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k4v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笔趣-第二百二十九章 驚喜-vh5q9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商九歌就这样跳到了两个人之间。
手中提剑。
全场一时间有些哗然。
不过商九歌的动作利落至极,跳入场中只把手中剑微微一压,整个人就进入了战斗姿态,让人又感觉她全然无懈可击的样子。
異界超級卦師
薛铃是真的吓了一跳:“她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当时不是说的好好的吗?
让她乖乖在下面看完就走,千万不要自己也上去。
好像当时商九歌还是满口答应的。
“她似乎溜出去了。”宁夏在一旁一针见血地说道:“现在她不属于蜂巢了。”
“这不是掩耳盗铃吗?”薛铃就有点无语了。
“就算是掩耳盗铃,至少说商九歌确实把耳朵捂住了,接下来,就看秦怎么应对了?”
而在场上,眼看着之前的决斗已经告一段落,此时突然又跳上来一个妙龄少女,白衣黑发,这真的是让许多人都摸不着头脑。
不过秦毕竟是秦,他看着商九歌,从容问道:“敢问姑娘姓名?”
无论如何,商九歌现在和蜂巢混在一起的事情是不能够轻易外泄的。
虽然说商九歌自己都不是很在乎的样子,但是她不在乎,总有人替她在乎。
“商九歌。”商九歌从容报出来了自己的名字。
“商九歌,江湖榜如今排名第三十六。”秦静静报出来了商九歌的名次:“虽然姑娘年纪轻轻就剑术超神,但是这里应该是不属于姑娘的战场。”
“有谁这么规定了吗?”商九歌轻轻抖动手中的绯夜剑,看向秦的时候满眼是跃跃欲试的味道:“你吗?”
“你可以理解为是我。”秦静静说道。
其实对于商九歌,秦还是相当富有耐心的。
逍遙癡狂之醉傾天下 柒域麟
主要是商九歌对于武道的赤诚之心,大概天下没有几个人能够超过她。
“那你更不应该怕我才对啊。”商九歌看着秦静静说道:“天下第一怎么能怕天下第三十六?你难不成怕我伤到你?”
“我怕伤到商姑娘。”秦坦白说道。
其实私下里商九歌和秦是有过不止一次切磋的,每次商九歌都被打得很惨。
这是已经知道的事情,不过那个时候,秦和现在完全是两个状态,而商九歌,同样也没有用清净世界。
而现在商九歌看着秦,眼中跳动着火焰:“清净世界,你想尝试一下吗?”
商九歌这样问道。
秦终于被挑动了兴趣。
清净世界可以说是独属于何萍的招数与境界,其原理大概是完全放开身体与外界的界限,从而获得难以想象的身体提升,这种级别的武功,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尝试的。
事实上,目前为止,整个世界会清净世界的也只有何萍。
然后再加半个商九歌。
“不知道你的清净世界到了什么地步?”秦看着商九歌说道。
“十三停。”商九歌简单报了一个数字。
“那不够。”秦回答道。
“够不够,也要试试才知道。”商九歌笑着说道。
笑声爽朗,笑容干净。
“并且,你赢了我之后,或许还会有惊喜的。”
“我对于姑娘的惊喜并不抱期待。”秦淡淡说道:“不过既然姑娘执意想要试试秦某的实力ꓹ 那么就不妨较量一下。”
秦看着商九歌:“请姑娘出手吧。”
秦的话音未落,商九歌就出手了。
并且少女一出手就是清净世界。
清净世界的诀窍在于将全身的每一处孔窍完全开放ꓹ 开放的程度越大,与世界的贴合程度越高,那么你就拥有更强的速度与力量。
这一瞬间ꓹ 打开清净世界的商九歌化作了光。
一道璀璨的白色光芒。
至少在周围所有人的旁观者眼中是这样的。
秦微微皱眉,伸出了两根手指。
格挡。
手指与剑锋相触ꓹ 但是以商九歌的剑,竟然也切不动秦的手指。
商九歌手中的剑被秦轻松挑开ꓹ 但是随即ꓹ 少女落地的一瞬间,更快的一剑就笔直刺了过来。
“好剑!”秦大声说道。
手中指尖再一挑,商九歌剑锋偏执。
秦的拳头停在了商九歌的鼻子上。
仙姿月華完結 袁緣
“你输了。”
兔起鹘落。
胜败已分。
在场所有人看得全身冷汗直冒,他俩打得太快了,以至于还以为战斗才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但是在场人扪心自问,如果自己暴露在方才商九歌的剑光之下ꓹ 能不能活下来?
这真的是一个有些诛心的问题了。
舒庆同样在看着两个人方才的较量,哪怕一只眼已经肿得很难睁开。
“好快的剑。”舒庆忍不住发出了感慨。
“此女不除ꓹ 将来真的能成天下第一。”
毕竟商九歌如今才刚刚十八岁。
十八岁的少女向天下第一赐教。
她只出了两剑就败了。
第十三只眼 慵陽懶昧
可是天下有多少人能够接的下她这两剑呢?
而商九歌则看着眼前的拳头ꓹ 叹了口气:“如果你这一拳砸下来ꓹ 你手就没了。”
低調千金:領養神秘老公 西貝十七
風靡異界 吉星
少女手中依然握着剑ꓹ 并且握得很紧。
秦笑了笑:“但是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方才那是什么剑?”秦继续问道。
商九歌所使用的剑法不在任何的剑谱之内。
“江剑。”商九歌回答说道。
“新创的?”秦问道。
我的妹妹武則天
商九歌点了点头:“新创的。”
“这些天总是在坐船坐船坐船,看江看江看江ꓹ 看久了江ꓹ ”
還情劍 臥龍生
“江就变成了剑。”
“所以刚才的那两剑ꓹ 就是江剑。”
“剑意纵横恣睢,一往无前ꓹ 滔滔不绝,可称之为江剑,毫不勉强。”秦静静做出了评价:“虽然说只是你一个人能用的剑。”
商九歌的剑,只有她一个人能用,别人就算用同样的招式,也没有她的速度和精准,便成了画虎不成反类犬。
“你刚才说,如果我赢了,那么就会有惊喜,敢问惊喜在哪里?”秦问道。
“你真想知道啊。”商九歌叹了口气。
“惊喜已经来了。”
商九歌的话音未落,在战场得一角,突然传来了一声怒吼:“小子尔敢!”
秦不由向着那个方向望去。
他看到了身穿布衣的方别,正一剑刺穿了舒庆的胸口。
舒庆没有躲过去方别的那一剑。
而黑雪则选择了袖手旁观。
方别抽剑,一脚将舒庆的身体踢开,然后看向秦。
少年微笑:“秦大人。”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