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56od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恐怖傳》-第四十四章陰緣傘(9(閲讀-nyduj

恐怖傳
小說推薦恐怖傳
一道冰凉的触感从苏沐雨的脖子上划过,好像是一双柔软的手。抚摸了片刻,这双手突然加重力道,狠狠地掐了下去!苏沐雨顿时感到呼吸困难,头脑涨痛。她猛然睁开眼睛,却发现房间里除了她一个人也没有!目光落到对面雪白的墙上,她看见一道黑影停驻在她身前–玲珑有致的女性身材,披散的长发,双手僵直地掐在苏沐雨的脖子上!
江哲俊宣读完遗嘱后,天空突然变得阴沉起来。这让苏沐雨心中有种不安的感觉。
“也就是说,”江哲俊在做最后的总结,”韩曳先生将自己的个人财产分成八份,其中的八分之五由韩夫人、韩婕小姐、韩怜小姐、长湘小姐以及苏沐雨小姐分别继承,剩下的八分之三全部都捐给慈善机构。你们五位得到的遗产折合人民币为三千多万,但是若你们之中有谁不幸离世,那么她的那份遗产将由剩下的人平分。诸位,听明白了吗?”
“笑话!”韩婕站起来冷哼道,”难道遗产分到我手上,我去世了,我的丈夫和女儿拿不到那笔钱吗?”
“是的!”江哲俊推推眼镜,”因为在遗嘱中,韩曳已经额外馈赠了您的丈夫和女儿一些钱。像长湘小姐的弟弟长夏也属于这种情况。”
“也就是说,如果我姐姐出了什么意外,我也得不到她继承的钱,是吗?”
江哲俊点点头:”其实你们不用担心,我看在座的各位都是有福之人,我所假设的那些情况根本就不会发生。”
“这可说不准!”韩婕依旧一副挑衅的模样,”在韩宅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这里从来都是冤魂不散的!”
末日覺醒
“你还要说什么?!”韩夫人用犀利的目光盯着韩婕,原本捻着一串佛珠的手也因用力过度而泛白。
“我说得不对吗?你忘了我们当初是因为什么才搬离韩宅的?”
“好了,婕。”杨正把她拉回沙发坐下,”别说了。等我们拿到遗产就回上海,以后再也不来这里了,你又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
苏沐雨看着眼前的一切,总觉得韩家人彼此间的关系很冷漠。
極品裝備制造師 雪夜如墨
江哲俊清了清嗓子:”其实,你们并不能马上拿到遗产,因为韩曳在遗嘱中有一个附加条件,如果你们做不到,就将丧失遗产继承的资格。”
“什么条件?”韩夫人问。
“他说他很怀念儿时大家一起住在韩宅其乐融融的时光,所以他要求–三个月内,所有的继承人每星期都要在韩宅住两天,如果做不到,就算自动放弃这笔遗产!”
末世大明星 西瓜黃
这下韩婕是完全爆发了:”什么?!难道韩曳他疯了吗?他不知道韩宅对于我们来说是多大的一个心理阴影吗?其乐融融?可笑!韩宅什么时候其乐融融过,他一定是疯了,居然要我们住在这个不折不扣的’鬼屋’里!”
大家都被她的歇斯底里所震惊,谁也没有插话。最后,韩夫人很平静地问了一句:”只有这一个要求吗?”
“是的,只要你们坚持三个月就可以拿到遗产了。”
韩夫人点点头对凤姑道:”明天你到清安寺把我的行李都拿过来,从今天起我就住在这里了。”
“我和我姐姐也是。”长夏握紧一脸无辜的长湘的手道:”反正我们在东州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还有谁有意见?”韩夫人环视着在场的所有人:”韩怜,明天让凤姑顺便到你的疗养院去办出院手续,你以后也和我们一块儿住在这里,怎样?”
“好……”韩怜垂着头,细声细语地应了一句。
韩婕似乎在刚才的吵闹中筋疲力尽了,她用手指按着太阳穴,一言不发,杨正在一旁轻声劝慰她,过了半天杨正才替她拿了主意:”既然遗嘱这么规定,那我们每个星期都会抽两天时间过来住。”
“苏小姐,我想你在周末的时候应该也有空过来住两天吧?”韩夫人问。
“不,”苏沐雨摆摆手,”在来这之前我已经决定了,我要放弃继承这笔遗产,所以,今天之后我不会再来韩宅了!”
韩家人都很诧异苏沐雨做出的决定,毕竟几百万不是笔小数目,谁会放弃呢?
“你在打什么鬼主意?”韩婕又恢复了原有的尖刻。
“不管你们怎么想,我都会和这笔遗产划清界限!”苏沐雨站起来,对韩夫人欠了欠身子:”韩夫人,没有什么事,我先告辞了。”
江哲俊听她这么一说,赶忙道:”苏小姐,你现在就要走啊,可我的事还没有处理完,没办法送你回去。”
“我自己坐火车或大巴回去。”苏沐雨倔犟地推开门,可是却没有迈开脚步。门外瓢泼大雨从天而降,不知下了多久也不知何时会停。
“苏小姐,”韩夫人走到她身边:”雨下得这么大,你还是先留下来吧,也顺便再考虑一下遗嘱的事。”
詭異修仙世界 龍蛇枝
不待苏沐雨回答,她又吩咐凤姑:”你去准备晚餐吧,顺便找几个人来整理一下房间,看这雨势,我们今晚可能都要在这儿住下了。”
晚饭过后,韩家人拿着各自的物品回二楼的房间,江哲俊也不知去了哪里,整个大厅里只剩下苏沐雨一人。她站在窗前看豆大的雨珠砸碎在玻璃上,突然觉得很落寞,为什么宅子里明明住了这么多人,她却依旧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双手插进外衣的口袋里,苏沐雨触碰到了那张卡通纸片–她很迷惑,这个自始至终没和她说过一句话,甚至没正眼看过她的长夏,和当初她认识的那个阳光男生是否是同一个人?或许,他早已知道了她是遗产继承人之一而刻意接近她,他们的邂逅根本就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
“苏小姐,夫人说这雨会下一夜。”凤姑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边,把她吓了一跳,”所以,夫人吩咐我替你准备了一间房过夜,你跟我来吧。”
从凤姑不冷不热的态度可以看出,她对苏沐雨设有防心。苏沐雨笑了笑,跟在她身后,看来今晚是要在韩宅住下了。
“二楼的房间只有韩家的主人们才可以使用,所以你只能住一楼了。”凤姑边走边说,”到了,一楼左边的第三个房间,你记住了吗,苏小姐?”
苏沐雨正要点头,突然想到,一楼左边的第三间房,不就是徐诺”自杀”的地方吗?
凤姑推开房门道:”这里很久都没用过了,有二十多年了吧。要不是你今天来,我都不准备再把它打开了!”
不知为什么,苏沐雨总觉得凤姑的话语中有几分刻意,甚至是幸灾乐祸。难道这间房是凤姑特意”挑选”出来,为她准备的?
“这是什么房间?”苏沐雨一走进去,立刻感觉很熟悉。老旧的桌椅,灰色的木地板,厚重的窗帘……一个月前,在徐诺给她发来的QQ视频上,她见过这间房,还亲眼目睹了徐诺在里面自杀!现在她真的置身于这个房间之中,唯一不同的是房间里多了一张床,家具也擦拭得很干净。
“这是韩宅例位’准新娘’住的房间!”凤姑冷笑道,”你不是二少爷的未婚妻吗?安排你住这合情合理吧。”
苏沐雨想解释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也罢,就住进这间房子里,她倒要看看这里隐藏着怎样的玄机,居然让一向活蹦乱跳的徐诺”自杀”!
“我先走了。”凤姑转身离开,但刚走到门边,她又说了句,”苏小姐,韩宅有个传下来的规矩,晚上十二点前一定要熄灯睡觉!”
苏沐雨环视了一圈房间,这里的布置很简单。中央是一张大床,里边的墙角有个大木柜,窗户下放置着一套木漆桌椅,桌面放着些纸张、墨水、剪刀之类的东西。她走过去坐下,还很结实。据尹苓子说,当时遗像和香坛就是放在这桌子上的,来此祭拜的人是谁,遗像里的人又是谁,他们和徐诺之死有关吗?
她拉开窗帘,外边的树影摇曳。她发现窗子是从里边扣上的,并且还安装了铁条。她可以肯定,外边的人想通过这扇窗户进来,是根本做不到的。这么说,当时徐诺真的是死在一间密封的房间里,除了”自杀”,确实找不到第二个理由了。
会不会有机关、密道呢?苏沐雨想,修建这座宅子的年代正是抗战时期,通常也会挖个地道什么的,而且一般的大户人家都喜欢留个密室来收藏自己的贵重物品。
苏沐雨沿着墙开始敲打起来,其实她也没什么概念,只是模仿电视里的来做,一圈下来什么也没发现。她盯着墙角的大木柜,这么重,没有两三个人是移不开的,可是,里边是否能藏下一个人呢?她把木柜打开,看到里面凌乱地堆着几套衣服。她一件一件地翻出来,越翻越觉得眼熟–**熊的体恤、ONLY的牛仔裤、碎花长裙、蓝色小吊带……这些不都是徐诺的衣服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自杀”的时候也不可能带行李跟随呀!
将所有的衣服都翻出来后,苏沐雨发现柜子底层放着一块黑漆木牌。她拿到眼前一看,竟是一副灵牌位!上面用金字写着:韩逸风之妻莫绣儿之灵位!
在这样一个雨夜,手里捧着一副灵牌位实在很诡异,苏沐雨赶紧把它和衣服一块儿塞进柜子里。她用手压住自己的胸口坐回椅子上,沉思起来。韩逸风是韩家的什么人,为何他妻子的灵位不放在韩家的祭祀堂而放在这里?莫绣儿是不是尹苓子他们看到的遗像中的人,她曾经住在这间房里然后又死去了吗?苏沐雨不由得一阵战栗,她突然联想到了那些关于韩家的流言飞语,比如–韩家人之所以在十年前搬离韩宅是因为这里”闹鬼”。而那所谓的”鬼”是不是和这灵牌位的主人有关
苏沐雨想着想着,竟有一丝倦意袭来。她托着下巴,眼皮慢慢地往下坠,只觉得整个房间的光线越来越暗淡……
一道冰凉的触感从苏沐雨的脖子上划过,好像是一双柔软的手。抚摸了片刻,这双手突然加重力道,狠狠地掐了下去!苏沐雨顿时感到呼吸困难,头脑涨痛。她猛然睁开眼睛,却发现房间里除了她一个人也没有!目光落到对面雪白的墙上,她看见一道黑影停驻在她身前–玲珑有致的女性身材,披散的长发,双手僵直地掐在苏沐雨的脖子上!
血液不断地往脑门上冲,苏沐雨快要窒息了,然而一种比窒息更痛苦的感觉迅速在她的四肢百骸中蔓延开来!像被虫蚁撕咬啃噬似的,一阵阵钻心的疼痛!苏沐雨浑身无力,只得睁大眼睛看着那道黑影一点一点地靠近她,就像要融入她的身体里。她会死掉吗?就这样死在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黑影”手中!疼痛不断升级,苏沐雨没有丝毫反抗的力量,她在这种折磨下甚至想到了–自杀!对,这才是结束痛苦最好的办法,手握一块利器往自己的心脏刺下去吧,这样一切都可以解脱了……苏沐雨艰难地伸出手,抓住桌角上放着的那把小剪刀,颤抖地对准心脏……
“咚咚咚!”敲门声把所有的惊悚都打破。
苏沐雨在瞬间清醒过来,脖子似乎也不再被掐住,呼吸顺畅了很多。她不住地咳嗽,胸口和全身上下的疼痛慢慢在散去。
门被用力地推开,进来的人是凤姑,她手里点燃一根蜡烛,望着苏沐雨满脸通红的模样,冷冷地说:”苏小姐,你知道现在快十二点了吗,怎么还不关灯?”
“我……”苏沐雨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又干又哑,她还能感觉得到那双手曾经停留在脖子上!莫非刚才不是她的幻觉,那道”黑影”真的存在过?
“其他的房间都已经关灯了,只有你这还亮着。”凤姑说,”苏小姐,你手里拿着剪刀,难道是要在午夜做针线活吗?”
“啊!”苏沐雨低叫一声,手中的剪刀”砰”地落了地。她刚刚在干什么?是要像徐诺那样自杀吗?难道徐诺当初就是被”黑影”所害,她是不是在临死前看见了那道”黑影”的真面目?不知为何,她脑中闪过了”莫绣儿”这个名字。
“凤姑,莫绣儿是谁?”
“你从哪知道这个名字的?”凤姑面色一黑,看上去还有几分恐惧。
“她是韩逸风的妻子吧?韩宅’闹鬼’是不是和她有关?我刚刚在柜子里发现了她的……”
網遊之帝國崛起中 吳牛喘月
“你少胡说!”凤姑打断了她的话,”啪”地一声关上了灯,房间里只有微弱的烛光闪烁,”苏小姐,你休息吧。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等一下!我还没说完……”可凤姑并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关上了门,霎时只有苏沐雨一人被黑暗所淹没。
不信鬼怪的她,在经历了刚才的惊恐之后,居然害怕了起来。她突然好想哭,大哭一场,为什么会是她卷入这场事件中,为什么韩曳要说她是他的未婚妻!她真的太累了,承受不住了,再这样下去她一定会疯掉的!
夜深沉,苏沐雨躺在床上,反反复复地翻着身,睡得并不安稳。耳边一直有一道很轻很轻的声音在对她说–
“小雨,你终于知道我死前的痛苦了吧?”
“小雨,其实你一直都希望我死掉的,对不对?!你恨我抢走了俞子熙,我死了,你就可以无牵无挂地和他在一起了!”
“小雨,你为什么还不来代替我做韩曳的新娘?”
苏沐雨闭着眼睛眉头紧锁,汗水不住地滑落。”不,诺诺,不是这样的……”她一次次地念着这句话,却依旧”赶”不走耳旁的那些声音。终于,她从睡眠中醒来,可这样的清醒却让烦恼和忧愁更加深重。
“嗒嗒嗒……”断断续续的敲击玻璃的声音伴随着雨声回响在空荡荡的房间里。
“这是什么声音?”苏沐雨起身披上外套,走到窗边。
声音又响了几下,苏沐雨确定是有人站在外边敲打玻璃!她缓缓地把窗帘拉开,透过被大雨冲刷的玻璃,竟看到穿一袭蓝裙的徐诺站在窗外,手中撑着红色的”阴缘伞”!雨水溅湿了她的衣裙和头发,她却像没感觉似的,一双大眼无神的、怔怔地盯着苏沐雨!
“诺诺!诺诺!”苏沐雨边喊边掐着自己的手臂,她很清楚这不是她的梦境!然而,徐诺并没有露出其他的表情,转过身,慢慢地朝庭院黑暗的树丛中走去。闪电划亮了徐诺的背影,似乎马上就要消失……苏沐雨赶紧推开房门,冲向庭院。
可庭院中哪里还有徐诺的身影,只剩一把撑开的红伞静静地倒在地上,任凭风雨的蹂躏。苏沐雨顾不上自己没有打伞,在大雨中疯狂地寻找着徐诺。
“诺诺、诺诺!”苏沐雨扯着嗓子呼唤,盲目地在树丛里搜索。尖利的树枝划破了她的手臂,她摔倒在地上,血水混着雨水淌了一地,”诺诺,你到底在哪里?你出来呀!”
“苏沐雨!你在干什么!你疯了吗?!”一道强劲的力量把她拉了起来,将她紧紧圈在怀里,”你的手流血了!”
苏沐雨抬头,看见长夏焦急生气的面孔,他穿着单薄的衣服,平时帅气洒脱的形象全没有了,就这样陪她站在大雨中。是她看错了吗?为什么她竟看到他眼中闪过一丝丝心疼和不舍?
长夏脱下外衣罩在她身上,然后一把将她抱起来,走回屋子里,”我们回去好不好,再这样下去你会生病的!”
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这么温柔!苏沐雨在心中默喊着,终于控制不住地爆发了。她搂紧长夏的脖子,失声痛哭起来:”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长夏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小雨,不要害怕,不管刚刚你遇到了什么,现在我就在你身边!”
作者,无名 QQ1612356912