如果能通过灵魂对话,以后不但西语,别的外语也不用学了,翻译软件也能卸载了。
为了验证这个问题,罗骱靠边停下,对路边的一件身材高挑着装性感黑丝长腿大波浪的南新洲美女吹了记口哨,用华语:“嗨,美女,要一起去喝一杯吗?”
美女打量了他一眼,嗤笑道:“不用这么含蓄,害羞的东方人,八千索,今晚我是你的。”
“啊?!”本想调戏良家妇女的罗骱,被一句话吓得脸红耳赤,踩油门落荒而逃。
不过倒是验证了一件事,他以后确实不用学外语了,只要是面对面,他就算说雷州话,也能通过灵魂直接让对方听懂。
“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我租的房子在哪了?”毕竟他得记忆已经过了几十年了,谁能记得住几十年前在国外随便租的一个临时住宅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